澳洲用代理人法抵禦中國紅色滲透 基進黨台灣怎能如此淡定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0-16 09:48:42
最後更新2019-10-16 09:48:44

才剛送進立法院的「代理人法」,隨即遭到中國國民黨團及親民黨團以程序手段卡住,能否在本會期通過受到矚目。回顧 2018 年通過類似修法的澳洲,研究立法過程的台灣基進發言人、立委參選人顏銘緯在上週(8日 )一場講座中指出,澳洲出口 1/3 仰賴中國、有 5% 華人移民,在經濟緊密結合下,卻能在爆出議員收受中國富豪政治獻金醜聞後,意識到紅色滲透全方位侵蝕,勇敢向中國說不。濃濃「亡國感」讓澳洲隔年以 6 成的高民意速修代理人法,回防新型態威權滲透。

顏銘緯形容,代理人法就像是「雷達」,能偵測中國的「反民主魚雷」,後續才來得及用《國安法》等法律反擊。他感嘆,連澳洲都知道迅速修法,身為中國首要攻擊目標的台灣又為何能如此淡定?

台灣基進發言人、立委參選人顏銘緯(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台灣基進發言人、立委參選人顏銘緯(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上週由台大濁水溪社、台大學生會、台大大陸社舉辦的「談澳洲與台灣的代理人法」講座,邀請台灣基進發言人、立委參選人顏銘緯,從研究澳洲立代理人法的過程,探討台灣為何需要代理人法,而不是戲稱為「芒果乾」的亡國感作祟。

2018 年,澳洲國會在反對黨也支持的情況下,以 39 : 12 的壓倒性票數通過境外勢力代理人相關立法,包括「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以及政治獻金修法。民意調查更顯示,有 6 成民眾支持這項法案,僅 11 %反對。

對於澳洲,中國是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資國、佔出口的 1/3,從澳洲的採礦、石油到房地產、基礎建設等,中國幾乎無役不與,沒有一項不投資。早在 1985 年,當時中國總書記胡耀邦就飛到澳洲買下「恰那山」(Mount Channar),開啟中國在全世界的第一項投資,兩國的淵源便從這時開始。顏銘緯形容,澳洲與中國間的經濟史,簡直就是「中國把澳洲通通買下來的故事」。而近年大量的中國留學生也讓澳洲學校賺飽飽。

顏銘緯指出,對於中國不斷大灑幣,澳洲原本也認為沒關係,把中國當作和美國或日本般的正常投資夥伴。但這樣的觀念為何開始有了轉變?

2008-2018 被紅色滲透的十年盤點

顏銘緯表示,中國對澳洲的滲透行為,自 2008 年起逐漸浮上檯面,2016 年鄧森政治獻金案更引爆澳洲人怒火(攝影/廖昱涵)

顏銘緯表示,中國對澳洲的滲透行為,自 2008 年起逐漸浮上檯面,2016 年鄧森政治獻金案更引爆澳洲人怒火(攝影/廖昱涵)

顏銘緯表示,根據《無聲的入侵》一書指出, 早在 2005 年中國副外交部長周文重拜訪澳洲時,就傳達中共的新戰略,就是把澳洲想像成一個中國在全球擴展的大周邊。目的有二,第一是在經濟上,澳洲有很多的能源和礦產,是中國崛起的物質基礎。二是政治的理由,中國認為澳洲是「五眼聯盟」中的軟肋,滲透澳洲就能成功攫取五眼聯盟共享的情報。

正當中國默默執行大周邊計畫,兩國的矛盾也逐漸產生。最早能回溯到 2008 年,當時中國派出大量留學生「護持」奧運聖火,與人權團體發生衝突。但最終引爆點則是 2016 年澳洲工黨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的政治獻金醜聞。

顏銘緯指出,鄧森和「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會長、中國富商黃向墨關係親密。當初黃答應捐 40 萬美金給工黨,但工黨卻改變對南海事務立場,認為中國不該插手,黃向墨因此要求撤回捐款。但此事爆出後,澳洲人氣得跳腳,憤怒國外勢力竟然可以影響國內的立場。也讓澳洲人覺得:「這根本就不是我的國家,居然可以被中國影響,我沒辦法自己替自己做決定。」

接著,澳洲廣播公司與 FOX 合開的節目四角「Four Corners」,製作一檔名為「權利與影響:中共如何滲透澳洲」紀錄片,節目邀請情報員、被中國留學生恐嚇的留學生等,全面揭露中國的滲透行為。澳洲最大報《澳洲人報》也用專題追蹤中國勢力介入問題,獲其他媒體跟進。

顏銘緯認為,這讓澳洲人看到中國竟可以直接動員在地的學生組織、移民組織、科學組織、文化組織、鄉親會之類,去直接影響澳洲的決策。駭人的事實讓澳洲人從中國夢驚醒。

2017:澳洲的紅色滲透「覺醒之年」

在輿論壓力下,本是工黨的政治明星鄧森辭職,政治生涯因捲入中國政治獻金案而毀於一旦。苦於缺乏法律工具制裁這種新型態的威脅,當時首相滕博爾(Malcolm Bligh Turnbull)也正式向國會提交代理人法草案。他甚至在中國批評代理人修法後,改編前中國國家主席毛澤東的名言,用中文公開回嗆:「澳大利亞人站起來!」引發國際關注。

時任澳洲首相滕博爾 2016 年便與情報局秘密調查中國紅色滲透問題。更曾用中文嗆中國:「澳大利亞人站起來!」(圖片來源:<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kedubesaustralia/23366253319/in/photostream/">Australian Embassy Jakarta Flickr</a>;作者:Ferdi Oktaviano;授權條款:CC BY 2.0)

時任澳洲首相滕博爾 2016 年便與情報局秘密調查中國紅色滲透問題。更曾用中文嗆中國:「澳大利亞人站起來!」(圖片來源:Australian Embassy Jakarta Flickr;作者:Ferdi Oktaviano;授權條款:CC BY 2.0)

顏銘緯形容,2017 是澳洲的「覺醒之年」,他們發現事情不對勁了,而且亡國感很重。相對於澳洲的積極因應,顏銘緯苦笑:「台灣可能還沒有到這樣的時刻!」

不過,他指出澳洲立法也非一帆風順。反對者認為,沒有證據顯示中國正意圖輸出政治體制到澳洲,或中國正在損害澳洲主權。此舉引來中國因素專家、《無聲的入侵》作者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回擊,他批評,難道澳洲九成的中文媒體都被中國收購成傳聲筒,甚至有議員被中國大使館威脅如果參加法輪功活動會被報復,難道這是正常的嗎?他嗆,如果對這樣的威脅還裝聾作啞,「不是眼盲,那就是被眼盲!」

2018:澳政府、學界、媒體促成修法 那台灣呢?

顏銘緯形容,澳洲在「亡國感、危機感、無力感」下,由政府、情報單位、專家學者、媒體聯手促成,在 2018 年完成「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的修法。

尤其澳洲情報組織 ASIO 首長劉易斯(Duncan Lewis) 不斷以「史無前例」形容紅色滲透對澳洲影響。時任總理滕博爾也在 2016 年起,利用總理辦公室資源與情報局合作,展開一份關於外國勢力的秘密調查。顏銘緯引述滕博爾演講指出,紅色滲透雖然不是戰爭的樣子,從來沒有「擦槍走火」,但實際上已經開打,它涉及國安的程度是需要整體國家的部門去回應。

顏銘緯指出,當代的間諜活動有種「身分界定的模糊性」。可能上一秒是教授,下一秒就變成搜集資料、剽竊學術資源的間諜。上一秒是學生,下一秒他就變成職業學生去撕毀連儂牆,只為了回中國有錢拿。這樣身份的轉變,讓它們有非常多的灰色地帶。

2017 年媒體大量報導,加上中國在校園做言論審查,讓澳洲更加積極反制紅色滲透(攝影/廖昱涵)

2017 年媒體大量報導,加上中國在校園做言論審查,讓澳洲更加積極反制紅色滲透(攝影/廖昱涵)

顏銘緯認為,正因為外國的滲透的「不可見」或「不易辨識」,代理人法的概念就是想像民主國家是個潛水艇,當中國的「反民主的魚雷」打過來,需要「代理人法」這個雷達先去偵測。之後再透過國安相關法律等武器去攻擊。面對中國威權的滲透或鋭實力,民主必須要採取反擊。

就像商品需標明產地,顏銘緯認為當台灣人看到一個東西「made in China」,自然就會有一種想像、品質判定,代理人法目的也正是如此。

顏銘緯說,看看澳洲各界如何積極串聯只為修法。再回頭看看台灣,他感嘆不懂被中國列為首要目標的台灣,為何能如此淡定?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