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性平會竟藏多名反同委員 議員林穎孟批北市府想告訴大家我們就反同

發佈時間5/12/2020 10:17:09
最後更新5/12/2020 10:17:12

台北市政府近日公布新一屆性別平等委員會名單,其中多名委員曾發表反同言論,被質疑不適任。今(12)日台北市議員包括歡樂無法黨籍邱威傑、無黨籍林亮君、時代力量籍黃郁芬及林穎孟,社民黨籍苗博雅、民進黨籍吳沛憶及王閔生與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痛批遴選過程黑箱,甚至還選出多次語出歧視性言論者,要求市府撤換不適任委員。林穎孟指出,名單內的勞動局長陳信瑜過去是反同大將,其餘也有高達五名委員包括高松景、張文昌、陶蓮生、葉阿松、鍾宛蓉等人有過反同發言,完全不符合遴選辦法中具備性別平等意識的前提。她痛批:「台北市想要告訴大家,『我們就是反同』!」

身為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的時代力量籍北市議員林穎孟(攝影/廖昱涵)

身為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的時代力量籍北市議員林穎孟(攝影/廖昱涵)

日前爆出爭議的兩名團體代表高松景、張文昌,不僅都來自同一個團體「台灣性教育學會」,並曾語出:「應給孩子正確的『兩性教育』而非讓多元性別的社會尊重無限上綱」、「同志教育有待商榷,同志是個人需求,要讓學生了解同志還要討論。」等歧視性言論。兩者更是從第三、四屆就蟬聯至今的「萬年委員」,讓社民黨籍市議員苗博雅酸:「好像台北市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是不能沒有他們!」

今日北市議員邱威傑、黃郁芬、林穎孟、苗博雅、林亮君、吳沛憶、王閔生及彩虹平權大平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等民間團體一起召開記者會。呼籲撤換不適任委員,利用直播和會議記錄建制公開透明的委員會。

網紅呱吉、歡樂無法黨籍市議員邱威傑表示,在決定性平教育委員會的成員,會經歷三個過程,第一個是各單位推薦、第二個是遴選委員會審查、第三個是市政府確認公布。他認為,這三個過程都應該要有機制,可以讓不適任成員可以被淘汰,但目前退場機制形同虛設,要在非常極端的情況下才會構成。

時代力量籍議員林穎孟痛批,她去年曾質詢教育局長,當時教育局長拍胸脯保證說,委員的資格需要具備性別平等專業意識,這是明文規定。她希望,教育局長應實踐過去承諾,首先撤換這幾個不適任的委員,包括勞動局長陳信瑜在內。

身為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一員的網紅呱吉、歡樂無法黨籍北市議員邱威傑(攝影/廖昱涵)

身為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一員的網紅呱吉、歡樂無法黨籍北市議員邱威傑(攝影/廖昱涵)

北市府性平教育委員會 遴選過程、會議內容充滿黑箱

時代力量籍議員黃郁芬表示,在去年就已經有提案並由市議會通過,性平教育委員會的委員名單公佈的時候,遴選委員的名單應該同步公開,且委員會議紀錄應該要做逐字紀錄並且公開。但到現在為止,遴選小組名單一樣還沒有公開、一樣是黑箱作業,這件事情充分展現台北市政府視市議會的決議如無物。

無黨籍議員林亮君也向柯文哲喊話,柯曾在 2018 年的政策白皮書內提到:希望由公而私建構一個多元性別友善的環境,不以性別作為二元的區隔。林亮君質疑,到底是誰縱放這些反對性別平等的委員進入到委員會?她認為柯文哲身為市長,也是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的主委,必須負起政治責任、汰換不適任的委員。

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成員、無黨籍北市議員林亮君拿出柯文哲 2018 年政策白皮書中性別友善篇章,要求柯負起政治責任、汰換不適任委員(攝影/廖昱涵)

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成員、無黨籍北市議員林亮君拿出柯文哲 2018 年政策白皮書中性別友善篇章,要求柯負起政治責任、汰換不適任委員(攝影/廖昱涵)

社民黨籍議員苗博雅指出,性平教育委員是一個非常神祕、黑箱過程,根本不知道這些委員是由誰選出來。他分析,過去好歹還有一個所謂由「市府高層所勾選」,所以還知道要找市長、副市長或教育局長負責。但現今採用所謂「遴選委員」,原本該負責的人把責任推卸給這九人小組。而且為什麼要三個多月後才公布?到底是什麼樣的機密?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主任鄭智偉也指出,過去他曾擔任北市府女性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對於此次事件感同身受。因為當時按照法律,每次開完會之後應將會議記錄上網,但卻永遠都看不到。此外,某一些委員之前講的歧視言論,在後來的紀錄內竟然被改掉了,原來是每一次的會議記錄都會交給委員去做「調整」。他痛批這真的非常荒謬,在一個正式的政府的會議裡面,所講的話竟然可以在事後做調整?

針對退場機制,苗博雅也指出,他在第一會期質詢時點名有性平委員涉嫌人口販運、仲介非法打工,正在被檢調調查中,獲得教育局長承諾會盡速處理。但結果上會期,這委員仍然在委員會內。他質疑,就算做再離譜的事情,教育局根本沒有辦法讓他退場。這是一直強調公開、透明的柯市府除能夠接受的嗎?

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成員、社民黨籍北市議員苗博雅(攝影/廖昱涵)

台北市促進性別平等連線成員、社民黨籍北市議員苗博雅(攝影/廖昱涵)

彩虹平權大平台執行長呂欣潔強調,歧視言論不是多元。歧視言論是會傷害台灣的下一代,絕對不是多元言論、尊重多元言論的一部份。

呂欣潔指出,其實上次公投的期間,發現各種反同團體會利用很多不同的方式來阻止性別平等相關議題的討論,也進行非常多不當的干預。像是在公投期間,成立了假的反對性平公投的辦事處,限縮公共議題當中支持同志跟性別平等的發言空間。

性平教育在公投後大受打擊 基層盼專業性平委員協助

由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組成的民團、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的主任高芷涵表示,從 2018 年的反性平教育公投以來,性平教育的推動變得越來越困難。有許多老師為了避免去觸碰爭議,對於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等內容變得不敢教,甚至不願意教。

高芷涵指出,同時也有一些教科書出版商收到家長、團體為名的反同團體的壓力,把相關的教材內容給刪掉。她質疑,那校園中同志學生們的處境怎麼辦?性霸凌防治成效越來越低落又怎麼辦?

高芷涵呼籲,這些教育現場的困境,真的非常需要台北市政府性平教育委員會政策的擬定,而且必須要落實執行。這些都是性平教育委員會應該要負起的責任和義務,需要真正有性別意識的委員一起合作才有辦法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