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就是罪香港前線社工來台揭露反送中學生被捕暴增近兩週四成是學生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1-21 08:45:06
最後更新2019-11-21 15:46:10

在香港抗爭前線監督港警是否濫權、提供被捕者人權資訊的「陣地志工」 Esther 昨(20)日來台演講分享第一手經驗表示,近來警方大規模拘捕學生,本來學生僅佔被捕抗爭者人數的一成,但在最近短短兩週內快速飆升至四成。Esther 表示,現在的香港彷彿「年輕就是罪」,21 歲穿長裙的少女抗爭者被拘捕時被警察頭下腳上拖行,故意讓她走光;13 歲女童回校買課本被無故拘捕長達三小時。Esther 頻頻哽咽表示:「這都只是冰山一角!」

香港「陣地志工」Esther 原同意記者拍照,但因考量返港安全,將其照片撤下。圖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

香港「陣地志工」Esther 原同意記者拍照,但因考量返港安全,將其照片撤下。圖片來源:90後社會紀實。

因應兒童人權公約 30 週年,但延燒五個月的香港反送中拘捕卻趨於年輕化,兒少權益急遽惡化。由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經濟民主連合、香港邊城青年、臺中市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地球公民基金會主辦的「人權星期三X未滿18上街頭︰烽煙之下的香港兒少人權現況」講座。邀請香港志工 Esther、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臺灣青年民主協會副理事長何蔚慈解析當今香港許多兒少的權益保障問題。

香港「陣地社工」是反送中運動誕生的組織。主要職責是「監督警權」,於抗爭現場站在市民和警察中間守護公義,通常在抗爭現場社工會用擴音器提醒警察不要用過度武力對待民眾。此外也對被捕者提供人權資訊,確保得到合理待遇。但社工在抗爭現場尊重抗爭者的意志,不會干預抗爭者的行動或去留。

反送中運動 兒少被捕數字激升

Esther 指出,根據十月底的香港保安局數字,反送中運動有超過三千人被捕,其中 500 人遭檢控。其中又有 430 名未成年者,佔總體一成半,年齡最小為 12 歲。

但是經過短短兩個禮拜,數字卻急遽年輕化。十一月的拘捕數據顯示,目前已拘捕超過四千人,其中 39.3% 是學生。超過 1570 位學生被捕,當中 850 人是大專生。Esther 表示,未成年學生被大量拘捕,可見「年輕就是一種罪」,甚至有立法會議員質疑現在港警故意鎖定學生、年輕人下手。

Esther 分享,有位 13 歲女童只是回校買課本,經過警署就被防暴警察出來亂噴胡椒噴霧。兩個小女孩就在沒有防護裝備下被噴,還被無故用非法集結的罪名拘捕。小女孩在被捕前逮到機會通知媽媽,但港警卻對來警署的媽媽兩度否認人在警署中。最後花了三個小時,媽媽終於見到女兒。Esther 沈痛表示,雖然只有三小時,但這對一個 13 歲的小女孩來說會是怎樣的折磨?

Esther 又指出,一名 21 歲、穿著長裙的少女參加抗議活動被逮,但港警卻故意頭下腳上的拖行,讓她的裙子被掀起來、走光。男警還邊拖邊罵:「肥婆」、「你好重啊,抬得好辛苦」,旁邊的女警也大罵她「曱甴(蟑螂)」。引起香港市民憤而發起包圍天水圍警署活動。

Esther 表示,在一個 12 歲男童抗爭者被港警粗暴制伏的現場,一旁社工高呼男童不滿 16 歲,要求介入協助。但是港警卻以「妨礙司法公正」為名作勢追打社工,連一旁的攝影記者也被威脅不許拍照。

想起被警棍揮來揮去的記憶,Esther 哽咽指出,一個安穩的社會,誰會知道被捕後自己的權益有什麼?尤其只是個 12 歲的小孩。

陣地社工所做的,就是詢問被捕的示威者的名字、聯絡他們的家人,但現在就是港警在拘捕時就會派一堆人把現場直接圍起來。「如果這是正當的,為何不光明正大去做?」Esther 說:「港警就是用胡椒噴霧直接噴我們(社工),或者拿警棍在我們頭上揮、要我們走。」

「這些案子對於現在的香港來說,只是小兒科,」Esther 無奈表示,現在港警濫用執法權力,把權力上升到無限大。她說,香港的「非法集結罪」只要三人就成立。不管彼此認不認識,尤其拘捕後只要他找到證據,港警也可以任意改罪名。所以現在港警就是一律先抓起來再說。

Esther 指出,現在港警更是濫用「兒童保護令」,把為了保護兒童不受其他人傷害的兒童院,當成兒童「扣留所」。港警的做法是,在抓捕上街示威的兒童後,就向法院申請「保護令」,令被抓捕的兒童需在兒童院待上一個月,等待福利官審核相關報告判斷保護令是否成立。這期間不僅使孩子與家人、朋友分離,也阻礙他們的受教權,相當於禁錮。

新屋嶺扣留中心因在反送中運動中傳出許多虐待、性侵等不當拘捕而聲名狼藉(圖片來源:<a href="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5/San_Uk_Ling.jpg">Wikimedia</a>;作者:Flag4567;授權條款:CC BY-SA 4.0)

新屋嶺扣留中心因在反送中運動中傳出許多虐待、性侵等不當拘捕而聲名狼藉(圖片來源:Wikimedia;作者:Flag4567;授權條款:CC BY-SA 4.0)

提到拘留所,Esther 也介紹了這次反送中令人聞風喪膽的「新屋嶺扣留中心」。她說,新屋嶺本是個扣留非法入境者的臨時扣留中心,且地處偏僻,手機無法收到訊號,所以被捕者難以和外界聯絡。

也因為臨時扣留的性質,新屋嶺的設施完全無法保障被捕者人權,不僅沒有基本醫療設施,也沒有監視器和可關門的搜身室,被捕者需要在開放式的廁所被搜身。拘留室更沒有可以讓被捕者休息的空間。

Esther 指出,曾有 31 名從新屋嶺被送往醫院的抗爭者,當中有 6 人骨折重傷。更有傷者的手骨被打碎,整隻手僅靠皮膚相連。也有許多抗爭者指控,曾在新屋嶺遭港警性侵、性暴力對待。

在國家暴力的失控下,不只是抗爭者,連社工或媒體等專業人員也在運動現場面臨被捕風險。但 Esther 卻說,社工們其實有這種心理準備,也知道風險才會上前線。但社工們深信:「我們是做人道支援,就算是逮捕也是不合理的,所以我們不怕!」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