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中國學者回國被失蹤日學界發起救援不沈默才能阻止中國干預擴散海外

發佈時間2020-3-12 13:39:29
最後更新2020-3-12 15:12:46
<strong>旅日中國籍袁克勤去年 5 月返回中國參加母親喪禮,後來卻傳出「被失蹤」消息,失聯至今已將近 9 個月。註:為保護合照當事人,做特殊處理。(圖片來源:岩下明裕提供)</strong>

旅日中國籍袁克勤去年 5 月返回中國參加母親喪禮,後來卻傳出「被失蹤」消息,失聯至今已將近 9 個月。註:為保護合照當事人,做特殊處理。(圖片來源:岩下明裕提供)

近年來中國旅日學者返國「被失蹤」案件頻傳,甚至有日本學者也被抓,讓學界人心惶惶。去年底,又傳出旅日中國學者袁克勤回中國為母親奔喪隨後就失蹤的消息。袁克勤學界友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教授岩下明裕發起網路連署救援,引發各界關注。岩下明裕接受《沃草》獨家專訪指出,袁克勤失蹤並非特例,近年來頻傳旅日中國學者回國被捕,其中不乏跟中國政府關係友好的人,就連日本學者到中國也傳出「被失蹤」。岩下明裕認為中國是想營造「不論你是中國或外國人、有無政治立場,只要進中國,我就可以抓你」的恐懼氣氛,像日本學界就明顯受到影響,2013 年活躍於日本社會的中國籍學者朱建榮回國遭捕,學界卻沒有人出聲救援,顯示中國成功將「寒蟬效應」擴散海外。岩下明裕強調,沈默只會助長中國持續向海外擴張管制力量,各國團結才能阻止這樣的「中國崛起」。

傳出失蹤消息的旅日中國學者袁克勤,現年 65 歲的他,在日本一橋大學獲得東亞國際政治博士學位後,自 1994 年開始在北海道教育大學任教,雖然是中國籍、但擁有日本永久居留權。根據旨在捍衛學者人權的國際學術網絡「險境中的學者」(Scholars at Risk)報告指出,袁克勤跟妻子在 2019 年 5 月 25 日返回中國參加母親喪禮,後於 5 月 29 日在不明原因下被中國官方抓捕。期間,袁克勤妻子曾遭釋放,但條件是必須回日本取得袁克勤的手機、筆電和研究資料再返回中國。自 2019 年 7 月之後,袁克勤的日本同事也沒再得知他妻子的消息。

岩下明裕指出,中國政府到現在都沒有承認和宣布,袁克勤究竟因為何事遭到逮捕。袁克勤的日本學術界同僚包括岩下明裕,是在他失去音訊近半年、2019 年 11 月期間,開始懷疑袁克勤遭到中國政府抓捕,因而開始串連、在網路上發表緊急聲明、展開連署,要求中國政府說明袁克勤的下落。直到今年 1 月,袁克勤家人跟中國官員交涉後才得知,他遭當局抓捕。

<strong>袁克勤學界友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教授岩下明裕得知袁在中國失蹤、疑遭政府抓捕後,串連日本學界展開救援行動。(圖片來源:岩下明裕提供)</strong>

袁克勤學界友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教授岩下明裕得知袁在中國失蹤、疑遭政府抓捕後,串連日本學界展開救援行動。(圖片來源:岩下明裕提供)

袁克勤曾參與六四運動 岩下明裕:他對過去保持低調、是優秀學者

岩下明裕表示,他和袁克勤大約於 2001 年認識,有一定程度的私交。雖然近幾年不太常碰面,但因他跟袁克勤家人都很熟悉,當袁克勤夫妻在中國失聯後,袁克勤子女來向他求助,也因此發起連署、展開救援。

岩下明裕曾投書日本《每日新聞》揭露袁克勤失蹤消息並指出,袁是 1989 年「六四」學運中著名的學生領袖之一。岩下明裕表示,很久以前雖然曾聽袁克勤說,因為「六四」的關係無法回中國,但後來是袁克勤在一橋大學的同學轉述,才知道他曾經是當時的學運領袖。

雖然袁克勤曾參與民主運動,但岩下明裕表示就他所知,自他認識袁克勤,就沒聽過已經當學者、從事研究的袁對中國政治發表看法。就連袁克勤在北海道教育大學的同事,也鮮少有人知道他的過去。岩下明裕指出,袁克勤的研究專長是東亞國際政治史、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後的歷史,他曾拜讀袁克勤著作,認為袁是相當優秀的學者。以袁克勤對過去低調的態度,加上學術成就,在岩下明裕看來,袁專注於學者工作,並跟曾參與的政治運動有所區隔。

雖然岩下明裕曾聽袁克勤說過因「六四」無法回中國,但中國在 2010 年前後、胡錦濤擔任中國國家主席期間,曾有一段政治環境相對現在習近平掌權來得開放、緩和的時期,就他所知,袁克勤後來有在中、日兩國間往返,其中包括為了北海道教育大學而前往中國招生的公務。

中國沒承認抓人、沒公佈罪名 親友多方打探才知袁克勤遭控「間諜」

對於袁克勤「被失蹤」,岩下明裕指出,他和幾位學術界同僚是在袁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音訊後,開始警覺到可能是遭到中國政府抓捕。後來他們擬定緊急聲明、展開連署,要求中國政府提出說明,但官方都沒發表正式消息、也沒做出回應。直到今年 1 月,袁克勤家人跟中國官方交涉才得知他是遭到政府抓捕、原因跟涉及「間諜」活動有關,但官方還是沒有正式說法。

岩下明裕指出,他們請求日本政府協助救援袁克勤,但政府的回應是,因為袁克勤和妻子都是中國籍、是中國人在中國被捕的案件,日本政府不能也不會有所動作。

對於袁克勤任教的北海道教育大學,岩下明裕則感到心寒。他指出,袁克勤去中國,雖然是參加母親喪禮,但也包含招生公務。袁克勤被抓捕後,岩下明裕表示很多日本學者都參與救援運動,但北海道教育大學沒有召開記者會也沒公開相關資訊,「這是可恥的事情」。

<strong>岩下明裕為救援袁克勤,發起網路連署。(圖片來源:救援連署網頁截圖)</strong>

岩下明裕為救援袁克勤,發起網路連署。(圖片來源:救援連署網頁截圖)

旅外學者回中國頻傳被捕 岩下明裕:國安搶業績、「鬥爭」文化所致

對於袁克勤被抓捕、目前消息顯示是涉及「間諜」活動,岩下明裕表示,單純就袁克勤的狀況來看,幫忙救援的日本同僚都無法理解他為何會被抓捕。但以近年來說,陸續有多位在日本任教的中國籍學者曾在回中國的時候遭到抓捕、後來遭到釋放,去年 9 月更曾發生北海道大學日本籍歷史學者岩谷將受邀到中國參加學術活動、卻遭中國國保人員逮捕,拘留 2 個月才遭釋放。岩下明裕認為,中國抓人範圍已從旅外中國籍學者擴大到外國人,因為中國想營造「不管你是中國人或外國人、有沒有涉及政治活動,只要踏進中國,我就有能力抓你」的氛圍。

岩下明裕指出,中國自習近平上台執掌大權後,各方面自由都急速緊縮,在這個背景下,當局管不到的,就是人在國外的學者。中國政府為了將管制力量伸進國外、特別是學術機構,開始針對三種人增強壓制的力量,包括:中國國內跟外國有所聯繫的學者、人在國外的中國學者、從事「中國研究」的外國籍學者。

岩下明裕指出,中國接連針對旅外中國籍學者、外籍學者進行抓捕,最讓人感到異常的現象,就是被抓捕的學者中,甚至包括部分長期支持中國政府、積極配合官方的人,讓人無法理解。

對這樣的異象,岩下明裕認為,這顯示雖然中國有對外擴散影響的大戰略方向,但看來似乎不是以完整的策略在執行,在很多官方單位都搶著做出「績效」下,就可能出現亂抓人的現象。譬如袁克勤是在吉林省長春市遭到抓捕,可能就是長春市的中國國安部門獨斷獨行的結果。

岩下明裕也指出,中國政府用抓捕監禁來製造恐嚇,並不是近幾年才發生的事,還需要放到這個國家的「鬥爭」文化來理解。岩下明裕舉例表示,15 年前他曾聽過中國某學術單位副所長因為想得到所長的職位,就去向國安部門舉報所長,導致所長因至少必須受到調查而被拔官,副所長因而得以升官。他認為,中國本來就有「舉報文化」,加上長期對外國不信任,跟外國有往來的記錄很容易被當成「黑資料」、被有心人拿去舉報並從中獲得好處,這可能也是袁克勤遭到抓捕的原因。

<strong>旅日中國學者袁克勤獨照(圖片來源:臉書)</strong>

旅日中國學者袁克勤獨照(圖片來源:臉書)

中國強推「中國式規則」介入國際交流 各國團結才能阻擋中國

岩下明裕認為,中國增強監控、管制、抓捕關押學界人士,為的是要透過干預和威嚇,在已經受國際普遍承認和接受的學術自由準則以外,建立一套「中國基準」的運作模式,強化控制的力量。而這個做法,現在也已出現成效。

以 2013 年、活躍於日本社會的旅日中國籍學者朱建榮回國遭捕案例(註:後於隔年 1 月獲釋),岩下明裕指出,當時這位知名學者在中國被捕、日本國內卻沒有學者願意出聲救援,他去詢問學界人士為何不展開營救,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擔心觸怒中國政府、如果有動作反而可能造成朱建榮陷入困境。但在岩下明裕眼中,他認為部分學者不願伸出援手更可能是因為擔心自己在中國研究的資源、資料就此斷線,甚至自己可能就是下個被捕的人,這顯示中國的抓捕,「非常成功地擴散了寒蟬效應」。

為了救援袁克勤,岩下明裕除了在網路上發起連署、也向國際學術社群求助。他表示,今年 1 月他參加國際學術論壇時,就向現場報告袁克勤的事件,並藉此向韓國學者強調,或許韓國現在看來跟中國關係很好,「但他們今天抓日本人、明天就會抓韓國人」。岩下明裕也指出,中國不理會學術自由、國際交流準則,硬要建立一套以中國為基準的運作模式,相信臺灣人對此也有體會。他強調,這樣的「中國崛起」對世界各國的人都有影響,只有各國團結起來對抗,才能阻止中國不會停止的擴張野心。

特別感謝臺灣旅日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許仁碩協助口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