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中國手機很危險衛報專訪澳洲資安專家中共盜取用戶個資影響觀點左右選舉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1-7 10:48:43
最後更新2019-11-7 10:50:42

專責研究中國資安議題的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安全分析師 Samantha Hoffman 最近提出一份題為《全球工程:大數據讓中國共產黨權力膨脹》的報告,針對中國使用監控科技的情況進行分析,並對使用中國科技產品如手機、智慧家電,以及安裝中國設計的基礎建設的西方國家提出警告。日前 Samatha Hoffman 接受《衛報》專訪,進一步說明對中國濫用監控科技、剝奪隱私、盜取資訊的疑慮,並指出擁有一支中國品牌的智慧手機「是一件令人擔心」的事情,中國政府將透過中國手機科技公司蒐集外國使用者個資,悄悄用來操縱影響外國人的想法和觀點,並進一步左右外國選舉!

以下是《沃草》整理專訪內容,一起來了解中國共產黨無所不在的監視如何讓中國乃至全球資安環境急速惡化吧!

在過去,各大互聯網先驅相信,在網路上自由流通的資訊將讓世界上每個人不受阻礙、不受控制的接收所有知識,並將因此削弱威權政權⋯⋯但是這樣的願景沒有達到,對吧?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經說過,中國想要在網路上箝制言論自由的嘗試,就像「想把果凍釘在牆上」一樣徒勞無功,但是很不幸地,在西方世界的目光專注在中國的防火長城之時,我們卻忽略了中國共產黨正在悄悄滲透、改變牆外的世界。

中國政府一度將互聯網科技看作是來自美國的威脅,從什麼時候開始,中國政府轉而把互聯網變成控制和懲罰中國人的工具?

其實不只是互聯網,中國共產黨早在 1970 年代左右就已經將所有的科技當成管理社會的工具。中國的作法,不僅僅是從外在對人民強加控制,還將這種控制力道內化到中國人民的心裡,讓人民自己也加入強化這種控制。中國政府不單只塑造了中國人生活的環境,還一併塑造了中國人的思維模式,讓中國人自然而然地做出符合共產黨心意的行為,而人們還完全不自覺。可以說,在中國人對一件事做出決定之前,中國共產黨就已經操控了他們的想法和意志。

中國共產黨將所有的科技當成管理社會的工具,不僅僅是從外在對人民強加控制,還將這種控制力道內化到中國人民的心裡。圖為遍佈中國各地的人臉辨識 AI 監視鏡頭,紀錄下每個經過鏡頭前的人的面孔,為政府建立龐大的人臉數據庫。(截圖自《人權觀察》網站影片)

中國共產黨將所有的科技當成管理社會的工具,不僅僅是從外在對人民強加控制,還將這種控制力道內化到中國人民的心裡。圖為遍佈中國各地的人臉辨識 AI 監視鏡頭,紀錄下每個經過鏡頭前的人的面孔,為政府建立龐大的人臉數據庫。(截圖自《人權觀察》網站影片)

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展的?

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 2000 年時就表示過,「中國需要社會信用系統來實現法律和道德的融合」,我認為這和著名政治學家漢娜·鄂蘭在《極權主義的起源》中描述極權政府如何結合法律和道德,讓兩者密不可分的情況是一樣的。

社會信用系統是怎麼針對一般百姓運作的呢?在老百姓為日常生活奔波的同時,他們也持續因自己的一舉一動而賺取或丟失社會信用分數嗎?

從大眾文化去理解「社會信用系統」的話,也許可以參考英國電視劇《黑鏡》(Black Mirror)第三季的《急轉直下》(Nosedive)這一集,不過你不會真的看到一個分數在眼前加加減減。這套系統會蒐集你在不同平台上的所有個人資訊,例如你的法律紀錄,像是你有沒有上過法庭,還有你的財務記錄,以及你被監視器錄下來的紀錄、你在社交媒體上寫過的東西跟按讚。社會信用系統還會有黑名單,紀錄下的資料會被放在公開網站上,所有數據會被整合成「信用分數」並應用來評斷一間公司或個人。像是日本品牌「無印良品」上海分公司的信用分數就被上海市政府標記成「不誠實」,因為無印良品的一項產品標示著「台灣製造」。

受這套系統影響的人數龐大得驚人:在 2018 年的時候,就有 1750 萬人因為社會信用分數不佳而不能買機票。中國人對這套系統有表示反對意見嗎?

一般人可能還感受不到社會信用系統的影響,社會信用只是其中一項中國政府用來強化現有社會控制的技術而已。如果你早已習慣這個被監控的社會,那你不一定會發現有什麼改變,畢竟黑名單並不是什麼新事物,但是用來支援這種社會控制的技術是新的,將來這套技術會越來越強,越來越有效,到時候就會有更多人注意到它產生的影響。

受社會信用系統影響的人數極為龐大,在 2018 年的時候,就有 1750 萬人因為社會信用分數不佳而不能買機票。(截圖自信用中國網站)

受社會信用系統影響的人數極為龐大,在 2018 年的時候,就有 1750 萬人因為社會信用分數不佳而不能買機票。(截圖自信用中國網站)

所以在中國,人們沒有多少用戶隱私或是匿名數據的概念嗎?

個人隱私對一般中國人來說是重要的,他們也有保障隱私的法規,但是在中國共產黨面前,沒有人可以擁有隱私,商業公司也一樣。隱私法規不能規範中國政府,這是中國和西方世界巨大的不同之處。

另外,要注意的是,當我們想到中國的威權主義時,我們往往會聯想到無數的監視鏡頭還有人臉辨識,但我們忘了一點:中國政府利用的這些科技都提供了生活的便利,就是為了便利才有了這些監控技術,而這些讓中國共產黨擴大權力的科技,實際上也為人們的生活提供了非常多服務。

中國監控科技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在新疆被運用來控制維吾爾人(穆斯林),對吧?

對,在新疆,中國共產黨肆無忌憚的強加各種監控手段,那裡已經被變成一個警察國家。在當地人的家門口,有 QR 掃描碼讓共產黨能夠輕易確知這家人的資料,還有研究發現,如果有新疆人從後門出入,就會被視為可疑行為。

中國監控科技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在新疆被運用來控制維吾爾人。新疆警察所使用的「一體化平台」連接 App 的手機介面,只要維吾爾人的手機失去訊號或定位、長時間出國、駕駛非自有車輛到加油站加油,或是用電量異常,都會被視為「可疑行為」並通報警方。(製圖:游知澔)

中國監控科技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在新疆被運用來控制維吾爾人。新疆警察所使用的「一體化平台」連接 App 的手機介面,只要維吾爾人的手機失去訊號或定位、長時間出國、駕駛非自有車輛到加油站加油,或是用電量異常,都會被視為「可疑行為」並通報警方。(製圖:游知澔)

其他中國人知道新疆的情形嗎?他們知道新疆被監控的情形比其他地方還要更嚴重嗎?

我不認為中國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很多中國人就算看到西方國家的研究報告,也完全不相信。就算他們相信了,中國共產黨的宣傳也早已經讓他們覺得維吾爾人都是壞蛋了。

您認為中國共產黨有您的檔案嗎?

我可以想像得到中國共產黨可能已經有很多研究人員的資料了,我盡量不去想我的檔案內容會是什麼樣子。其實不管自覺或不自覺,很多研究中國的研究員都在擔心自己再也無法進入中國。

您擔心中國電信商華為和土耳其電信公司之間的商業合約可能會被用來監視土耳其的流亡維吾爾人?

像華為公司這樣的中國科技巨頭在全球到處和小城市簽訂合約——在今年四月,ASPI 統計出有 75 個城市都和華為簽了約,這些合約內容涵蓋了公共安全、牌照發放和臉部辨識工具。對這些城市的地方政府來說,他們為自己的城市購買了最便宜又最好的產品,並相信這都是很妥當的規劃建設,但是他們可能都忽略一點,就是華為提供的設備都會將使用者數據傳回母公司來確保應用軟體都是最新版本——一旦數據被傳回華為公司,誰可以拿到這些數據?現在有一萬名流亡維吾爾人居住在土耳其,而土耳其的電信龍頭 Turkcell也和華為簽了合約,這代表中國可以取得這些流亡維吾爾人的個資,進一步用來控制或騷擾他們以及他們在中國的家人。

還有,我發現中國共產黨中央宣傳部門已經和很多中國大型科技公司達成合作協議,它們的產品在為中國政府收集大數據。比方說語言翻譯機,雖然聽起來不像監控產品,但翻譯機也能收集到很多數據。在操作上,中國製的翻譯機可能和 Google 沒什麼不同,但是藏在中國產品背後的惡意就和 Google 大大不同了,它威脅到我們的國家安全。

華為的設備都會將使用者數據傳回母公司,一旦數據被傳回去之後,誰可以拿到這些數據?(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janitors/33229677911">https://www.flickr.com/photos/janitors/33229677911</a>);作者:Kārlis Dambrāns;授權條款:<strong>CC BY 2.0</strong>)

華為的設備都會將使用者數據傳回母公司,一旦數據被傳回去之後,誰可以拿到這些數據?(圖片來源:Flickr;作者:Kārlis Dambrāns;授權條款:CC BY 2.0)

所以西方政府在為他們的城市添購中國設計的基礎設施時,應該要為此憂慮嗎?

是。這也許讓很多人覺得不舒服,但中國共產黨的意圖很明顯,這攸關我們的國家安全。中國共產黨一定要所有人乖乖聽話,而且中國政府利用他們的國安法規牢牢控制所有中國公司。你也許可以接受有人收集你的數據來投放廣告給你看,但你肯把你的個人數據交給這個僅僅因為種族身份,就關押了 150 萬維吾爾人的政權嗎?

所以我們購買中國品牌的智慧手機和智慧家電時應該要謹慎嗎?

我會很小心。你可能認為「我沒有在研究中國共產黨,也沒有出面指證他們的罪行,所以我沒什麼需要擔心的」,但是你不知道中國是怎麼蒐集你的個人資料,也不知道中國是怎麼利用這些資料來影響你的觀點、塑造你的想法。就算只是了解你的消費偏好和給你看的廣告,也可以讓中國政府用來向你宣傳他們自己。把上述這些數據整合起來,中國政府還可以用來影響外國選舉或是操縱外國人對特定議題的感受。

Samantha Hoffman 表示,人們在購買中國品牌的智慧手機和智慧家電時應該要謹慎。(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opengridscheduler/43261099712">https://www.flickr.com/photos/opengridscheduler/43261099712</a>);作者: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Samantha Hoffman 表示,人們在購買中國品牌的智慧手機和智慧家電時應該要謹慎。(圖片來源:Flickr;作者:Open Grid Scheduler / Grid Engine;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西方世界也有使用一些監視設備,例如可以讓您的健康保險費用打折的身體狀況追蹤設備,或是地方政府會使用機器設備來辨別潛在家暴受害者。我們在把這些技術帶進我們的社會時,應該要小心嗎?

我們需要非常小心。這些技術的好處都顯而易見,但我們沒有充分認識背後的風險。有些問題可以透過了解數據科技運用的培訓課程來解決,這樣人們就可以理解像是家用安全監視器可能帶來的隱私問題。

中國現在正在利用自由民主制度的弱點,無論是法律上的漏洞還是文化上的弱點。他們利用了我們薄弱的數位隱私法規,2018 年歐盟施行的 GDPR是西方世界為保護個人隱私所邁出的重要一步,但它並沒有真正解決最核心的問題:提供科技服務的公司收集並使用每位用戶的數據。最大的問題是,誰有權使用這些數據,他們會怎麼使用,還有他們想利用這些數據來做什麼?

註解

  1.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是澳洲政府在 2001 年創立的一個獨立政策研究機構。側重國家安全、國防軍事戰略方面的研究,主要研究經費由澳洲政府供應。
  1.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是美籍猶太裔政治學家,原籍德國,以其關於極權主義的研究著稱西方思想界。漢娜·鄂蘭被廣泛認為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惟她本人始終拒絕這一標籤,理由是「哲學關心的是單個的人」,而她的著作集中關注「生長繁衍於大地之上的人類,而非個人」,因此應該被視為政治學家。她的著作討論從極權主義到知識論等議題,且涉及權力的本質以及政治、直接民主、權威和極權主義等主題。對政治理論造成了長遠的影響。
  1. 《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是分析極權主義的政治學論著。以反猶主義、帝國主義及極權主義三個論述視角來分析極權主義的起源,此書說明極權主義不同於傳統專制獨裁的現代性特質,說明為何極權主義的意識型態動搖啟蒙理想及普遍人權原則,最終使歐洲國家面對國內少數族群時未能阻止不當國家及集體暴力的歷史及意識型態問題,特別是帝國主義擴張所帶來的「種族思想」與「官僚統御」。此書確立了鄂蘭作為重要政治思想家的地位。
  1. 土耳其的電信營運商龍頭,總部設在伊斯坦布爾。截至 2015 年,該公司的用戶數量多達 6,890 萬。
  1. 《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是在歐盟法律中對所有歐盟個人關於數據保護和隱私的規範,涉及了歐洲境外的個人資料出口。GDPR 主要目標為取回公民以及住民對於個人資料的控制,以及為了國際商務而簡化在歐盟內的統一規範。2018 年 5 月 25 日開始生效。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