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時期也有這樣的台大教授冒死營救政治犯撰寫台獨文宣的激進歷史學者鄭欽仁

發佈時間2019-5-7 09:28:30
最後更新2019-5-8 03:53:27
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在威權時期利用攻讀博士的機會冒死攜帶政治犯名單出國試圖營救他們,在日本也加入台獨組織,學成後沒有留在日本,選擇回到台大任教。攝影/薛翰駿。

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在威權時期利用攻讀博士的機會冒死攜帶政治犯名單出國試圖營救他們,在日本也加入台獨組織,學成後沒有留在日本,選擇回到台大任教。攝影/薛翰駿。

現年83歲的台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是中國魏晉南北朝史的專家,儘管專研的題目是中國史,他卻長期關心與投入臺灣的民主與建國運動,曾經擔任台權會和台教會的會長。他在32歲時利用以台大正式職員助教身份赴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博士的機會,攜帶三百多位政治犯的名單到日本,希望能營救他們,到日本後不但簽名加入台獨組織,甚至幫日本同志撰寫台獨文宣,這在威權時期都必須抱著準備赴死的勇氣,鄭欽仁仍義無反顧的投入。

今年是「四六事件」70週年,台大歷史系學生會今年舉辦一系列活動探討戒嚴時期的校園氣氛,上月26日也邀請鄭欽仁座談,分享戒嚴時期他在校園求學與任教的經驗。活動同時也邀請臺大歷史系博士、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及對政治檔案相當熟悉、在國史館工作的博士生吳俊瑩與談,座談由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

周婉窈表示,戒嚴是一個怎樣的時代?除了學生監控、檢舉同學、老師之外,簡單來說就是「禁禁禁」。對學生最大的影響就是學生沒書可讀,如同在「台大哲學系事件」受迫害的李日章老師所說的,「整個島嶼被封鎖,資訊經過黨國篩選、變造,再配給給你」。

周婉窈指出,在那樣的時代,鄭欽仁老師卻非常願意為臺灣犧牲。除了利用出國攻讀博士的機會,冒死攜帶政治犯名單到日本,以求能夠營救他們外;有一位如今還健在,非常熱衷協助臺灣人追求民主與獨立的日本人小林正成,他1971年到臺灣發送台獨宣傳單與印有獨立臺灣標誌的貼紙,小林不通中文,傳單是請臺灣友人來幫忙寫,除了其中一小段是張國興所寫之外,主要的內容都是鄭欽仁所寫。「這在當時可是要殺頭的事情」。鄭老師常常強調我們要「智取」,像是他取得東大博士學位之後還是回臺灣,就是要和國民黨鬥智,如果留在日本不回來,正好落實他們的懷疑,回來的話反而沒事。

1991年12月23日出刊的美國雜誌《新聞週刊》(Newsweek)刊登鄭欽仁的訪問,鄭欽仁被稱為「激進的歷史學者」(Radical historian)。圖片/鄭欽仁提供。

1991年12月23日出刊的美國雜誌《新聞週刊》(Newsweek)刊登鄭欽仁的訪問,鄭欽仁被稱為「激進的歷史學者」(Radical historian)。圖片/鄭欽仁提供。

鄭欽仁分享時提到,他回國後同事蔣孝瑀給他一個建議「你研究室門不要關,講話外面都要聽得到,這樣你比較安全」,「所以我就聽他建議,我研究室的門永遠都是打開的,從來不關」。他也提到,他當時為了研究訂購了一套要價不菲的日本「亞細亞歷史事典」,一套一共有十本,寄送入關後卻被警總沒收了六本裝的那一箱,理由是說裡面有提到毛澤東。他請了很多人去了解,最後連當時的教育部次長都說沒辦法要回來,「有人要你這部書啊」,當時竟然連一個教育部次長都沒有辦法應付警總濫權。最諷刺的是,「有提到毛澤東那部分是在我手上那四本,根本不在那六本裡面」。

他也分享,1979年美麗島事件前,中國國民黨在準備大肆鎮壓黨外人士前,先濫用公權力動員全國大專院校教師聯署「反共愛國自強團結宣言」。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2月10日,但12月8日的時候中國國民黨已經起草好宣言要大專教師簽名,「當時吳密察(前任國史館館長,現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當時擔任歷史系助教)拿給說這個給我,說系主任說不能不簽,我就跟他說當作我沒看到」。後來系主任孫同勛自己打給我,也說這個東西不能不簽,我想了想跟他說「他們寫得不好,要弄我們自己來寫一個」,對方才作罷。

鄭欽仁表示,除了發動大專教師連署的時間點,宣言的內容提到「我們應該、只能採取某些措施」的用詞也可以知道,當時中國國民黨早就很有計畫的要鎮壓,根本不是什麼他們所宣傳的「先暴後鎮」。當時全國一共有10228個大專院校教師簽署,後來16日刊載在報紙上,他和李永熾是系上唯二沒有連署的教師。

他也提到,1976年時,蔡懋棠有一天給了他白雅燦當時批評蔣經國的文宣(白後來因此被判無期徒刑,關了12年才在黨外人士奔走下獲釋),當時的同事、台大歷史系的徐泓也有收到,「隔天徐泓來跟我要文宣,說這個有問題,我還到家裡拿給他」、「為什麼一個教授可以做這個事情?他是以什麼身份來跟我要?」、「學者很多事情是要有良心的」、「到現在他都還是很出名的教授,前幾年還出來反對教科書加入臺灣史」。

吳俊瑩分享時以「政治檔案中的鄭欽仁」為題,秀出許多當時情治單位檔案中記載的鄭欽仁,指出鄭欽仁老師其實早就已經被情單位鎖定。吳俊瑩感嘆,若不是留學日本,要是當時人在臺灣,鄭老師還有辦法在台大教書嗎?鄭老師真的是很有勇氣,我們從檔案看到的鄭老師,「真的是很險啊」。

周馥儀則表示,自己過去讀高中、90年代時會在報紙上看到鄭老師寫一些很硬的文章,通常會把鄭老師跟建國黨連結在一起。她表示,從鄭欽仁老師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在戒嚴時期,一個知識份子、歷史學者要怎樣去突圍。回到現在,現在大家除了上街頭,很多事情的本質是什麼,其實也都是需要去論述、去梳理的,知識怎麼成為一種行動的力量?這都是我們要從鄭老師身上去思考的。

活動也邀請臺大歷史系博士、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左一)及對政治檔案相當熟悉、在國史館工作的博士生吳俊瑩(左二)分享,並由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右一)。攝影/薛翰駿。

活動也邀請臺大歷史系博士、前彰化縣文化局長周馥儀(左一)及對政治檔案相當熟悉、在國史館工作的博士生吳俊瑩(左二)分享,並由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右一)。攝影/薛翰駿。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