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局終於交出政治檔案 林昶佐嘆當初別一直擋受難者家屬早就能知道真相

發佈時間2020-3-25 11:59:24
最後更新2020-3-25 11:59:27

過去因解密政治檔案牛步而受撻伐的國安局,終於在近日將 118 案檔案解密移交。無黨籍立委林昶佐今(25)日質詢國安局長邱國正感嘆,過去第一次清查 176 案,就有 142 案列「永久機密」,但至今移交的僅剩 0.38% 保密,證明過去國安局認為解密就會造成國家情治系統瓦解、影響國安說法根本不成立。他說,如果過去別抗拒、一直阻擋,早就還政治受難者清白、家屬也能知道真相。邱國正則不斷澄清,外傳國安單位介入檔案解密是「胡扯八道」!他說國安局從去年起就有分批處理檔案解密。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抨擊,如今移交檔案僅 0.38% 保密。顯然過去國安局所稱解密會影響國安、瓦解情治系統的說法根本就不成立(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抨擊,如今移交檔案僅 0.38% 保密。顯然過去國安局所稱解密會影響國安、瓦解情治系統的說法根本就不成立(攝影/廖昱涵)

政治檔案解密是落實台灣轉型正義的重要一步,歷史真相都有待檔案釐清。不過,過去促轉會徵集檔案卻頻頻在國安局卡關。像是促轉會要求 21 件林宅血案在內檔案,國安局卻只給 1 件,其他以「永久保密」為由駁回。甚至近來促轉會公布林宅血案新事證時,委員葉虹靈就點名,國安局以《政治檔案條例》表示,部分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須等 50 年後開放。過去的風波都讓許多人質疑國安局刻意阻擋政治檔案解密進度。

林昶佐今日質詢表示,過去國安局以保護情治人員為由,把「整卷」檔案列為機密。後來經過《政治檔案條例》立法和日前總統蔡英文宣示「最大開放、最小限制」要求,在保護情治人員及國際合作單位,予以部分保密,但不用直接整卷檔案保密。他批評,國安局過去就理應積極處理,不要一直想阻擋開放。

邱國正回應,以往規定導致現在有保密的狀況,他不予置評。但他認為,當初保密也是於法有據,不是自己隨便就列入「永久保密」。是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法》以及公文處理相關規範辦理。

邱國正坦言,以往政治檔案的處理確實有問題,可能僅需片段保密,但就直接讓整卷都保密,這問題也是近期才發現。但他強調,對情工人員、合作友方的保護,是國安局工作和重大責任,不能讓情報人員因工作受到危害,但其他能公開的就公開。

林昶佐用已過世的澳洲學者家博(Bruce Jacobs)舉例,過去他一直被認為是林宅血案的兇嫌之一,結果在未公開的國安局檔案早就還他清白。林昶佐遺憾表示,家博生前還來台灣討公道不成,但其實證據一直都在政府裡面。

「政府內有很多資料、檔案,如果國安局過去不是這麼抗拒,早就還很多政治受難者清白,讓真相被相關人員、家屬了解。」林昶佐感嘆。

澳洲學者家博(右下)曾以案發當日中午致電林宅,當作不在場證明。當時國安局監聽紀錄留下證明,情治機關人員也在檔案中註記「家博涉嫌可能不重」。但當時偵查單位刑事警察局仍將家博列為嫌犯(圖片皆取自促轉會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澳洲學者家博(右下)曾以案發當日中午致電林宅,當作不在場證明。當時國安局監聽紀錄留下證明,情治機關人員也在檔案中註記「家博涉嫌可能不重」。但當時偵查單位刑事警察局仍將家博列為嫌犯(圖片皆取自促轉會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此外,促轉會二月份的報告就指出,林宅血案在國安局內部簽文記載,有兇手電話的錄音帶遭銷毀。林昶佐說,辦公室同仁發文詢問國安局錄音帶為何會被銷毀,卻得到國安局「檔案內並無錄音帶」的回覆。

林昶佐傻眼指出:「我就問說為何沒有,國安局還回我說沒有錄音帶,這根本答非所問!」他要求國安局整個組織文化應該更積極。針對白色恐怖的案件,適當的做法是去比較同期檔案找出原因;或找出當時承辦人員了解一下再回覆。「不然你回這個,我就不覺得有積極回應!」

邱國正先是道歉,表示已經有改進。但他再三強調,過去很多人認為國安單位介入、主導政治檔案,根本是「胡扯八道!」邱國正說要替國安人員澄清、發聲,表示現在隻手遮天的年代已經過去了。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也質疑,目前國安局移交了 118 筆檔案,但外傳還是有抗拒情形?邱國正搖頭否認:「沒有抗拒,真的沒有抗拒。」

王定宇繼續質疑,但最後到底能不能落實轉型正義還未知,會不會再出現「整頁檔案黑嚕嚕一片貼起來,只剩頁碼『3』有露出來」的離譜狀況?

邱國正解釋,這是誤會。只要有權利看的相關專責機關包括檔案局、促轉會要求觀看貼起來的部分,就會把原件給他們看。更早以前是只要部分有疑慮,整個檔案都會遮著,但現在改成情報人員姓名、情報管道來源遮起來,檔案局、促轉會也能接受現在的做法。

註解

  1. 1980 年 2 月 28 日中午時分,時任台灣省議員林義雄住宅遭侵入,兇嫌對林母及 3 位女兒行兇,造成 3 死 1 重傷的慘劇,震驚台灣社會。案發後的偵查由刑事警察局的「撥雲專案」主導進行,調查方向多次改變,從黨外人士涉嫌、疑似精神障礙者行兇,繼又轉變為「國際陰謀份子」主導,均無結果,至今仍為懸案。但林宅遭情治單位長期嚴密監控,到底誰能大開殺戒而不被發現?種種疑點都讓外界質疑是「政治謀殺」。
  1. 根據促轉會的 2020 年 2 月發布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指出,當時情治機關對林宅施以線人、竊聽器、電話監聽、周邊監視等多元監控方式,確有監控之實。打臉過去當時國安局一再否認監控林宅說:「本局非權責單位,從未對高雄事件涉嫌人林義雄及其家屬監控(保護),故亦無紀錄。」報告也指出,情治單位明明握有相關監視檔案,卻未移交負責林案的「撥雲專案」人員,任由辦案方向偏誤,甚至關鍵性錄音帶證據遭國安局銷毀。且兇嫌趁林家僅有稚齡雙胞胎在家之空檔,於光天化日的中午時分侵入林宅行兇,並逗留達 80 分鐘得得以全身而退。由此情節而懷疑監控者與兇手有默契甚至合意,實屬合理。因此促轉會報告確信當時威權統治中國國民黨當局涉入林宅血案。
  1. 綽號「大鬍子」,專長為政治學與台灣研究,也因此成為林義雄家族好友。1980 年林宅血案發生,當時正在台大歷史系博士班就讀的家博曾被認定為嫌犯、拘捕三個月。後在國際組織高度關注,也查無證據下,家博遭驅逐出境,列不歡迎名單、禁止入境台灣,直到 1992 年才解禁。他於 2019 年 11 月因胰臟癌過世,無緣親眼見證促轉會報告幫他洗刷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