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暴力防疫把中國打回毛澤東紅衛兵時代

發佈時間2020-2-20 10:35:36
最後更新2020-2-20 10:35:38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是中共奉為圭臬的政治標語。中共近年更強調在共產黨領導下,中國已擺脫過去變成世界強國。但隨著武漢肺炎爆發,中共對於疫情的應變,卻呈現這個「強國」一再使用落後的「前現代」手段試圖控制疫情。譬如為了呼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打響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大批所謂志願者戴著寫上「防疫」的紅臂章,拿著棍棒成群結隊在路上強迫路人接受檢查、侵門踏戶監視有沒有聚眾,甚至不斷傳出隨意毆打人的消息;還有中共為了宣傳政府有效率,強調短時間內就改裝許多體育館變成「方艙醫院」來收容患者,卻被發現所謂「醫院」裡面根本沒有隔離設備、更有交叉感染的高度風險。對於中國志願者的「暴力防疫」手段,《紐約時報》報導指出,「讓人想起這個國家數十年未見的毛(澤東)式群眾運動」。專家也質疑,「暴力防疫」反而可能讓受感染的人驚慌躲藏,疫情更難控制。

中國式「暴力防疫」對抗武漢肺炎 外媒評論:毛澤東與紅衛兵回來了?

面對失控的武漢肺炎疫情,數十個中國地方政府接連以「封城」、「封閉式管理」等阻斷人員流通的方式作為因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2 月 3 日發表〈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更像是直接發出防疫總動員令,號召社會各階層「全面動員、全面部署、全面加強疫情防控工作」。

習近平發表的重要談話,定調了中國各地第一線防疫的重要手段,包括劃分出範圍小到像以社區為單位的區域、進行所謂「網格」管理,還有結合公安、武警、城管、共黨幹部、志願者的「聯防聯控」機制。

根據中國《浙江日報》報導,浙江省有 33 萬名「網格員」投入防疫工作。他們的工作包括:開展防疫宣傳、掌握人員動向、做好排查登記、避免人群聚集、入戶宣傳檢查等。報導指出,「33 萬網格員走在大街小巷、走進千家萬戶,成為防控一線的信息員、宣傳員、戰鬥員」。

在大批志願者投入下,中國政府對疫情擴散的管控,深入到民眾的日常生活。《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即使中國擁有大量高科技監控工具,但管控措施主要還是由成千上萬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實施,他們檢查居民的體溫、記錄他們的行動、監督隔離,以及最重要的是-將可能攜帶病毒的外來人拒於(社區、村里)門外」。

中國政府發動廣大社會基層防堵疫情,但民眾在承受疾病恐懼和行動自由被管制約束的壓力下,卻還要再面對暴力的陰影。根據《德國之聲》報導,中國網路上現在不斷傳出志願者「暴力防疫」的相關影片。內容包括,戴著「防疫」紅臂章的人對不服從的民眾拳腳相向;有一家人因為防疫禁止外出在家打麻將,卻被防疫志願者闖進家門翻桌、毆打。

《美國之音》報導則指出,社群媒體上流傳一段影片,顯示一群穿著螢光背心的城管、聯防人員拿著棍子在進行夜間巡邏,用兇惡的口氣喝斥道路兩側亮燈的店舖關門,「氣氛勝過當年紅衛兵、造反派街頭行動」。一位名叫崗毅的武漢民眾受《美國之音》採訪指出,「給了那些人一些權力,比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還要那個(凶)⋯⋯政府完全失控、管不過來,就請那些戴紅袖章的人,這些人比紅衛兵還要過分」。

對於中國政府嚴厲的全面管制還有「暴力防疫」的現象,《紐約時報》報導指出,「讓人想起這個國家數十年未見的毛(澤東)式群眾運動」。雖然因為疫情還在擴散,政府有理由來限制人有所接觸或四處移動,但有專家質疑,中國現在的防疫措施反而可能讓受感染的人驚慌躲藏,造成疫情更難控制。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專家 Alexandra L. Phelan 指出,公共衛生取決於公眾的信任,中國現以社區為級別的隔離行為,「是一種強制性做法,不是公共衛生行動」。

<strong>圖為中國官方大肆宣傳、為對抗武漢肺炎疫情而改裝體育館設立的「方艙醫院」。圖片來源:新華網</strong>

圖為中國官方大肆宣傳、為對抗武漢肺炎疫情而改裝體育館設立的「方艙醫院」。圖片來源:新華網

共產黨建立「新中國」?中國防疫過程凸顯走不出「舊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 1949 年建國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至今仍是中共奉為圭臬的政治口號。自習近平 2013 年就任中國國家主席後,隨著中國經濟實力到達頂峰,中共更不斷藉宣傳人民生活富裕、科技實力大增、軍力壯大等意象,呼應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藍圖。中共執政下不斷營造「新」中國意象,但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失控,中國政府、社會呈現的各種現象,卻透露了經過 70 年,中國仍然無法擺脫封建的舊文化,情況甚至更加悲觀。

歷來統治中國的各個政權,用文字獄打壓異己、進行言論管制,是常態性的政治文化。在中共統治下,以「維穩」之名、配合科技監控,壓迫更甚以往,現在還成為導致無法第一時間防範武漢肺炎、疫情失控的主要因素。疫情爆發後,媒體陸續揭露,早在去年 12 月底,中國就有 8 位醫生在「微信」群組裡向醫療同業及朋友警告,武漢有疑似 SARS 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但他們的警告卻被當局視為「造謠」,8 人更被公安局約談並要求簽署「訓誡書」表示不會再犯。其中一名醫師,就是後來也遭武漢肺炎感染而病逝的李文亮。

2018 年 3 月,中共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讓習近平得以「無限期連任」,他也因此被輿論冠上「習皇帝」稱號。習近平能夠終身擔任中國國家主席,直接讓中國獨裁專制的體制更為變本加厲,權力更收攏在北京的核心領導階層手中。

<strong>中共官媒《每日甘肅網》報導,有15 名甘肅省護理人員投身疫情嚴重的湖北提供支援,出發前舉行「出征儀式」,其中 14 名女性護理人員在鏡頭下全都剃了光頭。消息一出,引爆中國網友公憤,痛批官方在疫情嚴重當下,還大搞「形式主義」。圖片來源:Youtube 影像截圖</strong>

中共官媒《每日甘肅網》報導,有15 名甘肅省護理人員投身疫情嚴重的湖北提供支援,出發前舉行「出征儀式」,其中 14 名女性護理人員在鏡頭下全都剃了光頭。消息一出,引爆中國網友公憤,痛批官方在疫情嚴重當下,還大搞「形式主義」。圖片來源:Youtube 影像截圖

為了獲得權力核心人士的青睞,中國各階層官員體現了封建時期遺留下來的「侍從文化」。《紐約時報》一篇〈新冠病毒危機暴露中國治理體系的失敗〉文章指出,「中國官員將多達三分之一時間花在政治學習,很多都是習近平的講話」、「中國官場的經驗法則似乎是盡可能明確地表達忠心,其他事情都含糊其辭,出現問題時,不惜一切代價逃避責任」。

因為官員的「仕途」依靠上位者的施恩,讓他們至少必須在表面上做到絕對服從,造成中下層官僚極度仰賴上級命令,這在武漢肺炎的疫情中,帶來相當大的負面效應。日本媒體《日經亞洲評論》文章指出,中國武漢肺炎失控的關鍵因素,源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獨裁」統治。因為在習近平獨裁治理下,中國官員擔心沒收到中央直接命令就做出反應,會受到重罰懲處,導致出現疫情後,因中國政府體系失靈、官員不想扛責做出決定,造成事態嚴重。

近來一則消息,也在中國關於武漢肺炎疫情的輿論中引發軒然大波。中共官媒《每日甘肅網》報導,15 名甘肅省婦幼保健院的護理人員投身疫情嚴重的湖北提供支援,出發前舉行「出征儀式」,其中 14 名女性護理人員在鏡頭下全都剃了光頭,唯一的男性則沒有剃髮。《每日甘肅網》還以「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給予評價。但消息卻引發中國網友公憤,掀起痛批官方在疫情當下還大搞「形式主義」、「煽情」的聲浪。這種性別不平等的現象,更展現了中國官場的封建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