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疆集中營內部文件遭遇死亡威脅吹哨者為安全決定公開身份

作者
發佈時間12/9/2019 12:26:31
最後更新12/10/2019 02:58:05
曝光新疆集中營內部文件的吹哨者 Asiye Abdulaheb。

曝光新疆集中營內部文件的吹哨者 Asiye Abdulaheb。

中國政府內部指示新疆集中營運作的文件接連被外媒曝光,文件打臉中國政府堅稱集中營是維吾爾人「自願進入的再教育營」說法,令北京當局跳腳,同時中國國家安全部也針對洩密展開調查,一位自承洩漏 24 頁集中營內部文件給外媒的維吾爾女性 Asiye Abdulaheb 日前接受《紐約時報》專訪,公開自己的身份和文件曝光之後,自己和家人所遭受到來自中國官方的威脅。Abdulaheb 曾在新疆政府工作,現居荷蘭並擁有荷蘭國籍,她表示自己的社交帳號被駭客入侵、收到死亡肢解威脅、前夫被中國國安人員騙往杜拜並進行審問,因為害怕家人受到牽連,為使中國政府有所忌憚,她選擇公開身份。

「我扛得住壓力,但我害怕我的家人會出事」。

一位住在荷蘭的維吾爾女性 Asiye Abdulaheb 自承協助洩漏中國內部文件,公開揭露北京當局如何運作關押穆斯林的大型集中營。對此,她向《紐約時報》表示,「我扛得住壓力,但我害怕我的家人會出事」。

自從記者著手準備公開集中營文件以來,她就因自己和前夫數度接到死亡威脅以及被中國國安人員「關切」而活在恐懼之中。

現年 46 歲的 Asiye Abdulaheb 在電話專訪中坦承自己和上個月 24 頁的中國官方文件外洩有關,並表示公開自己身份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免於遭到中國政府報復。

國際調查記者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ICIJ)取得了這批文件,並由世界各地的新聞工作者查證確認。之前,也有 403 頁的新疆集中營內部文件被洩露給《紐約時報》,其中詳細記錄了中國如何鎮壓數以百萬計的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並將暴政合理化。

新疆集中營內的「學員」接受外媒訪問畫面。圖片來源:美國之音影片截圖

新疆集中營內的「學員」接受外媒訪問畫面。圖片來源:美國之音影片截圖

Abdulaheb 女士和前夫 Jasur Abibula 首次在媒體曝光是在荷蘭報紙 De Volkskrant 的專訪,報導內容點出了兩人在第二次集中營文件外洩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他們兩人都是荷蘭公民,自 2009 年以來一直居住在荷蘭,他們還有一個 6 歲的女兒和一個 8 歲的兒子。

Abdulaheb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她決定公開身份是希望藉此讓中國政府有所忌憚,因而不會去傷害她的家人。

中國國安人員威脅:「我們知道你們的一切,荷蘭也有很多我們的人」

她說中國當局已經知道她持有這批文件,荷蘭警察也已經得悉她的狀況。她補充說,她丈夫在 9 月中旬前往杜拜時,中國國安人員為了這批文件而對他展開審問,還試圖讓他替中國政府監視她。這件事讓她深刻了解自己的處境何其危險。

「我想,我必須讓整件事公開。」她說,「中國警察絕對會找上門來,我前夫在杜拜時,那些人就告訴他說『我們知道你們的一切,荷蘭也有很多我們的人』」。

Abdulaheb 表示自己曾經在新疆政府工作,但是不願提供更多工作內容的細節。

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

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

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她明確表示是自己取得並協助洩露 24 頁的集中營內部文件,但她拒絕說出是誰交給她這批文件。她說中國國安人員告訴過她前夫 Abibula,中國政府正在調查是誰將文件交到她手上。

Abdulaheb 只透露說,在六月的時候,有人將 24 頁的中國內部文件傳送給她。

內部文件打臉中國政府粉飾太平的說法 

「當我拿到並閱讀那批文件之後,我認為它們非常重要,最好將它們公之於眾」。

一開始,她將其中一頁文件的截圖上傳 Twitter,希望能夠引起注意,隨後一名研究新疆的德國學者 Adrian Zenz 和另一位專家聯繫了她,並將她介紹給一位記者。

之後,ICIJ 與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 17 個組織合作,根據這 24 頁文件的內容,在《紐約時報》曝光 403 頁的集中營內部文件,揭露中國為何、以及如何鎮壓新疆後,連環爆出新疆集中營的內幕。

《紐約時報》表示其揭露的 403 頁文件的來自一名要求匿名的中國政府官員,另外ICIJ 則拒絕在聲明中回答 Abdulaheb 是否就是其消息來源,僅表示「ICIJ 不會透露消息來源」。同時,ICIJ 引述 Zenz 的說法,Zenz 表示他沒有把資料給 ICIJ。

兩次內部文件被曝光的事件,使國際更加關注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殘暴鎮壓。自 2017 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在新疆展開大規模拘留,有至少 100 萬穆斯林少數群體——其中多數是維吾爾人——被關進集中營。中國政府想要藉此徹底削弱伊斯蘭信仰、消滅維吾爾語, 並使少數民族忠於中國共產黨。

位於新疆喀什市的一座「再教育營」。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位於新疆喀什市的一座「再教育營」。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一開始,中國官方想要粉飾太平,避談關於集中營的報導和迴避提問, 但在去年年底,北京當局改變對策,承認了這些「營區」存在,但堅稱它們是「訓練普通話和實用技能的職業培訓中心」,還警告人們「宗教極端主義」的危害。

過去幾十年,在新疆境內,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和佔中國人口多數的漢族之間關係緊張,時而爆發暴力衝突。新疆有將近一半的人口是少數民族,其中包括 1170 萬維吾爾人和 160 萬哈薩克人,這兩個民族的語言和文化都與漢族非常不同。

2009 年時,Abdulaheb 離開了中國。那一年,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爆發動亂,中國官方說法指出有大約 200 人被殺,其中大多是漢族。中國將這場血腥衝突和之後一系列針對漢族的攻擊事件做為在新疆實施鎮壓政策的合理理由。

外洩的內部文件證實了被送進集中營的穆斯林是被強迫關押,等於打臉中國官方宣稱穆斯林是自願進入「再教育營」的說法,也暗示中國政府內部存在反對鎮壓政策的異議。中國政府發言人和官媒皆嚴詞譴責,指控文件和報導是「假新聞」、「對新疆狀況作出無端指責和完全不符合事實、顛倒黑白的評論,未免也太自以為是、狂妄自大了!」並宣稱背後有意圖破壞中國穩定的陰謀。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聲稱外媒對新疆集中營的報導「對新疆狀況作出無端指責和完全不符合事實、顛倒黑白的評論,未免也太自以為是、狂妄自大了!」圖片來源:中國央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聲稱外媒對新疆集中營的報導「對新疆狀況作出無端指責和完全不符合事實、顛倒黑白的評論,未免也太自以為是、狂妄自大了!」圖片來源:中國央視

「妳會被大卸八塊,屍塊被丟進妳家門外的黑色垃圾桶」

在荷蘭,Abdulaheb 在六月份時將外洩文件上傳 Twitter 不久後,就發現她的幾個社交媒體帳戶和 Hotmail 信箱都遭到駭客侵入。

她說她的 Facebook 還收到維吾爾語寫的威脅訊息,訊息寫著:「如果妳不停止(曝光資料),妳就會被大卸八塊,屍塊被丟進妳家門外的黑色垃圾桶。」

她說,「那讓我非常害怕」。

在九月初,她的前夫 Abibula 接到一位許久沒聯絡的老朋友邀請前往杜拜。這位老朋友在新疆法院工作,願意為 Abibula 支付前往杜拜的旅行費用。Abibula 在九月九日飛往杜拜,見到了他的老朋友,還有好幾位漢族的中國國安人員。

在審問 Abibula 幾天之後,中國國安人員交給他一個 USB,要求他將這個 USB 插入前妻 Abdulaheb 的電腦,他們就能藉此獲取她電腦裡的全部資料。

Abdulaheb 告訴記者的騷擾和威脅事件無法證實,但是她的說法的確符合國外其他維吾爾人描述的遭遇模式。許多維吾爾人都遭遇過來自中國的威脅和壓力,要求他們保持沈默或向中國情報人員提供資訊。

許多揭露中國鎮壓政策的維吾爾人都遭受到安全威脅。圖爲曾被關進集中營,獲釋後揭露集中營內幕的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圖片來源: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

許多揭露中國鎮壓政策的維吾爾人都遭受到安全威脅。圖爲曾被關進集中營,獲釋後揭露集中營內幕的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圖片來源: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

專家:「公開露面會使她更安全」

儘管遭受嚴重威脅,但越來越多的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人挺身而出,積極透過 Twitter 和 Facebook 公開自己在新疆的家人失蹤的案例,這些失蹤的人們可能都被關進了集中營或是監獄。一名居住在美國華盛頓地區的美籍維吾爾裔女子 Rushan Abbas 就告訴《紐約時報》,她的家人在她公開談論新疆集中營後失蹤。

德國學者 Zenz 在採訪中說,對 Abdulaheb 而言,「公開露面會使她更安全」,更有機會避免中國政府報復。

「如果現在她發生什麼事,大家都會知道是怎麼回事」,Zenz 表示,「保持沈默可能會是一個非常糟糕的選擇」。

Abdulaheb也表示在公開身份後覺得安心了許多。她說,「我把知道的都說出來了,現在我心裡覺得很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