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臺灣港人鍾慧沁自辦六四晚會香港悼念活動被禁有責任繼續點亮紀念燭光

發佈時間6/4/2020 01:51:47
最後更新6/4/2020 07:53:03
<strong>香港人鍾慧沁去年入籍臺灣,目前在台南經營餐廳。長期關心民主運動的她,經常在店裡舉辦關於香港的活動,希望能讓更多臺灣人了解香港真實現況。(攝影/蕭長展)</strong>

香港人鍾慧沁去年入籍臺灣,目前在台南經營餐廳。長期關心民主運動的她,經常在店裡舉辦關於香港的活動,希望能讓更多臺灣人了解香港真實現況。(攝影/蕭長展)

香港自 1990 年起每年都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今年被港府以疫情「限制聚集」為由,禁止舉辦。這項決定引發各方譁然,也讓去年入籍臺灣、在臺南經營餐廳的香港人鍾慧沁,秉持反送中運動「無大台」精神,自主在臺北籌辦六四紀念晚會。鍾慧沁接受《沃草》專訪指出,香港人為悼念六四死難者,每年舉辦紀念燭光晚會,也是藉由一年一度的聚集,延續當年「抗爭」爭取民主自由的重要象徵意義。今年香港禁止舉辦紀念活動,鍾慧沁希望透過在臺灣舉辦晚會,悼念六四並凝聚聲援香港當前民主運動的力量,向祭出「港版國安法」企圖全面壓迫香港的中共傳達「You can’t kill us all」的強烈訊息。她強調,「我做為一個香港人,有責任把燭光接過來臺灣,繼續點亮」。

這場名為「遍地燭光悼六四」的紀念活動,是由鍾慧沁發起,加上部分臺灣公民團體的成員自發協助籌備,預計於 6 月 4 日晚間,在台北市自由廣場舉行。鍾慧沁指出,這場活動秉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無大台」精神,不預先安排知名人士出席講話,而是廣邀想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想聲援當前香港民主運動的民眾,到場點起燭光用唱歌、自由表達感想與看法的方式,一方面悼念 31 年前六四死難者,也對仍在抗爭但面臨「港版國安法」強大壓力的香港民主運動,傳達來自臺灣的支持、聲援力量。

「我做為香港人,有責任把紀念燭光在臺灣點亮」

日前,香港警方以疫情期間施行禁止 8 人以上聚會的「限聚令」為由,首次對 1990 年以來每年都會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舉辦的六四紀念燭光晚會,發出反對通知書,是這場活動舉辦 30 年來,第一次被香港當局下令禁辦。因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5 月下旬才剛通過被視為撕毀「一國兩制」的「港版國安法」,香港當局禁止今年六四活動的作法,外界普遍認為並非只是因為疫情下「限聚令」這項單純理由,而是進一步限縮香港自由的措施。

隨著中國強推的「港版國安法」步步進逼,鍾慧沁指出,原本就預期往年都會在維園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可能被禁辦取消,現在看來,香港人更可能面臨連只是自行在住家大樓外點蠟燭紀念都會遭到恐嚇和禁止的處境。做為關心民主的在臺港人,鍾慧沁看到香港當前局勢,加上近期在臺灣也遲遲未見將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的消息(註:後來臺大、政大校內都有相關活動),她在和幾位同樣在臺的港人朋友聯繫、討論後,決定自發舉辦紀念晚會。

<strong>自 1990 年起,香港人每年都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六四紀念燭光晚會,但今年六四 31 週年紀念活動,卻遭港府以防疫為由禁止舉辦。圖為 2015 年香港維園六四晚會。(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Exploringlife/授權:CC BY-SA 4.0)</strong>

自 1990 年起,香港人每年都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六四紀念燭光晚會,但今年六四 31 週年紀念活動,卻遭港府以防疫為由禁止舉辦。圖為 2015 年香港維園六四晚會。(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Exploringlife/授權:CC BY-SA 4.0)

鍾慧沁表示,想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純粹就是憑著如果臺灣沒人舉辦,她就用自己名義發起,這樣單純的念頭,「就算只有十個人來,跟大家圍在燭光前唱歌、紀念六四、聲援香港,這樣的畫面,對我來說很重要」。藉由這場活動,她更期盼能傳達香港每年舉辦六四紀念晚會,還有近年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這些港人民主行動所承載的重要意義。

鍾慧沁指出,香港每年都舉辦六四紀念晚會,不只是為了悼念當年死難者,更是具有強烈象徵意義的抗爭行動。她說,「香港每一年都在辦,就是要告訴中國政府,就算你打壓中國內地,我們在香港都要一再提醒你,你殺死自己的國民卻不承認,還有你是獨裁政權的事實,我們就是要每年喊出,『結束一黨專政』、『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這些口號」。既然今年香港無法舉辦,「那我們就在臺灣喊,就算可能只有十個人喊,那又如何?從抗爭來看,每個人只要有主動性,這個就是力量」。

透過把每年出現在維園的紀念燭光、抗爭意義凝聚在台北街頭重現,鍾慧沁強調,不論到時候來的人是多是少,重點在於告訴中共,「You can’t kill us all」。現在香港被禁止、無法舉辦紀念活動,「我做為一個香港人,就有責任把燭光接過來臺灣,繼續點亮」。

六四是「他國事務」?中國沒有民主、全世界都受難

然而,無論在香港或是臺灣,對於 1989 年發生的六四大屠殺,都存在著認為那是「他國事務」,為何需要費心舉辦紀念活動的質疑聲音。鍾慧沁指出,在她籌辦紀念活動的過程中,在網路上宣傳活動的貼文底下,也有不少質疑為何要在臺灣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的留言。對於這些質疑,她說,「我只想問他們,當你知道有一個國家,為了維持獨裁殘害自己的人民,常年用暴力施壓受難家屬,不准他們發聲,任何人想要紀念死難者,也無法在這個國家裡表達,這是件對的事情嗎?」。

<strong>鍾慧沁去年獲得臺灣國籍成為國民,但仍十分關注香港民主運動及當前局勢,並以自身力量,努力喚起臺灣人珍惜民主自由的權利。(攝影/蕭長展)</strong>

鍾慧沁去年獲得臺灣國籍成為國民,但仍十分關注香港民主運動及當前局勢,並以自身力量,努力喚起臺灣人珍惜民主自由的權利。(攝影/蕭長展)

鍾慧沁表示,追求自由、民主這些普世價值,不應該只關心自己國家的事情,更要培養同理心,「你今天覺得,那是別國的事情,不需要關心和支持,那憑什麼你要在自己國家裡追求普世價值,別人就需要來挺你?」。她進一步指出,對臺灣人來說,中國是「壞鄰居」,且內部還有很多人追求跟這樣的國家「統一」;對香港人而言,以法理角度來說就是「屬於中國」,如果中國一直無法走上民主化的進程,不只臺、港受影響,以中共現在亟欲向外侵蝕各個民主國家體制的擴張步伐,全世界都將受難。

基於認為六四是應該受到普遍關注、紀念的歷史事件,鍾慧沁指出,這也是她會選擇在自由廣場這個公共空間舉辦晚會的原因。對她而言,一方面是去年在臺灣,就是在自由廣場參加公民團體舉辦的六四紀念晚會,加上這裡本來就是臺灣歷史上爭取民主自由的重要地點,跟香港維園有著很類似的象徵意義。再來是自由廣場人來人往,如果有人路過、好奇問起這場活動是關於什麼事情,她也準備好了文宣,可以讓更多人了解,當時六四到底發生什麼事。

鍾慧沁強調,「六四那年,我才十六、七歲,這件事啟發我對民主自由的想像,也讓我深刻了解,真的是需要用生命,爭取這些權利。我有責任,把這樣的訊息傳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