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工作臺灣人阿龐細述反送中衝擊一國兩制香港人對未來無望 臺灣很美好要用選票守護主權

作者
發佈時間2019-6-20 12:52:35
最後更新2019-6-25 10:56:01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在銅鑼灣附近參與遊行的香港市民頭戴繡有黃色雨傘圖樣及「香港人 Hongkonger」的黑帽。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在銅鑼灣附近參與遊行的香港市民頭戴繡有黃色雨傘圖樣及「香港人 Hongkonger」的黑帽。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幾個月前到香港做餐飲工作的台灣人阿龐(化名),這次躬逢其盛全程見證歷史性的香港反送中抗爭過程,日前返台後他接受《沃草》專訪詳細講述自己心境衝擊改變。他說,經常能感覺到公司裡年輕同事覺得未來無望、焦慮感很重,這次警察暴力鎮壓時,他一位同事必須工作但已沒心情送餐,「盤子幾乎是用丟的到客人桌上」。而相對於有人認為,即使港府態度強硬,還是要理性抗議,阿龐年輕的同事們則是激動地表示「香港都要沒了,沒有還在和平靜坐的道理!」、「再不站出來就要失去一切」的心情,讓阿龐同事們即使知道可能有危險,還是挺身上街對抗殺紅眼的港府,其中有人就因此受傷。反送中抗議期間,阿龐公司也因為制服是黑色而無端被警察「盯哨」,種種衝擊讓原本不太關注政治的他一夕轉變。阿龐也呼籲臺灣人,要用選票守護珍貴的主權。讓阿龐徹底感覺到臺灣擁有「主權」的重要,「如果失去主權,你家就會變成香港這樣,共產黨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阿龐同事更關心他 2020 會投給誰,直到知道他不會考慮韓國瑜,同事們才鬆了口氣。香港的同事讓阿龐感覺,他們對於臺灣擁有主權、享有民主非常嚮往,很希望能過著像臺灣一樣的生活,對比之下,他認為生活在臺灣的人們,真的應該要更感謝這片土地,並好好的思考,「如果失去了主權,我們國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參與市民手舉「保衛香港」標語。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參與市民手舉「保衛香港」標語。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香港就像個購物中心 靈魂已消失

年紀大約 35 歲的阿龐,人生正處在事業向前衝刺的階段。幾個月前,受香港朋友的邀請,他前往香港從事餐飲工作。「接地氣」的在地生活,讓他深刻察覺到香港出現的轉變。

中國香港特區政府日前欲強勢立法通過能將犯罪嫌疑人送中國審判的《逃犯條例》,引爆香港百萬人一週內兩次上街、同時遭警方暴力鎮壓爆發激烈抗爭,才換得港府「暫緩修例」。香港人在「反送中」抗議遭遇的暴力鎮壓,還有「一國兩制」造成的影響,對於生活在香港直接感受一切的臺灣人來說,對比臺灣享有主權、民主、自由,有相當大的落差。

阿龐說,幾年前他曾到香港旅遊,當時還能明顯感受到香港文化的獨特個性。這次重回香港,而且在當地居住生活,他察覺到過去吸引人的香港「靈魂」已經消失,「香港賺錢快,但已經沒什麼文化性,街上很難找到有特色的店家,只有藥妝店、知名品牌的連鎖店,就像百貨公司的購物中心」。

除了消失的在地特色,沒有品質的生活,也讓阿龐每次回國時,都更加感受到臺灣的美好。阿龐工作、居住的地方,在香港九龍半島,他說自己常活動的區域是三不管地帶,「走在路上,你會一直被冷氣水滴到頭,車多人多又髒又亂,連水溝都不斷飄出臭味」。下班後如果只是想散步,也沒地方可去,「香港的公園都不像是公園,環境都沒在維護」。而阿龐的「住處」是間狹小套房,每個月租金卻要 8,000 元港幣(約臺幣 32,000 元),以他幾乎每天都在工作,這個房間對他來說就只剩睡覺的功能,不像是個能夠放鬆緊張心情的「家」。

阿龐說,多數的臺灣人去到這樣的環境,一定都會受不了。也有曾到香港工作的臺灣朋友跟阿龐抱怨,「在香港住了一年,除了上班沒生活可言,感覺自己幾乎沒了靈魂、只剩軀殼」。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晚間,港島金鐘一帶幹道夏慤道(Harcourt Road)被參與遊行的市民佔滿。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晚間,港島金鐘一帶幹道夏慤道(Harcourt Road)被參與遊行的市民佔滿。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現實」壓垮香港青年 焦慮感激起「反送中」抗爭動力

身為一個臺灣人,阿龐在香港生活短短幾個月,就感受到環境中的強大壓力,而在他看來,這種高壓的環境,對他周遭多是青年的香港同事及朋友來說,很深刻地影響了生活的心情及態度,甚至是強化他們對於「反送中」的堅定立場和反抗強度。

阿龐指出,以不涉及特殊專長、像服務業這類低門檻的普遍工作,在香港每月基本底薪大概在港幣 15,000 元(約臺幣 60,000 元)。但是以物價來說,一份如臺灣常見的美而美早餐(火腿、吐司加飲料)就要港幣 40 元(約臺幣 160 元)、吃碗牛肉麵就要港幣 80 元(約臺幣 320 元),加上高到驚人的房價,「真的很難生存」。

阿龐認為,這樣的壓力也造成香港人在他人眼中看來很現實。譬如年輕男女才在交往階段,女方父母可能就會很在意男方有沒有車子、房子或是有多少存款。而對他公司裡年輕的女性同事來說,因為都跟父母同住,長輩這樣的「關切」讓他們壓力很大,而臺灣生活環境優渥、又能遠離壓力源,不少人都嚮往能夠搬或嫁到臺灣來,過比較有品質的生活。

很多次下班之後,阿龐跟公司同事去喝酒,發現喝酒並沒有辦法讓他的同事們輕鬆或愉快,只有讓不滿的情緒更輕易被勾起、爆發。阿龐說,同事們幾杯黃湯下肚之後,都變得很有攻擊性,不是主動想打人、就是找人吵架。阿龐認為,這些侵略性的舉動反映的是他們對生活的滿滿焦慮,「平常跟他們工作,就感覺得到這些情緒」,聊天的時候,更能頻繁感受到他們悲觀認為「沒有未來」。

對於未來不確定、無望的感覺,在香港警察開槍發射橡膠子彈殘暴鎮壓「反送中」群眾時,也讓「亡國感」和「一定要做些什麼」的動力更加強烈。阿龐說,鎮壓事件發生時,他一位同事雖然必須工作但已沒心情送餐,「盤子幾乎是用丟的到客人桌上」。而相對於有人認為,即使港府態度強硬,還是要理性抗議,阿龐年輕的同事們則是激動地表示「香港都要沒了,沒有還在和平靜坐的道理!」。「再不站出來就要失去一切」的心情,讓阿龐的同事們即使知道可能有危險,還是挺身上街對抗殺紅眼的港府,其中有人就因此受傷。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市民自空橋懸掛「撤回 612 暴動聲明」黑布條,要求香港政府收回「6 月 12 日集會是暴動」的說法。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市民自空橋懸掛「撤回 612 暴動聲明」黑布條,要求香港政府收回「6 月 12 日集會是暴動」的說法。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店員因衣服顏色遭警「盯哨」 深感臺灣擁有美好自由必須守護

訪問中,阿龐提起自己雖然是個不服從權威的「反骨仔」,但他原本不太關注政治,也沒有特定支持的政黨,這段時間在香港生活、感受到同事們在「反送中」運動時的激動情緒和積極行動,讓他的態度產生很大的轉變。激化他轉變的關鍵點,則是跟一次警察「盯哨」事件有關。

阿龐說,公司原本就有規定,上工的「制服」必須是全身黑色。在香港警察發射橡膠子彈、催淚彈暴力鎮壓示威者的「612」遊行當天,示威群眾也是以黑色當成衣服的指定色。那一天,阿龐工作的店舖外面,不時有 6、7 人為一隊的警察在店門外徘徊、盯著店裡的員工看,就這樣「巡邏」三、四趟之多。

對阿龐來說,在臺灣幾乎不可能因為穿著而被警察這樣「關切」,香港警察的舉動讓他非常生氣,一度想要出去跟他們理論。但店裡的同事奉勸阿龐,「不要看他們、也不要主動跟他們接觸,不然他們就有理由找麻煩對你臨檢」。雖然心裡感到不合理,做合理的爭取卻可能遭遇更大的麻煩,這讓阿龐憤怒到理智線都快斷裂,但想到自己身在異鄉、不想給同事添麻煩才忍了下來。這件事情加上港府欲強推送中《逃犯條例》的粗暴作為,讓阿龐徹底感覺到臺灣擁有「主權」的重要,「如果失去主權,你家就會變成這樣,共產黨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或許是在「一國兩制」下失去太多,不希望臺灣步入香港後塵,阿龐說香港人其實很關心臺灣政治的動向。他想起剛到香港時,同事們曾積極地打探他的政治立場,包括總統大選可能會投票給哪位候選人,直到知道他不會考慮韓國瑜,同事們才像鬆了口氣地說,「就是要聽你說,不會投給韓國瑜」。香港的同事們讓阿龐感覺到,他們對於臺灣擁有主權、享有民主非常嚮往,很希望能過著像臺灣一樣的生活,對比之下,他認為生活在臺灣的人們,應該要更感謝這片土地,並好好的思考,「如果失去了主權,我們國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香港政府總部旁的「連儂牆」貼滿便利貼,參與遊行的市民自連同空橋向地面街道集中。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6 月 16 日第四次反送中遊行,香港政府總部旁的「連儂牆」貼滿便利貼,參與遊行的市民自連同空橋向地面街道集中。授權:CC BY 4.0 游知澔 chihao.tw

香港的遭遇、當地青年的焦慮及羨慕臺灣的心情,讓阿龐興起了強烈的危機感,「能否做些什麼來守護臺灣」的動力也被激發。阿龐說,他真的很擔心如果臺灣走向跟中國「統一」,有一天臺灣會跟香港一樣,失去了原有的文化特性、失去了「靈魂」。因為這份憂慮,他放假回臺灣時,就不斷想辦法跟「韓粉」親戚溝通,甚至忍著難受看了不少「捧韓」新聞,試圖了解他們的想法,想辦法改變他們可能投給「中國代理人」的意向,儘管機會不大也要嘗試。

阿龐也誠心地向臺灣青年呼籲,香港的例子已經很明確告訴我們,絕對不能放棄主權!趁著一切都還來得及,年輕人要趕緊出來為維護主權做些事情,在明年的大選時,更要積極地站出來、明智地做選擇,投下維護臺灣主權及未來的那一票。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