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228與圖博310抗暴的啟示和中國談和平就是邁向屠殺

發佈時間2019-3-9 16:37:22
最後更新2019-3-14 11:02:02
圖博(西藏)人在1949年被中國入侵之後,雖然在1951年和中國簽訂了和平協議,但是中國很快就在1954年毀約,在1959年就爆發和臺灣228事件相似的圖博310抗暴,今年是圖博人起義和流亡的60週年。

圖博(西藏)人在1949年被中國入侵之後,雖然在1951年和中國簽訂了和平協議,但是中國很快就在1954年毀約,在1959年就爆發和臺灣228事件相似的圖博310抗暴,今年是圖博人起義和流亡的60週年。

每年的3月10日是「西藏人民起義紀念日」,這天是藏人政府的重要紀念日。他背後的故事和臺灣的228事件非常類似,都是中國政權入侵後,人民不滿殘酷、腐敗統治引起的反抗。而這兩個反抗,後來也都被兩個不同的中國政權以殘酷的屠殺鎮壓。

1947年的臺灣,不滿中國國民黨政權腐敗統治的臺灣人,在行政長官公署衛兵2月28日對抗議私菸血案的民眾開槍後,開始佔領電台及政府廳舍,反抗中國的暴政。1959年的西藏,藏人飽受中國共產黨政權入侵後一連串的「文化刨根」,在3月10日因為擔憂他們宗教、政治及精神多合一的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1935~)受到中國誘殺,也爆發了攻擊中國駐軍的抗爭,當時24歲的十四世達賴喇嘛也趁亂逃到印度,流亡至今。後來流亡的藏人政府也把這一天訂為「西藏人民起義日」,今年正是第六十週年的紀念日。

除了較為知名的達賴喇嘛外,西藏文化中其實還有另一個政治及宗教上的領袖「班禪額爾德尼」(簡稱班禪),和達賴一樣,也是代代相傳的活佛轉世。兩人的轉世活佛代代幾乎也都是師生關係,甚至要相互承認才算完成轉世認證。

和達賴差不多年紀的第十世班禪(確吉堅贊, 1938-1989)在中共建國前就開始和中共合作,1949年中共建國後更擔任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這個重要國家職位。1959年爆發抗爭後,他也沒有和十四世達賴一樣流亡離開西藏,他選擇留在西藏,繼續和中國政府合作。

儘管選擇繼續和中國政府合作,但十世班禪看到太多同胞受苦的狀況,認為無論作為藏人領袖,還是呼應中國共產黨為人民發聲的精神,都應該確實反映同胞的痛苦。在實地的訪問和調查後,他寫了「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為主的藏族地區的甘苦和今後希望要求的報告」,在1962年提出給中共政權。由於整份報告超過七萬字,也被後世稱為「七萬言書」。

在「七萬言書」中,十世班禪呼應中國共產黨,痛斥1959年的起義為「背叛祖國的暴亂」並肯定中共鎮壓的做法。但在報告中,他也詳實根據實際在藏區的訪調,揭露中國進入藏區後的對西藏造成的種種慘況。有高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寺廟遭到毀棄,超過萬人被以「平叛」、「民主改革」的名義逮補送入監獄「改造」,中國政府的治理失能,更使許多藏人活活被餓死,這都是過去藏族歷史中從未發生過的。面對這些慘劇,他在書中的最後疾呼「勿使眾生飢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

這本報告提出之後,原本還得到同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支持,打算作為檢討改進國家政策的依據。但惡名昭彰的獨裁者、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迅速將「七萬言書」定調為「無產階級敵人的反攻倒算」,十世班禪隨之被軟禁。

原本中共要十世班禪在1964年藏人的傳統祭儀上對一萬多位藏人認錯,並批判十四世達賴喇嘛。但在對中國共產黨有更深的認識後,十世班禪不只沒有認錯與批判達賴,還當場公開讚揚「達賴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真正的領袖」,並號召「西藏應該獨立」。他也當場被捕,立刻面臨殘酷的審訊。在文化大革命爆發後,他受到更加嚴苛的批鬥與監禁,也被送到惡名昭彰的北京「秦城監獄」。1977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後雖然從監獄被釋放,但仍被軟禁在北京。

一直到1982年,十世班禪才再度回到被迫離開18年的藏區,並一直等到1988年才獲得平反,但隨即在1989年初就以50歲的年紀過世。十四世達賴及許多藏人都認為,十世班禪是因為出獄後太過受到藏人愛戴,被中國政府在顧忌下派人暗殺的。

十世班禪死後,按照西藏文化必須尋找轉世靈童接任第十一世班禪,中共後來指派恰扎活佛強巴赤列(1939- )為「靈童尋訪小組」的負責人來尋找十一世班禪。原本被藏人批評是「漢人的狗」的強巴赤列,其實「身在漢營心在藏」,認為轉世靈童必須得到十四世達賴喇嘛認可,才是真正的十一世班禪,暗中和人在印度的十四世達賴聯絡,並順利找到了十四世達賴認可的轉世靈童(更登確吉尼瑪,1989- )。

但中國政府知道之後,不只立刻秘密逮補強巴赤列並安上「分裂國家」的罪名監禁他,更直接綁架當時年僅六歲的更登確吉尼瑪,另外指定了一位「黨認可的的十一世班禪」(確吉傑布,1990- )。多數藏人都認為六歲起就被中共綁架,至今仍無法公開露面的更登確吉尼瑪,才是真正的十一世班禪。

72年前的臺灣228事件,60年前的圖博310抗暴,都告訴我們,只要和中國政權有所沾染,無論你是選擇起義抗暴,還是逆來順受,最終換來的都是屠殺、監禁及無盡的壓迫。不但可能要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流亡,依照制度選出的領導人,也會被直接“DQ”撤換。臺灣經過許多前人的奮鬥與犧牲,好不容易在23年前開始走在民主制度的路上。而西藏卻仍持續在外來政權的摧殘中,藏人只能不斷透過自焚這樣激烈的方式發生,用生命來控訴中國政權。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為了紀念藏人起義抗暴60週年,3月6日舉辦「台灣政治少年家看西藏人權」座談。右起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藏人行政中央駐臺代表達瓦才仁、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民進黨基隆市議員張之豪、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林穎孟、無黨籍苗栗縣議員陳品安。攝影/薛翰駿。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為了紀念藏人起義抗暴60週年,3月6日舉辦「台灣政治少年家看西藏人權」座談。右起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藏人行政中央駐臺代表達瓦才仁、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民進黨基隆市議員張之豪、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林穎孟、無黨籍苗栗縣議員陳品安。攝影/薛翰駿。

長期擔任十四世達賴喇嘛中文翻譯,目前擔任藏人行政中央(前西藏流亡政府)駐臺灣代表的達瓦才仁,就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痛苦,選擇在1992年、28歲時冒死從西藏逃亡。他不惜翻越喜馬拉雅山,數次面臨死亡的威脅也要流亡到印度。他常常在想,藏人今天的處境到底問題出在哪?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在研究之後,他第一個覺悟就是藏人的國防武力太弱。十三世達賴喇嘛在1913年發表獨立宣言後,西藏政府想說西藏是個佛教國家,幹嘛有軍隊,就裁撤部隊和國防預算。1949年解放軍進攻西藏時有八萬大軍,西藏政府只有八千多的軍力,結果就是解放軍打到哪,都只需要面對幾百個藏人,藏人只能一下就投降。

更慘的藏人沒有政治意識也沒有危機意識,當時藏人想,軍隊已經打敗了,中國還給我們這麼好的優惠(簽訂十七條和平協議),好像不錯。但是和談的代表還是不想簽,因為沒有得到十四世達賴喇嘛的授權,但中共強迫藏人的代表簽字,代表想以印章忘記帶為由推辭,中國還找師傅現場刻印章給他們。其中有代表的名字還刻錯了,如果你懂藏文,看現在官方公布的十七條和平協議,其中一個簽字代表的名字其實是錯的。

達瓦才仁指出,十四世達賴喇嘛和多數藏人一樣,根本不知道代表已經被迫簽訂和平協議,聽到中共的廣播才知道。但藏人後來只能安慰自己,中國好歹也是一個信仰佛教的國教,不會跟我們差太多。那時候就有很多人要十四世達賴逃到印度去,但那時候很多藏人想中國還信佛教,為什麼要流亡到不信佛教的國家?後來藏人才發現,中國共產黨根本不信佛教,是無神論。

更大的問題是,藏人就算是彼此口頭承諾,過了十幾二十年,還是會遵守,從來沒想跟一個國家簽訂協議,對方會有不去執行的問題。西藏人對雙方都會遵守協議是沒有質疑的,沒想到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完全是兩回事。中共說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1951年簽訂和平協議後,不到三年中國就違反和平協議中明載的「一國兩制」,將所有的「改革」套用到西藏,開始殘酷的壓迫與屠殺。)

達瓦才仁表示,1959年中共邀請十四世達賴去看戲,藏人立刻產生很大的反彈,因為中國過去誘捕過很多少數民族的領袖,藏人馬上就想「這次輪到達賴了」。在沒有組織的狀況下馬上起義反抗,攻擊中國駐軍,十四世達賴也趁亂逃走,替西藏的宗教和文化都保留一個火種。他強調,因為是西藏和中國人是不同的民族,所以他們摧毀西藏的佛教,所有僥倖沒被摧毀的寺廟也都設立很多監視器,中共知道寺廟是西藏的核心,他們用公務員來監視寺廟,直接在寺廟裡面蓋房子住下來,藏人要出入都要經過他們批准。

他沈痛指出,中國除了把宗教當作西藏的根源去摧毀它,更強迫所有藏人的孩子都要去學校學習中國文化,用中文學習所有課程,一週只有幾堂藏文課程,在西藏本土製造一個把藏人跟自己母文化隔離的環境。世界各國在殖民地都會這樣做,像是日本在臺灣的政策一樣。藏語的禁絕對藏人影響非常大,「你去看每個自焚的藏人,他們的遺言都是我們要學藏文,我們要講藏語」。

達瓦才仁也說到,漢人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西藏跟我們一起打拼,我們歡迎,我們反對的是用國家的資源幫一個民族殖民另一個民族(幫漢人殖民藏人),但中共卻不斷宣傳是達賴想要把所有的漢人都趕走。

他說,在藏區生活的藏人有四成以上沒有再跟中國政府往來,在拉薩的漢人幾乎都是跟藏人租房子,但除了交房租的那一天之外都不講話。藏人和漢人吵架,漢人只要大叫說「藏人叫我們漢人滾回去」,不管你有沒有說,你就一定會被武警抓進去打一頓,所以西藏人都只能避免衝突,自我隔離。菜市場的漢人菜販都對藏人很兇,因為不管怎樣他們都有國家的暴力作後盾。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父母被中國政府迫害,1959年和十四世達賴喇嘛一起逃到印度。在印度出生長大,一生無法回到藏區的他,呼籲臺灣人一定記取西藏的教訓,抵抗中國入侵。攝影/薛翰駿。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父母被中國政府迫害,1959年和十四世達賴喇嘛一起逃到印度。在印度出生長大,一生無法回到藏區的他,呼籲臺灣人一定記取西藏的教訓,抵抗中國入侵。攝影/薛翰駿。

而致力推動西藏獨立、並常支持各種臺灣人權工作的「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父母就是1959年跟隨達賴一起流亡到印度的八萬名藏人之一。他表示,他的父母就是被中國打為封建農奴主而關進大牢的,310起義之後,他父母幸運趁亂逃出監獄,和十四世達賴一起逃到印度。從小他父親就要他從事西藏獨立運動。

札西慈仁表示,過去藏人的領袖都是透過轉世靈童代代相傳的,但十四世達賴在2011年把權力釋出,給了他們可以選舉西藏司政(相當於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的權力。從那時候開始,藏人有了民主的領袖。反而中共成立的西藏自治區,至今沒有這種權力。

他說明,在流亡藏人中有兩種路線,一種是西藏獨立建國,一種是爭取真正自治的中間道路,但中共連中間道路也不同意。札西慈仁也指出,1949中共侵入西藏之後就殺很多西藏人,1951年簽了十七條和平協議,他們不是開心要簽的,因為中共當時已經屠殺鎮壓的差不多了,不簽也沒辦法。

和至今仍是無國籍難民的達瓦才仁不同,札西慈仁在2004年取得中華民國的身分證。他表示自己已經當過一次難民,不想再當一次,臺灣面對中國的威脅,一定要守住,不能夠讓中國入侵。今年是藏人起義抗暴與流亡的第六十年,藏人沒有放棄自己的目標,甚至有160幾個沒見過達賴,在中共統治下出生長大的年輕藏人,用自焚作為表達自己的方式。

札西慈仁表示,在像臺灣這樣的民主國家,他講西藏自由明天不會怎樣,但如果在中國講,明天會怎樣不知道。他們在臺灣都會挑中國遊客多的地方去講有民主是非常重要的,藏人不會討厭中國人,因為在中共政府底下,不管你是漢人還是蒙古人,你不聽話就是直接殺掉。

他表示,臺灣是團結抵抗中國的基地。過去他也接待過香港的團體,他們在香港的時候彼此有誤會,都認為對方是中共派出來的,在香港都沒有接觸過對方,在臺灣碰到面講開就團結了。過去藏人不團結,有人去配合中國、和中國合作,現在變成流亡中的國家,「我們雖然沒有辦法接受自己是難民,但我們就是難民」。藏人原本有一個能按照傳統文化生活的國家,但現在已經被別人控制,藏人只能成為流亡在別人國家的難民,「但我們不會放棄,臺灣人也絕對不可以放棄」。

參考文獻

  1. 十世班禪大師,《十世班禪大師七萬言書》。台北:亞太政治哲學文化,2014。
  1. 跋熱.達瓦才仁 ,《血祭雪域》。台北:雪域,2012。
  1. 跋熱.達瓦才仁、雪域智庫,《魂牽雪域半世紀:圖說西藏流亡史》。台北:雪域,2011。
  1. 林照真,《喇嘛殺人-西藏抗暴四十年》。台北:聯合文學,1999。
我們想做更多有意義的專題
但真的缺錢 😢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