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撒錢真的有效臺灣宮廟幹部村里長用做功德說服自己接受中國資源

發佈時間3/5/2021 10:49:38
最後更新3/5/2021 10:49:39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中國對臺基層統戰不斷,認知戰研究智庫 IORG 研究主任嚴婉玲今(5)日指出,經過訪談研究,發現許多宮廟主事者及村里長因為有明確的服務對象,當中國政府提供低廉的參訪行程或獎學金優惠時,他們往往以「做功德」、「服務里民」當做自我說服的理由,甚至認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研究也顯示,中國針對村里長的人際滲透,確實能使人放鬆警戒,改變對中國的觀感。嚴婉玲也強調,這樣的研究並非要獵巫,而是要讓社會大眾及政府知道基層有這樣的需求後,思考該如何防堵中國資源介入。

IORG 研究主任嚴婉玲(攝影/廖昱涵)

IORG 研究主任嚴婉玲(攝影/廖昱涵)

嚴婉玲說明,這次的研究訪談分為「青年」、「民間信仰」(宮廟工作者)、「村里長」、「台幹」,每個群體都訪問至少 4 至 6 人。

臺灣青年主體性強 統戰成果仍待評估

嚴婉玲表示,在「青年」部分,目前中國的政策宣示中,不管是過去的「三中一青」或現在的「一代一線」,都把青年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對於青年的統戰,嚴婉玲分析中國目前的做法,最主要是提供創業、就業,或者是就職優惠。過去常見的學生帶團參訪,因為過於短期,被認為效果不好。近來中國也推陳出新,推出創業基地、創業競賽。「惠臺三十一項」也明確提供了幾項跟青年優惠相關的措施。

不過嚴婉玲也指出,可能因為過去二十年歷史教育的改革,訪談時發現,相較其他三者,臺灣年輕人對臺灣主體性的堅持比較明確。但也不是說年輕人完全不受統戰影響,訪談也發現某一些年輕的臺幹,若到中國工作久了之後,其實也能認同中國的政策宣傳。「時間的長短」成為影響關鍵。

宮廟、里長以「做功德」、「基層無法影響大局」自我說服

而在民間信仰部分,嚴婉玲指出,不論學者分析或訪談結果,都明確顯示中國積極試圖用宗教做統戰觸及臺灣基層社會影響選情。像是一個訪談案例就說, 2016 年大選時,鎮瀾宮曾舉辦一次兩岸交流聚會,出席的中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就明確和大甲區的里長們說希望他們「可以把票投給對兩岸情勢比較有幫助的候選人」。

IORG 團隊「中國對台影響力作戰研究成果發表」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IORG 團隊「中國對台影響力作戰研究成果發表」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而在里長部分,就是中國「一代一線」政策中指涉的「一線」。嚴婉玲分享,團隊訪談了幾位在地的里長,發現村里長與中國交流的確相當頻繁。因為他們需要做里民服務,所以中國提供他們低廉優惠的旅遊套裝行程,正好成爲里長的里民服務內容。他們也透過「里民服務」的理由來自我說服:「我這個不是為了圖一己的私利,我是為了我的里民好!」

IORG 的研究報告也指出,許多村里長會以「基層無法影響大局」作為自我說服的理由。訪談也發現多位村里長會抱持「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的想法,認為多了解中國也沒什麼不好。顯示中國針對村里長群體的人際滲透,確實能使人放鬆警戒,改變對中國的觀感。

嚴婉玲說,這種兩層式的心裡說服過程,也發生在宗教交流中。當宮廟的總幹事拿著中國提出的優惠行程,帶著信眾去交流時,他們也會認為:「我這個是在服務信眾、促進交流,不是為了我自己的經濟利益。」

而在臺幹部分,嚴婉玲指出企業會因為規模大小出現不同互動樣態。像是大企業臺幹因為僅需要和政府維持官方關係,政治壓力較低。而中小企業臺幹,就需要緊密且靈活連結中國當地政府官員。

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就是防止養套殺最好方式

嚴婉玲也指出,中國的經濟影響力作戰,常見方式有「冒充港資或外資來臺投資」、「竊取高科技產業商業機密」、「不公平競爭削弱臺灣產業」,這三種屬於「主動攻擊型」,是中國利用強大的商業跟政治資本,直接對臺灣的經濟體系進行攻擊。

而另一種「養套殺」模式,就是最近臺灣人所熟知的「鳳梨之亂」。嚴婉玲,農業產銷這塊確實是目前最容易進行養套殺的產業,這也是團隊認為中國對臺經濟利益影響力作戰,相當重要的部分。

嚴婉玲表示,相信接下來仍然會有類似的情況發生,目前政府的做法是將農產品外銷導引到考量經濟而非政治的健康市場,她也呼籲,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才是防止養套殺最好方式。

林昶佐呼籲速立「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事先預警

無黨籍立委、二〇四六台灣成員林昶佐(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二〇四六台灣成員林昶佐(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二〇四六台灣成員林昶佐表示,在地方常看到這些中國滲透現象,臺灣跟其他國家都一樣,在近幾年來都不斷針對極權國家的滲透,做制度上的修訂,包括先前完成立法的《國安五法》。不過他認為,這些作為都僅是不斷地在「追趕」,像是《反滲透法》原則上只做犯罪的追懲,無法做事前的預防。他呼籲繼續修訂「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讓可疑的行為必須事前登記。

林昶佐舉例,先前澳洲完成類似立法後,實際上阻斷了許多滲透行為。很多人太不確定自己做的事情算不算滲透,但想到要去登記就覺得麻煩,那還不如直接不要去做。因此他認為,立法院若能儘速完成「 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立法,能真正有效阻絕中國的滲透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