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雜誌反送中激發香港認同看見港人無私互助怎能不愛這個地方

作者
發佈時間2019-8-21 13:48:51
最後更新2019-8-21 14:02:19

中國當局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強化香港人就是中國人的認同,但如今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深深認知「香港人」和「中國人」的巨大差異。美國《大西洋雜誌》刊登專文指出,今年夏天的反送中運動激發了香港人對自我獨特身份的認同,以及揭示了香港人與中國人本質上的巨大差異。而從香港歷史來看,香港早已和中國漸行漸遠,即使香港人曾經嚮往中國,也已發現自己和中國人不一樣、不喜歡中國的一切。對香港人來說,香港才是香港人的歸屬,香港才是香港人落葉歸根時想要回去的地方。香港人對反送中運動展現香港人團結精神感到自豪,《大西洋雜誌》引述前線匿名抗爭者指出,「我在運動中看見了香港人的團結和良好品格,當你看見人們無私地互相幫助時,你怎能不愛這個地方?」

香港人為抗議「送中條例」惡法多次走上街頭示威抗爭,演變成「反送中運動」。(攝影/賴昀)

香港人為抗議「送中條例」惡法多次走上街頭示威抗爭,演變成「反送中運動」。(攝影/賴昀)

香港人獨特身份的覺醒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夏天,起先香港人為反對引渡香港公民與在港旅客到中國受審的《逃犯條例》(許多人稱之為「送中條例」)而起身抗爭,但現在「反送中運動」對香港人的意義已經超過抵制惡法法案。「反送中運動」啟發香港社會思考:「香港人」的意義是什麼?激發了香港人更深層的自我認同,香港人意識到中國政府為了拉近香港與中國的距離、模糊兩者之間的差異,長期以來刻意抹滅、淡化「香港」的獨特性和「香港人」的獨特身份,試圖強化香港人就是中國人。

兩個多月來,無數香港人一次又一次走上街頭,透過集會、遊行、佔領運動爭取維護香港的自由。8 月 18 日的大遊行又有 170 萬香港人不顧傾盆大雨,再度上街遊行示威。隨著抗爭行動遍地開花,香港抗爭者將憤怒對準了中國:7 月 1 日部分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大樓時,對立法會內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噴漆,並將區徽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全部噴黑;示威者將碼頭邊的中國國旗取下並扔進維多利亞港;在機場示威時,抗爭者發現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記者混入人群,於是將他綁在行李車上。

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大樓,對立法會內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噴漆,並將區徽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全部噴黑。(圖片來源:[Wikipedia](<a href="https://zh-yue.wikipedia.org/wiki/File:%E7%A4%BA%E5%A8%81%E8%80%85%E6%96%BC%E7%AB%8B%E6%B3%95%E6%9C%83%E6%9C%83%E8%AD%B0%E5%BB%B3%E5%B1%95%E7%A4%BA%E6%A8%99%E8%AA%9E,_Jul_2019.jpg">https://zh-yue.wikipedia.org/wiki/File:%E7%A4%BA%E5%A8%81%E8%80%85%E6%96%BC%E7%AB%8B%E6%B3%95%E6%9C%83%E6%9C%83%E8%AD%B0%E5%BB%B3%E5%B1%95%E7%A4%BA%E6%A8%99%E8%AA%9E,_Jul_2019.jpg</a>);作者:Tam Ming Keung;授權條款:CC BY-SA 4.0)

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大樓,對立法會內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噴漆,並將區徽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字樣全部噴黑。(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Tam Ming Keung;授權條款:CC BY-SA 4.0)

香港社運人士、前學生領袖楊政賢在 7 月 28 日的遊行後被捕,他告訴《大西洋雜誌》,表示:「『香港人身份』的認同不單單只建立在反抗『中國認同』之上,更是一種頑強的集體意識、對自主權的堅持,以及勇於抵抗壓迫的精神。現在香港人在正努力挽救他們的獨特地位。」

在今年 6 月,抗爭活動剛開始時,香港大學進行了年度民意調查,發現 18 到 29 歲的年輕人有高達 75% 自我認同為「香港人」而非「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在各年齡層總體有 52.9% 的受訪者表達相同的「香港人」自我認同,是港大開始這項民意調查以來的新高。在 1997 年「回歸」中國時,「香港人」認同僅有 35.9%。

「香港人認同」在今年來到新高。(製圖/沃草)

「香港人認同」在今年來到新高。(製圖/沃草)

做為一個香港人,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為《大西洋雜誌》撰寫分析專文的記者 Timothy McLaughlin 透過許多港人和組織用來聯繫的加密聊天軟體 Telegram 向香港人提問:「做為一個香港人,對你的意義是什麼?」並獲得許多來自前線抗爭者、海外香港人、學生、社會人士等等身份港人的回覆:一個 40 歲香港男子簡潔回覆:我們不是中國人;一名父親哀傷表示他的兒子長大後會看見一個和他所認識的香港完全不同的城市;一名女子認為香港電影融合了幽默和中華傳統文化,最能代表香港;一名 20 多歲的年輕男子表示最近的事激發他對香港歷史的興趣,讓他積極查閱舊文獻;還有人用刻板印象來開玩笑,說「香港人都是眼裡只有錢的工作狂」。

而這當中的所有回覆,都表示對香港人和香港共同體精神感到無比自豪,並告訴 McLaughlin 說,反送中運動強化了香港人與中國人的區別。一名前線匿名抗爭者指出:「反送中運動加強了我『香港人』的自我身份認同,我在運動中看見了香港人的團結和良好品格。當你看見人們無私地互相幫助時,你怎能不愛這個地方?」

做為一個香港人的意義是什麼?(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studiokanu/15292823874">https://www.flickr.com/photos/studiokanu/15292823874</a>);作者:Studio Incendo;授權條款:CC BY 2.0)

做為一個香港人的意義是什麼?(圖片來源:Flickr;作者:Studio Incendo;授權條款:CC BY 2.0)

香港才是香港人的歸屬

McLaughlin 香港與中國漸行漸遠可以歸因於中國內部的歷史發展。倫敦亞非學院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表示,在毛澤東 1949 年上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前,香港與中國的邊界基本上是開放的,人們可以在中國南方和香港之間自由流動、通行,直到毛澤東建立政權,中國共產黨強制執行邊界管制。這那時開始,直到 1997 年,香港一直處在英國的治理下,從而創造、確立的「香港人」的獨特身份。曾銳生說,現在的香港人,在香港土生土長,到了生命盡頭時也希望落葉歸根,死在香港,香港就是香港人的歸屬。

1949 年之後,第一代的香港人幾乎與中國完全隔絕,在香港蓬勃發展、香港人收入不斷增加的同時,中國萎靡不振。當中國開始改革開放時,香港人才有機會在「後毛澤東時代」去看看中國,但是「他們越過邊境,卻打從內心不喜歡他們看見的一切,所以他們回到了香港。」曾銳生說,當時的香港人雖然自認中國人,但是他們認為「我們不是『那種』中國人,我們是在香港的中國人。」

1997 年香港「回歸」中國,巴黎社會科學院的歷史學家 Sebastian Veg 在 2013 年指出,當時中國政府承諾香港將在北京統治下維持自由體制(就是一國兩制),期望在 50 年的時間裡「緩慢而堅定」的強化香港人對中國的國家認同。但 Veg 告誡,原本存在香港的中華民族認同是一種對殖民政府的抵抗,但是殖民時代結束之後,對中國的歸屬感也將削弱,同時北京過於強調愛國主義會引起新的牴觸;最重要的是,新一代香港人可能會越來越意識到愛國主義和民主價值觀之間的矛盾。

隔年(2014)的雨傘運動似乎印證了 Veg 的看法,隨後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力度。儘管香港人強烈反對,香港政府仍然不斷建造各種連結香港與中國的基礎建設,香港人——尤其是住在靠近港中邊界的香港人——則不斷為中國人湧入和濫用過境便利的水貨客所苦。

香港人不斷為中國水貨客所苦。(圖片來源:[Wikipedia](<a href="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E6%9D%B1%E9%90%B5%E6%B2%BF%E7%B7%9A%E6%B0%B4%E8%B2%A8%E5%AE%A2%E7%99%BE%E6%85%8B%E6%94%9D%E5%BD%B1%E6%AF%94%E8%B3%BD1.JPG">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E6%9D%B1%E9%90%B5%E6%B2%BF%E7%B7%9A%E6%B0%B4%E8%B2%A8%E5%AE%A2%E7%99%BE%E6%85%8B%E6%94%9D%E5%BD%B1%E6%AF%94%E8%B3%BD1.JPG</a>);作者:KRS991M346;授權條款:CC BY-SA 3.0)

香港人不斷為中國水貨客所苦。(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KRS991M346;授權條款:CC BY-SA 3.0)

這裡是香港,不是中國!

在現在的反送中運動,抗爭者也表達了對香港「消失」的擔憂,他們擔心香港的獨特性被中國抹滅,香港會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6 月時,連外國記者也遭到香港警察的催淚彈攻擊,一名法國記者因而對警察怒吼:「這裡是香港,不是中國!」這句話,也成為反送中運動海報的其中一句標語。

然而反送中運動支持者對香港的熱愛似乎不容於親中的香港建制派、北京官員和中國民族主義者,他們將抗爭者宣傳成傷害香港的組織,指控抗爭者在外國勢力(美國、英國為首)的支持下破壞香港,更譴責反送中支持者不尊重「一個中國」的概念。而在最近的採訪中,親中的建制派香港議員葉劉淑儀仍然堅決捍衛《逃犯條例》。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