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顧東南亞鄰國死活建大壩壟斷湄公河水引發下游國家缺水乾旱

發佈時間4/23/2020 04:44:21
最後更新4/23/2020 07:49:40

中國武漢肺炎重創全球,中國為擺脫隱匿疫情的指控,試圖展現援助國際的態度。事實上,中國近年來用盡手段擴張,除了難掩想成為全球霸權的野心,因擴張需求大規模掠奪資源,更對鄰近東南亞各國造成嚴重傷害。國際媒體《紐約時報》近日揭露一份科學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在湄公河上游、即該國境內瀾滄江,興建多座大壩截斷河水,導致下游多國遭受嚴重旱災。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今年 2 月在中方發起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倡議」會議上,卻稱放水洩流給下游是「幫助」各國,無視湄公河流域是週邊國家共享的天然資源,霸權心態昭然若揭。

中國謀圖「改造」湄公河獲取航運利益 嚴重衝擊流域生態

四月中旬,國際媒體《路透社》及《紐約時報》,相繼報導一項最新調查研究指出,因中國在全長約 4,350 公里的湄公河上游、中國稱為「瀾滄江」的河段,大肆興建水壩截斷河流,導致下游的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越南等國遭受嚴重旱災。在這些下游國家,部分河流甚至完全乾凅,露出龜裂的河床。依據衛星資料顯示,去年湄公河在泰國的河段,創下 50 多年來最低水位,但上游的中國雲南省卻還是水分豐沛,凸顯下游多國像是被中國「鎖喉」,湄公河水資源被中國牢牢握在手中。

中國對湄公河「下手」展開所謂管理及控制,早從 2002 年就已開始佈局。中國以改善湄公河航運狀況為由,跟下游國家泰國、寮國、緬甸等國「合作」,展開一項「急流爆破計劃」。《BBC》報導指出,這項計劃的目的,是為了讓湄公河變得更適合航運、中國能將更多貨物運銷到下游各國,在中國出資下,將河流中阻礙航運、造成航運不穩定的小島和岩石爆破。但在泰國國內,因為民眾和環保組織強烈反彈,計劃在 2003 年暫停。

<strong>湄公河流域上的越南漁民。圖片來源:Pixabay</strong>

湄公河流域上的越南漁民。圖片來源:Pixabay

2015 年,中國展開為期 10 年的湄公河航運改善第二階段計劃,預計在湄公河流域經過的緬甸、寮國、泰國等國境內繼續急流爆破工程,目標是讓載重達 500 噸的貨輪能在河道裡航行。2016 年 2 月,泰國政府不顧民間反對,批准這項同樣是中國出資的航運發展計劃。雖然泰國政府在 2017 年 12 月宣布,中國同意停止在湄公河沿岸爆破小島,但中國以爆破改變流域樣貌、加上在上游興建水壩截流控制水源,逐步重創流域周遭的生態與農漁業活動。

一位名為 Chawalit Wittayanond 的泰國水生生物專家 2018 年接受《BBC》採訪指出,急流爆破項目將對湄公河中的生物和生物多樣性造成影響。住在泰國清萊的漁民 Prasit Intawong 受訪則表示,他知道中國政府在當地進行航運改善計劃,但不知道當地人到底能從中獲得什麼,他只能從經驗裡判斷,為了要讓船隻可以航運而移除河中魚類棲息需要的小島和岩石,「魚也活不下去了」。

湄公河上游中國建壩截流,下游國家缺水陷乾旱

中國試圖改變、控制河流以從中獲利的行為,現在更證實是導致下游各國近年來常遭受旱災或水災的禍源。《紐約時報》標題為〈研究稱中國限制湄公河上游流量,引發下游多國乾旱〉報導指出,今年 2 月,湄公河流域的農漁民受嚴重旱災衝擊,水資源研究機構「地球之眼」(Eyes on Earth)4 月 10 日發表報告卻顯示中國完全不受影響,做為湄公河源頭的中國境內青藏高原蘊藏豐沛水源,「大量的水被攔在中國」。

〈中國限制湄公河上游流量〉報導指出,以去年的雨季來看,湄公河原本應該有豐沛的水量,研究資料卻顯示,中國境內的河段因雨季而獲得高於平均的水量,下游多國卻在飽受乾旱之苦,泰國北部清盛縣甚至測得了河水水位創下歷史新低的數據。水資源研究機構「地球之眼」創辦人、氣候學家 Alan Basist 在對清盛縣的水位長期監測、計算後發現,中國在湄公河上游、即「瀾滄江」興建的 11 座大壩,造成該地區水位比原本出現將近 125 公尺的落差。Alan Basist 指出,中國有能力藉由大壩調節湄公河流量,而這似乎也是該國正在進行的控制。

<strong>中國瀾滄江小灣水電站。圖片來源:截圖自《新華網》</strong>

中國瀾滄江小灣水電站。圖片來源:截圖自《新華網》

中國在湄公河上游興建多座大壩、控制河流流量,一方面是企圖從湍急的河水中獲得源源不絕的發電量。但因為過度興建,電力供應已遠遠超過中國西南地區需求。另外,Alan Basist 從水資源的角度指出,湄公河豐沛的河水源自中國青藏高原的冰川,但因全球暖化等氣候變遷因素影響,造成冰川快速融化,中國在上游興建大壩阻攔水源,就像是在打造「保險箱」,希望能把水鎖在境內、做為儲備。

但中國只為自己盤算、不管河流是週邊國家「公共財」及水資源攸關鄰近國家人民生計廣建水壩,造成當中國境內遭遇乾旱、水量變少,下游多國的河水就更為枯竭;但是當中國水量過剩必須洩洪,下游各國就要面臨洪災。《紐約時報》報導指出,中國經常在沒有預警的狀況下突然放水洩洪,導致下游各國的農作物遭到淹沒。泰國 Mahasarakham 大學講師 Chainarong Setthachua 受訪表示,中國放水洩流的動作是出於政治原因,表面看起來是在幫忙,但主要原因是「他們(中國)製造了損失,但要求(各國)感恩」。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今年 2 月到寮國參加中方發起的「瀾滄江-湄公河合作倡議」第五次外長會議時,對於寮國農漁業正遭受嚴重旱災發言表示,「我們懂你們的痛,中國同樣受到旱災危害」,並強調儘管中國位於上游也面臨水量嚴重不足的危機,仍然會增加下洩流量,「幫助」下游各國化解乾旱困境。不過,美國國務卿 Mike Pompeo 去年 8 月在邀集湄公河下游五國所組成的「湄公河下游行動計畫」會談中就曾推翻王毅試圖為中國扮演的「大善人」形象,他當時在會議中就直指,湄公河流量達到近十年來最低,跟中國決定切斷上游水源有關。

中國強取不停歇,無視疫情豪奪南海漁業資源

中國除了藉由「改造」湄公河成為具有航運價值的人工運河、在上游興建大壩「鎖喉」下游水源,更試圖把勢力向南面的海洋擴張,首要目標就是大眾所熟悉、經常爆發主權爭議的南海海域。即便是在中國武漢肺炎衝擊全球的嚴重疫情下,中國擴張腳步未見停歇。

掠奪海洋資源,是中國將勢力伸向南海的重要目的之一,但也因此經常跟週邊國家爆發衝突。據《紐約時報》4 月 1 日報導,中國漁船在中國海警武裝船隻護衛下,一直以來都在位處南海、但為國際公認的印尼專屬海域掠奪漁業資源。尤其在南海最大群島、印尼納土納群島周圍海域,更不斷發生中國拖網漁船越界濫捕的事件。一位當地漁民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指出,「他們(中國人)進入我們的海域,殺死了所有的東西」。報導指出,因為印尼政府不敢冒犯中國這個最大貿易「夥伴」,刻意淡化中國漁船的入侵,造成當地漁民求助無門。

《美聯社》則是於 4 月初報導指出,越南外交部指控中國海警船在 4 月 2 日於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撞沉一艘從事正常漁業活動的越南漁船。美國國務院更對此發表嚴正聲明,呼籲中國專心支持國際對抗武漢肺炎,不該趁他國受疫情重大影響時,擴大中國自身對南海的非法主張。

<strong>中國海警艦艇。圖片來源:WIKIMEDIA</strong>

中國海警艦艇。圖片來源:WIKIMEDIA

在擴張南海「領土」方面,中國近期也再出招。為了擴張南海領土版圖,中國在 2012 年就已片面宣布成立隸屬於海南省、管轄範圍為西沙、中沙、南沙等群島島礁和海域的「三沙市」。今年 4 月 18 日,中國政府更宣布,在由 280 多個島礁、沙洲組成的「三沙市」增設西沙區、南沙區兩個行政區。儘管越南政府嚴正抗議中國「嚴重侵犯越南主權」,越南外交部聲明表示,中國要尊重越南主權,並廢止不具正當性的決定。但仍無法阻止中國藉由宣示和實質動作,逐步擴張在南海的勢力範圍。

根據去年 11 月《世界日報》報導,歷經 2014 到 2019 共 5 年時間的建設,中國在南海 7 個礁盤大興土木建造的「人工島」,已經造出超過 1 千萬平方公尺的陸地。在其中三座最大的「島嶼」永暑島、美濟島、渚碧島,島上更建造了可以讓轟炸機、戰鬥機起降的跑道等軍事設施。中國藉由建造人工島、在島上部署軍隊,佔地為王試圖達到在南海擴張勢力的目的。但中國不顧週邊國家越來越強烈的反彈,也讓區域衝突的可能性持續升溫。

中國持續向週邊國家進行掠奪式擴張,從水資源、漁業資源、實質版圖到勢力可控範圍步步進逼,最終會不會在東南亞引發強烈「反中」聲浪,仍待觀察。但以當前局勢來看,中國「惡霸式」擴張的進程如果持續、進而導致區域局勢徹底失衡,恐怕將無可避免產生更嚴重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