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驕傲的中國人臺灣零戰力 台教會嗆舔共退將別領臺灣 19 萬月退俸

發佈時間10/6/2020 10:17:15
最後更新10/7/2020 10:07:14

退將、前陸軍總司令陳廷寵日前發表「臺灣戰力為零」、「我是中國人」等舔共言論,唱和中國統戰。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今(6)日出席台教會「拒養媚中退將」記者會,針對退輔會主委、前國防部長馮世寬竟回應:「不要聽、不要理他」就好。他氣炸痛罵,退輔會一定要處理,不該繼續養這款退將。台教會代理會長陳俐甫要求,臺灣人有拒付這些舔共退將 19 萬月退俸的權利。他也嗆曾自稱「我是中國人,是驕傲象徵」的陳廷寵,別一邊獻媚親中,一邊踐踏臺灣人,若真的有志氣、是「驕傲的中國人」,幹嘛領我們這些臺灣賤民的稅金?

台教會「拒養媚中退將,抗共全民皆兵」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台教會「拒養媚中退將,抗共全民皆兵」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陳柏惟表示,陳廷寵參加過 823 砲戰,卻從 2008 年一直唱和中國統戰言論,包括認為一個中國是未來的發展、被統一臺灣才會好。甚至大肆參加中國統戰活動,逼得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出來「拜託」他別再發表政治敏感言論。

陳柏惟指出,目前他辦公室聯絡國防單位對陳廷寵事件的相關處理,退輔會主委馮世寬表示:「不要聽、不要看、不要理他就好。」國防部認為教育要加強,陸軍官校則還未回覆。

陳柏惟嚴正提醒,屢屢發表統戰言論的陳廷寵,這輩子已經領了超過六千萬的退休俸,未來還繼續要領。針對退輔會消極處理的態度,他認為退輔會存在意義就是輔導退休將官,這些將領不是退休就沒事、可以亂講話。

陳柏惟質疑,陳廷寵身為參加過 823 砲戰的人,對那個曾打你飛彈的,現在卻覺得和他統一不錯,頭腦不是怪怪的嗎?陳廷寵批總統蔡英文「無知無智」,但陳柏惟認為,一個退休將領會說國軍戰力是零才是「失智失職」。他指出,若失職要抓去關、失智就抓去長照,不管怎樣退輔會都一定要處理,中華民國不該繼續養這種退將。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攝影/廖昱涵)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攝影/廖昱涵)

面對舔共退將層出不窮,難道無法可罰?陳柏惟指出,目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33-1 條,規範若和中國政治組織從事影響國安的政治合作可以處罰。但可惜陸委會從來沒有罰過,因為經過函釋提及,所有政治合作要有主觀配合行為、雙方同意,還要有被動的分工合作,所以從2014 年至今從未處罰過。他認為,這個法律該怎麼落實,是未來目標。他目前也與民進黨籍立委王定宇提出代理人法 2.0 版修法,將揪出特定公職唱和中國行為,要求需要受到一定程度檢視及約束。

律師黃帝穎也指出,去年修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9-3 條,讓退將不能去中國聽訓、傷害國家尊嚴。但修法後,這些舔共退將不去中國,在臺灣同樣發表舔共言行,卻無法可罰。

黃帝穎呼籲,現在的紅色滲透,只要透過網路、媒體,可以在任何地方發表傷害國家尊嚴言論,應該趁陳廷寵事件修法補強。他指出,全球都知道區域和平穩定是靠一定的國防和武力,但如果臺灣人被「戰力為零」的心戰導致喪失作戰意志,憑什麼要其他國家無條件來幫我們防衛?

台教會代理會長陳俐甫指出,這些將領是「國家終身養」的概念,不僅享受退休俸,無論死亡或生活需要都有國家照顧,像是水電半價、眷舍、葬儀服務,但卻有人一邊領人民的血汗錢,一邊舔共。他無奈表示,這些舔共退將也不是第一天口出唱衰臺灣言論,但近來兩岸局勢緊張、國際局勢改變,這對民心士氣和國防尊嚴的傷害不同以往。

陳俐甫呼籲,國防政策除了採購武器外,體制上是否有調整必要?因為即使有戰力,但沒有作戰意志,這樣會真的成為陳廷寵所說的「戰力為零」。

退將陳廷寵曾與現任國民黨籍立委吳斯懷一起赴中國聽習近平訓話,又屢屢附和中國統戰言論。台教會痛批,「叛將」竟然還能領由臺灣納稅人的血汗錢,一個月高達 19 萬(圖片來源:沃草 YT)

退將陳廷寵曾與現任國民黨籍立委吳斯懷一起赴中國聽習近平訓話,又屢屢附和中國統戰言論。台教會痛批,「叛將」竟然還能領由臺灣納稅人的血汗錢,一個月高達 19 萬(圖片來源:沃草 YT)

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表示,這些退將都是中國「認知作戰」的受害者,才會掉入反戰和假和平論述。而現在共機不斷繞臺,正是認知作戰的具體操作劇本。用小兵力觸發媒體的機械式反應,希望對臺灣產生制約。

「七分政治,三分軍事」蘇紫雲強調這向來是中共操作慣例,只是現在更為細緻,所以才有進一步的反戰、假和平戰論述要摧毀臺灣心防。他認為,臺灣已歷經七次民選總統,民主韌性越來越強,也象徵有正當化、合法化的政權。他贊成任何想要用武裝手段摧毀中華民國的論述,應有相當規範。

提到臺灣戰力問題,曾負責過招募工作的淡江大學歷史系兼任助理教授鄭睦群表示,役期長短不是問題,而是有沒有妥適教育。過去一年役期也是有很多拔草兵、打掃兵,所以役期不是重點,該給他們怎麼樣的精神生活才是解方。

陳俐甫最後表示,美軍前幾年已廢除刺槍術,趨向去除體力活,改以腦力及科技作戰為主,也有越來越多女性從軍。他認為世代和性別的轉變,應該反映在國家軍事人力資源能力上,應趁機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