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團體抵制性平繪本國王與國王 挺同家長怒反同家長適齡選書實為恐同

發佈時間9/9/2020 10:28:03
最後更新9/9/2020 10:28:04

近來反同家長團體抵制性平繪本《國王與國王》,目前新北、花蓮小學已出現退書潮。面對反同勢力再起,今(9)日彩虹平權大平台等性平團體召開記者會指出,《國王》一書並無鼓勵同志,鼓勵唯有認識才能取代歧視,也質疑反同家長團體的「適齡選書」訴求,實為包裝恐同的騙局。高雄市全人教育家長協會理事長顏任儀抨擊,某些對性平恐懼的家長,一直希望 LGBT 在學校教材零檢出,但她回嗆:「歧視的言論才需要零檢出!」《國王與國王》譯者林蔚昀也到場聲援,她坦言曾出於不理解而歧視過同志,但她鼓勵家長勇於面對理解未知事物,一旦了解後,相信其他家長也能走出歧視。

「認識多元 社會更和諧!友善教育 家長相挺!」家長團體及性別團體聯合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認識多元 社會更和諧!友善教育 家長相挺!」家長團體及性別團體聯合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身為媽媽的《國王與國王》譯者林蔚昀坦言,自己並不是一開始就有性平概念,也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如何教孩子。小時候沒有人教性平,導致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歧視過同性戀,覺得這會帶來社會問題。但後來經過瞭解,終於發現同志「很正常,沒什麼不一樣!」

林蔚昀表示,許多家長面對陌生的事物,難免感到害怕擔心。但她認為,只要了解就不會害怕,自己都走過了這一段,相信別的家長也一定可以。她也推薦老師和家長,除了《國王與國王》外,還有像是《國王》一書的續集——《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蝸牛小ㄕㄢ是男生或女生?》、《她有兩個爸爸》等很多優質的性平讀物,能讓臺灣的性平路走得更好。

高雄市全人教育家長協會理事長顏任儀也感慨表示,2018 年當時反同三公投大勝,一個高二的孩子非常的沮喪。表示同學們都對於公投結果非常不解:「為什麼同志教育沒有辦法在學校的課堂裡面教?為什麼大人要替我決定這些事情?」顏任儀反思,或許我們這些家長,才要跟這些有受過性平教育的孩子們學學。

記者會主持人、彩虹平權大平台社會教育組專案經理林均諺也認同,教育最重要的還是家長的態度,家長抱著什麼心態展開交流,孩子就會用同樣的方式去學習。而所謂「適齡」的真意,是在不同的學習階段內,用孩子懂得的語言教導他。

身為媽媽的《國王與國王》譯者林蔚昀(攝影/廖昱涵)

身為媽媽的《國王與國王》譯者林蔚昀(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范雲遺憾指出,花蓮縣、新北市政府教育局處單位,直接以收回、退回《國王與國王》的方式處理家長的恐懼,這並不是一種教育跟溝通的方式。而其實臺灣 34 歲以上的成年人在教育期間,都沒有受過性平教育,也難怪他們會因為不瞭解而恐懼。她呼籲,教育局處應發揮教育的精神,進一步去解釋其中理念及意義,並非直接以退回處理。

在新北市某國小任教的紀老師表示,身為教師持的他高度肯定《國王與國王》一書。因為新課綱就是強調學生的生活經驗,學習要從生活經驗出發,也要回饋到學生的生活經驗中。

根據現在校園的狀況,孩子在國小,不論低中高年級都可能聽過「同志」這個詞,而且一間教室裡面本來就有多元特質孩子跟多元家庭的孩子存在。紀老師認為,學習的環境中本來就有每一種不一樣的人的存在,沒有人要因為不一樣而被排除在外。必須要透過學習閱讀,還有尊重跟理解差異,才有可能承接每一個孩子的需求。

紀老師質疑,如果收回《國王與國王》一書,等於否定了這些孩子的存在。他質疑,這樣排他的觀念,是個適合教給孩子的經驗呢?還是降低某些大人對於差異的恐懼焦慮罷了?

任教新北市國小的紀老師力挺《國王與國王》讓孩子尊重並理解每種人的存在(攝影/廖昱涵)

任教新北市國小的紀老師力挺《國王與國王》讓孩子尊重並理解每種人的存在(攝影/廖昱涵)

紀老師指出,教室中的共讀繪本、小說及童話故事,大部分還是異性戀故事為主。若我們認為讓孩子看見一個《國王與國王》的故事,就是在教孩子同志情慾,同理之下:異性戀的故事難道是在教導孩子異性戀情慾?是不是要把異性戀的公主與王子故事回收呢?

台灣多元教育家長協會會員詹斯閔也嚴正抗議,部分反同家長團體擅自以全國家長名義,為所有的家長代言,甚至還是傳達各種壓迫人權的內容。

詹斯閔表示,身為家長會鼓勵學校推廣《國王與國王》。因為如果對愛的認識夠深,就知道人的面相有很多種,會愛一個人,都是因為愛一個人的「本質」,無關乎性別。她希望透過更多像《國王與國王》這樣的繪本,讓自己的孩子懂得愛人,就像自己愛孩子一樣,沒有任何條件。

《國王與國王》其實為一系列的性平讀物,其續作《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講述兩位王子結婚後,並收養小女孩成為一家人的故事,展現愛和家庭的多元面貌(攝影/廖昱涵)

《國王與國王》其實為一系列的性平讀物,其續作《國王與國王與他們的家》講述兩位王子結婚後,並收養小女孩成為一家人的故事,展現愛和家庭的多元面貌(攝影/廖昱涵)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家長代表熊芍禎表示,性平教育不只要教,更應該越快開始越好。因為唯有讓孩子理解生理性別和心理性別的多元,才會增進孩子的視野。她認為,這一代家長有許多人在學習過程中,沒有接受過性平教育,而現在是非常好的機會,可以一同與孩子進行思辯。

熊芍禎表示,反同團體與其擔心不知道怎麼講《國王與國王》的故事,更應該擔心只有王子與公主帶來的性別刻板印象,壓縮其他多元家庭被看見的空間。她認為,只加強王子與公主、國王與皇后的家庭樣貌,才是脫離現實的。孩子和爸媽、兩個爸爸或媽媽或者單親家庭,這樣的組成才是社會的多元樣貌。而如何陪伴孩子理解真實社會,是家長與孩子一輩子的功課。

熊芍禎認為,若家長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談性平,其實繪本是非常好的入門。說不定在某個唸故事的下午,就可以讓孩子知道自己不需要再躲暗櫃內。

四個孩子的母親、同志家長陳釩也帶著小孩出席。她表示自己孩子身為「同二代」,若聽到反同團體要求的「零檢出」,心裡該做何感想?她呼籲,這世界上還有很多像她一樣的同志家長,也會生養孩子,希望大家不要忽略他們的存在及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