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黨籍立委林昶佐修憲太難不如直接制憲臺灣人還要撞牆幾年才會想通

發佈時間9/10/2020 10:31:19
最後更新9/10/2020 10:31:19

「《憲法》的問題,其實制憲才能徹底解決。」無黨籍立委林昶佐開門見山的在專訪中對《沃草》表明立場。面對即將登場的修憲委員會,《沃草》專訪提出加入「人權清單」修憲案的林昶佐。他表示,當臺灣越來越登上國際舞台,臺灣混在 ROC、PRC、Taiwan 這堆名字中,自己也會覺得礙虐(gāi-gio̍h),要從臺灣角度立個新憲比較好。但林昶佐明白,目前政治現實就是修憲,臺灣人可能還要「撞牆」幾年,才會想通修憲太難不如直接制憲。他也期待,除了 18 歲公民權的共識外,修憲委員會必須將《憲法》問題盤點、討論清楚,藉此讓臺灣人有想像下一步的依據。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表示臺灣混在 ROC、PRC、Taiwan 這堆名字中,自己也會覺得礙虐(gāi-gio̍h),修憲不如直接制憲更治本(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表示臺灣混在 ROC、PRC、Taiwan 這堆名字中,自己也會覺得礙虐(gāi-gio̍h),修憲不如直接制憲更治本(攝影/廖昱涵)

林昶佐表示,修憲重點不外乎在國家正常化、廢考監、18 歲公民權、修憲門檻降低。但他也坦言,即使這些問題全都改掉,對他而言仍不是個正常的《憲法》,還是要從臺灣的角度立一個新憲法比較好。他笑說,也許等過了 10 年、20 年後,才終於發現這樣子比較不浪費時間。但回到現實,既然現在政治氛圍就是修憲,自己身為立法委員的職責,就是在崗位上把事情做好。

除此之外,林昶佐也另提「人權清單」的修憲提案,認為這是在公民權、修憲門檻等議題中的漏網之魚。他表示,過去像是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擔任立委時都有提案過,他接續把這幾年的專家學者意見納入。林昶佐指出,過去每次遇到人權相關爭議時,往往就要找上大法官解釋。而近來相關的釋憲結果,也都是往符合現代人權的角度去解釋,那乾脆就把具體條文列《憲法》裡,讓基本人權都受到保障。

「我個人認為不可能全部都在這個階段能完成,」林昶佐坦言,即使現在社會對於 18 歲公民權的共識極高,但目前修憲要立法院1/4提案、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還要選舉人過半數同意,相當於 965 萬人出來投同意票,還是極具挑戰。他表示,沒辦法推過的修憲議題,應該要趁這幾個月的時間好好討論,至少要讓臺灣人知道《憲法》的問題到底在哪。

林昶佐呼籲,這次難得的修憲委員會,朝野各黨也要盡量討論。不然到最後一直在講 18 歲公民權和門檻這種爭議不大的,其實沒什麼好討論。不如把國家正常化、廢考監、人權清單等等所有《憲法》問題都討論一輪,也能在立法院公報上樓下紀錄。未來若我們要進入下一步的修憲,或人民在討論修憲時都會有所本,等於累積修憲議題的討論深度。「不然什麼時候會沒事跑去討《憲法》對不對?」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這次提出「人權清單」修憲案(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這次提出「人權清單」修憲案(攝影/廖昱涵)

《憲法》的大中國框架連累臺灣之深,長期待在立院外交與國防委員會的林昶佐很能體會。他表示,在推國家正常化,當然從《憲法》、行政、立法各種不同層級都可以去推,但有蠻多問題追根究底還是出自《憲法》。他舉例,即便總統蔡英文執政邁入第五年,很多外媒在報導臺灣跟中國的爭執時,還是會把臺灣當成是要爭「一個中國」。「那這不就是源自於《憲法》問題?」林昶佐不諱言,大家能在行政機關的實際作為上,不斷去檢視大中國框架問題,但事實上,根本解決之道還是處理《憲法》。

林昶佐也以近來社會十分關注的「護照」為例,他指出其實法律沒有規定英文國名是「Republic of China」,護照的英文是能自己決定的。但追根究柢,《憲法》如果有處理好,就沒有中華民國,也就沒有這個翻譯的問題存在。

「我看大概走個一、二十年,最後臺灣人會主張還不如制憲好了」林昶佐說,因為這會是未來越來越困擾臺灣人的問題。他表示,以前臺灣走不出國際就算了,頂多是國人出國旅遊有點麻煩。但現在國際上開始重視臺灣,事情開始變得不一樣。像是先前捷克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搭機來臺訪問,飛機上卻令人尷尬的寫著「China Airline(華航)」。

「當我們開始在國際之間的交往越多,然後我們混在 ROC、PRC、Taiwan 這堆名字中,我們自己也會覺得礙虐(gāi-gio̍h)。」林昶佐希望,即便國家正常化這件事,相信在這次修憲很難和中國國民黨有個共識,但他仍期盼在修憲委員會討論中,讓大家好好講清楚《憲法》哪些條文有問題?

「如果最後只剩中國國民黨的人反對,那也很好啊!」林昶佐認為,討論完《憲法》中的荒謬後,然後反對者說清楚為什麼反對,也至少對社會有個交代。他表示,這次修憲委員會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把《憲法》所有的問題都清點一遍,最後負責任提出一個有可能過關的版本。至少我們這屆立法院留給未來、下一屆的國會留下個紀錄。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希望這次修憲委員會的討論和問題盤點,能留給臺灣未來下一步的藍圖(攝影/廖昱涵)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希望這次修憲委員會的討論和問題盤點,能留給臺灣未來下一步的藍圖(攝影/廖昱涵)

「我們可能沒辦法各個方向全部都推過去,因為過去的人把它弄很爛,但是我們可以點出臺灣現在最根本的問題點,這就已經阿彌陀佛了。」林昶佐笑說,這也是給大家一個「撞牆」的依據,說不定臺灣人撞個一、二十年後,終於發現之前定下超高修憲門檻的人到底在搞什麼?根本就不可能修憲嘛!那時的臺灣就可以來想像下一步。

林昶佐認為,目前修憲門檻太高,等於讓過去制定《憲法》那群人的民意,一直不斷壓抑現在最新的民意,十分不合理。但他也期待,18 歲公民權的修憲案的高度共識,有機會衝破公民投票的門檻,如此能夾帶著包括修憲門檻降低、人權清單其他議題一起通過。

但最後如果因為政治現實考量,像是 2015 年中國國民黨強烈要求要將 18 歲公民權和不在籍投票綁在一起,導致修憲破局。林昶佐主張,即便如此 18 歲公民權應該還是要在法律層次上討論。他指出,臺灣已是世界上少數 18 歲還不能投票的國家,問題還是要去面對、處理。

對於考監院存廢,林昶佐認為,除非中國國民黨真的支持,那廢考監就有機會在這次修憲通過。而他觀察,人民其實沒有特別展現出支持或是反對廢考監的態度,但「酬庸」這種形象在每一次提名都要重新吵一次的話,這種制度性改革是可以推進的。

即使心知肚明可能憲政的改革無法一次到位,林昶佐也不表灰心。他表示,要遇到修憲委員會對立委而言是難得的機會,可以幫臺灣人盤點這個根本大法的問題。本來想要形容這是「躬逢其盛」的林昶佐想了一下笑說:「這不能說躬逢其盛,因為解決的那一年才真的是躬逢其盛。看來是 20 年後吧?我都 60 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