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澳門同志伴侶打贏官司成功登記結婚 伴侶盟跨國同婚應全面合法

發佈時間8/13/2021 10:16:01
最後更新8/13/2021 10:16:02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臺灣同婚於 2019 年合法,但部分跨國同婚伴侶卻因一方國家不允許同婚而無法在臺灣成家。經過一年多的官司,臺灣的信奇與來自澳門的阿古這對同志伴侶今(13)日終於能登記,成為首對臺灣、澳門同婚伴侶。阿古哽咽表示,在這開心的日子卻無法慶祝,因為更多跨國伴侶正等待能結婚的那天。他說:「當性別都不是隔絕婚姻的理由,又為何國籍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伴盟)律師團代表許秀雯也指出,阿古和信奇的成功僅是個案,內政部函示明顯違法卻不改正,要一個個官司打贏才給他們登記,這很悲哀:「這個『亞洲第一』實在不是很漂亮!」

臺灣、澳門同志伴侶信奇及阿古經訴訟後,終於得以登記結婚,但僅是個案無法適用所有的跨國同婚(攝影/廖昱涵)

臺灣、澳門同志伴侶信奇及阿古經訴訟後,終於得以登記結婚,但僅是個案無法適用所有的跨國同婚(攝影/廖昱涵)

2019 年 5 月 24 日臺灣開放同性伴侶登記結婚後,戶政單位就以內政部函釋為據,主張婚姻成立各該當事人本國法,因此僅能准許雙方均來自同婚合法國家的當事人登記結婚,拒絕受理部分跨國同性伴侶結婚登記。

同年 10 月,臺灣籍與澳門籍的跨國同性伴侶信奇與阿古,委託伴盟律師團進行婚姻登記的司法挑戰,當時中正戶政事務所拒絕兩人登記結婚。伴盟律師主張,澳門人的婚姻關係是採「屬人法」,即個人常居地法。而阿古自 2017 年搬遷來臺,早就把臺灣當做自己的家,因此「臺灣」就是阿古的常居地,應該適用民法的「反致原則」,阿古的婚姻關係成立要件應依照臺灣法而非澳門民法。經過長達 20 個月的爭訟,終於在今年 5 月取得勝訴判決。

承審本案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三位法官陳心弘(審判長)、魏式瑜、林淑婷審理後認為,阿古的常居地為臺灣,即有中華民國涉民法第 6 條「反致原則」的適用,應適用中華民國法律。且依據澳門民法典規定衝突規範時,也應適用中華民國國內法,和澳門民法典是否承認同性婚姻無關。因此阿古及信奇訴請戶政所准予兩人結婚登記的行政處分,應予准許。中正戶政事務所原本仍可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但並未上訴,判決因此確定。

多了 20 個月的結婚路,但更多跨國伴侶遙遙無期

「希望今天的登記讓政府知道婚姻尚未平權,彰顯跨國同婚的不公平!」阿古指著手上的婚戒表示,這早在 2019 年就戴上了,已充滿許多刮痕,但在今天才終於成為名正言順的「婚戒」。

而阿古與信奇身上別的「襟花」也有著故事。阿古說,這是 2019 年同婚合法化後,高雄第一場聯合婚禮時發給新人的,但當時他們堅持要等真正能結婚後才別上。他印象很深刻,當天很多新人和身分證上的配偶欄興奮合照,他們只能無奈拿出一份「待處理函」的公文。

看著如今都已經生鏽的襟花,阿古說,今天的登記對他們來說是「遲來的正義」,但不禁要問其他跨國伴侶還要等多久?他指出,很多跨國伴侶為了結婚付出很大代價,有人不惜去變性,也有很多長年的伴侶是依靠「旅遊簽證」在維繫。

伴盟律師團代表之一許秀雯呼籲,跨國同婚應全面合法(攝影/廖昱涵)

伴盟律師團代表之一許秀雯呼籲,跨國同婚應全面合法(攝影/廖昱涵)

阿古眼泛淚光表示,同婚合法化三讀當天,記得自己拿著抗議的牌子,當全場在歡呼,自己卻和還不能結婚的跨國同婚夥伴一起哭。他看著背後仍舉牌抗議、無法順利成家的跨國夥伴表示,其實今天也慶祝不下去,希望不久的將來,不管性別、國籍都能跟心愛的人成家,婚姻在臺灣真正平權。

許秀雯指出,不管是五月勝訴的阿古信奇案、三月勝訴的祁家威案,都證明內政部的函示是違法的。但政府如今卻還聞風不動,要一個個官司打贏才給登記。她也強調,這不需要修法,尤其法院判決就指出當外國法違背臺灣的公序良俗,外國法不應該適用。既然結婚是基本人權,難以想像居然會因為國籍而有歧視性對待。

伴盟秘書長簡至潔也表示,目前司法院有對此提出修法,但仍未送出行政院,希望九月開議後能儘速處理。另外,目前監察院也正在審理相關的陳情,報告出來後若認定確有違法,將提出國賠。

跨國伴侶為留在臺灣,曾靠旅遊簽證撐過 20 年

簡至潔指出,跨國同婚伴侶過去為了留在臺灣非常困難。其中一個方法是用學生簽證,以申請讀大學或研究所名義來臺。或是使用旅遊簽證,但能用旅遊簽長期留在臺灣的只有認定寬鬆的港澳,可用一年出境兩次的方式留在臺灣。

簡至潔說,伴盟手上有許多個案都是 5 年起跳,甚至有長達 20 年都用旅遊簽的方式留在臺灣。她說,旅遊簽最麻煩的就是沒有健保,也不能工作,等於斷了職業生涯。甚至有個案因長期服藥需求,都要從國外寄回,非常不人道。

伴盟秘書長簡至潔也帶著象徵傳遞幸福的捧花,獻上祝福。但呼籲內政部盡快更正錯誤的函示,讓幸福能傳遞下去(攝影/廖昱涵)

伴盟秘書長簡至潔也帶著象徵傳遞幸福的捧花,獻上祝福。但呼籲內政部盡快更正錯誤的函示,讓幸福能傳遞下去(攝影/廖昱涵)

簡至潔也感嘆,2019 年因為同婚剛過又碰上選舉,也讓跨國同婚全面合法的推動招致罵名。她指出,某些進步派支持者感到不安,認為同婚才剛過,是否別再批判政府?另一派則認為,無法結婚是因為別國的關係,臺灣沒有錯。但她說,全世界通過同婚的國家,沒有一個國家是以對方國家沒過就不能結婚的,毫無道理。

尤其,2019 年時「亡國感」盛行,簡至潔說,個案中有澳門籍,讓外界很擔心開放後會有中國因素介入。這對臺灣中國的伴侶社群打擊很大,因為他們愛臺灣也愛伴侶,在強大社群壓力下好像被迫選邊站。不過現在好很多,尤其訴訟贏了之後,更代表我們沒有錯,是國家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