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高漲經濟成長率灌水 逃離中國企業家警告中國是艘開往深淵的太平輪

發佈時間2019-3-13 09:24:05
最後更新2019-3-14 03:23:55

中國經濟真的要崩潰了嗎?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剛結束的「兩會」政府報告公布的經濟成長率已是 28 年來新低,更提到中美貿易戰的不利影響,中國將面對「經濟轉型陣痛」的挑戰。不過專家評估,中國經濟實際狀況其實更險峻,真實 GDP 成長率很可能是負值。逃離中國的企業家陳天庸就說,中國像是「一艘正開往深淵的太平輪」,即將船毀人亡。

長期灌水膨風 各省GDP總和居然超過全國

在中國官方公布了 2018 年度經濟成長率為 1990 年以來最低的 6.6%後,著名美國智庫 Brookings在 3 月 7 日發佈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的經濟規模至少被灌水了 12%,近年來中國經濟的成長率每年都被膨脹 2%。

《金融時報》針對這份報告進行分析,國內生產總值(GDP)在中國象徵的不只是經濟數據,因為中國從毛澤東時代以來實行的「計劃經濟」,使得 GDP 成長數據在中國有非常敏感的政治意涵。Brookings 研究的共同作者經濟學家謝長泰就指出,由於這些數據代表著地方官員的績效,他們有很高的動機「校正」統計資料。

各地虛報經濟數據的結果就是,中國各省的 GDP 總和超過了全國 GDP,中國國家統計局和中國多個省市也公開承認了地方的統計數據出現造假。以天津濱海新區為例,僅僅一個區,在 2016 年就虛報了 3300 多億人民幣的 GDP,比真實數據高出 33.5%。

雖然中國國家統計局一直想要修正各省上報的數字,但是從 2007-2008 年度開始,中國的實際經濟數據已經無法再被準確估算。除了 GDP 之外,Brookings 的研究還發現中國投資數據和工業產值同樣被嚴重灌水。

這份研究所涵蓋的年度僅從 2008 到 2016 年,並未估算到中國去年的 GDP 和經濟規模,但如果 2018 年中國的 GDP 灌水的幅度也符合學者對 2016 年度做的估算,那就代表去年中國的實際 GDP 比官方公布的 90 兆人民幣低了 10.8 兆人民幣。

Brookings 的報告指出,中國歷年的 GDP 成長率都在灌水。(實線:官方數據、虛線:校正後數據)

Brookings 的報告指出,中國歷年的 GDP 成長率都在灌水。(實線:官方數據、虛線:校正後數據)

中國學者透露真實經濟成長率恐為負值

雖然中國官方所公布的 2018 年經濟成長率已經是 28 年來的新低點,但除了美國智庫 Brookings 研究報告,世界各地專家都發現了中國數據造假的問題。根據法新社報導,國際經濟權威組織「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Conference Board)認為,中國去年度經濟成長率僅有 4.1%,僅是官方統計的三分之二。

該組織主管中國相關事務的 David Hoffman 表示,他們根據自己的計算方法得出來的數字顯示,中國經濟比他們自己宣稱的要脆弱許多。舉例來說,中國官方數據宣稱 2015 年的經濟成長率是從前一年的 7.3 % 降到 6.9%。但根據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估計,實際數據是從 6.3% 跌至 3.8%。

中國內部也有經濟學者提出經濟成長率造假的問題。2018年底,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就在一個演講中表示,雖然當時國家統計局預估的年度經濟成長率為 6.5%,但是有內部報告指出,真實數據僅有 1.67%,甚至可能出現負數。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在演講中表示,2018 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可能為負值。圖片來源:向松祚演講影片截圖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在演講中表示,2018 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可能為負值。圖片來源:向松祚演講影片截圖

比希臘更嚴重 中國實際債務已達 GDP 300%

美國經濟學者 Panos Mourdoukoutas 也投書知名財經刊物《富比世雜誌》,他認為中國現在最大的麻煩不是貿易戰,而是國內不斷膨漲的債務。他指出,雖然大多數國家都有債務問題,美國債務是 GDP 的 105.4%,日本則是 250%,這些數字都不小,但它們是準確且被投資者所知道的。「中國的狀況可不一樣」,Mourdoukoutas 表示,中國官方的債務數據是 GDP 的 47.6%,但事實上,中國政府一手借錢出去和一手借錢進來,讓實際數據難以評估。

不過,仍有方法可以估算實際債務。國際金融學會(IIF)就曾在 2018 年估算,中國債務額度已達到 GDP 的 300%,這個數字已經高過美國和日本。在債務不斷高漲的同時,法國巴黎銀行的報告也指出,「就算沒有貿易戰,中國的經濟也會放緩。」

麻煩的是,中國政府同時有三種身份:金融監管單位、貸款出去的國營銀行、借錢的國營公司,風險並無法被有效分攤,有機會出現像希臘那樣的系統性崩潰,狀況可能還會更嚴重。

在內部有債務問題、對外有中美貿易戰情況下,中國央行去年連續四次調降存款準備率因應,今年 1 月更是再降 1%存款準備率,釋出相當於 1.5 兆人民幣,來挽救瀕臨崩潰的市場。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家余永定表示,此次降準「對抑制經濟下滑,解決企業融資困難有好處」,但這可能會導致資金大量湧入房地產和股市,對解決經濟問題沒有幫助。

相較於 2015年初的 20%,中國大型銀行現在的存準率已經降到 13.5%。

相較於 2015年初的 20%,中國大型銀行現在的存準率已經降到 13.5%。

中國企業家:中國經濟是艘開往深淵的太平輪

除了內部經濟問題和外部的中美貿易戰衝擊,政治因素也讓中國企業家對未來失去信心。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上海的房地產開發商陳天庸搭機飛往馬爾他,短期內並不打算回到中國。他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即使是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騰訊的馬化騰這樣等級的企業家,在中國高官眼中,也不過是個小商人。儘管中國政府有著嚴格的資本管制,但對於企業家而言,對抗共產黨統治最好的辦法,就是想辦法把資產帶離開中國。

陳天庸在 2013 年開始規劃逃離中國,啟動「諾亞方舟計畫」,一路從香港、馬來西亞,最後落腳到馬爾他。「現在的中國經濟就是一艘正開往深淵的太平輪」,陳天庸認為,中國如果沒有徹底改革,「船毀人亡的結局誰也逃不過。」

註解

  1. 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會議。通常都會在3月初召開。
  1. 布魯金斯研究院。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著名美國智庫,主要關注包含經濟與發展、都市政策、政府、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經濟發展等在內的社會科學議題。
  1. 由世界各國企業會員組成的權威經濟研究機構,於1916年成立。
  1. 由世界主要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和共同基金於1983年所組成的一個全球性協會,總部設於美國華盛頓。
  1. 為保障存款人的利益,銀行必須表流一定比例的準備金,以備客戶提款需要,不能用來投資或發放貸款。存款準備金與存款總額的比例,就是存款準備率。降低存款準備率能提高市場上的貨幣供應量和貸款總量,通常作為刺激市場活絡的貨幣政策。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