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促會理事長陳翠蓮政治0分經濟100分就是一種威權價值

發佈時間2019-3-14 11:30:18
最後更新2019-3-15 07:05:17
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昨(13)日晚間應台大歷史系學會演講「四六事件與白色恐怖:兼論傅斯年的角色」。攝影/薛翰駿。

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昨(13)日晚間應台大歷史系學會演講「四六事件與白色恐怖:兼論傅斯年的角色」。攝影/薛翰駿。

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昨(13)日晚間應台大歷史系學會演講「四六事件與白色恐怖:兼論傅斯年的角色」時,表示從相關人物的回憶錄與檔案中可以發現,過去被神化的傅斯年其實是相當服膺黨國體制、甚至主動和特務機關配合的校長。而像是「政治0分經濟100分」這種想法,就是一種威權時期遺留下來的價值觀,我們如果不落實轉型正義,這些威權遺緒就會一直存在。

今年是「四六事件」七十週年,過去提到這段歷史時,許多人總是會想到當時的台大校長傅斯年如何保護學生。「如果有學生流血我跟你拼命」也成為大家常常引用、作圖的名言。五年前的三一八運動期間,由於行政院長江宜樺下令暴力驅離佔領行政院的學生,傅斯年的形象也被當時的運動者和支持者拿來做今昔對比。

但陳翠蓮表示,過去台大校長傅斯年被抬得很高,這卻很可能是一種黨國體制下的刻意神化。從相關人物的口述史與檔案中可以發現,傅斯年在四六事件和白色恐怖時期,其實是相當服膺黨國體制、甚至主動和特務機關配合的校長。

陳翠蓮指出,根據彭孟緝和陳誠自己的回憶錄和口述史,我們可以發現,當時的臺灣省主席、警總司令陳誠、警總副總司令彭孟緝和台大校長傅斯年先是一起開會,提到「南京完了,臺灣怎麼辦?」,傅斯年表示「先求安定」。彭則接著「要求安定,要先肅清匪諜,匪諜的大本營就在你台大和師範學院」,並表示當時的師範學院院長謝東閔說如果要配合肅清匪諜,師範學院(師大)的院長他不做,傅斯年則對彭孟緝講「要快,要徹底,不能流血」,彭孟緝也表示他後來調來的部隊也因此「不拿槍,只拿繩子」。

當警總的特務進入校園抓人時,傅斯年、陳誠跟彭孟緝在一起守候消息,從這點也可以看出傅斯年在四六事件中的角色和態度。陳翠蓮表示,如果在今天軍警表示要去校園逮捕學生,一個校長說我「不行,這個校長我不幹了」,一個校長說「好,要趕快做」,大家會覺得哪個校長是好的?

陳翠蓮也秀出白色恐怖時期傅斯年向蔣經國報告學生言行的信件,傅斯年校長寫這些信給蔣經國的用意是什麼呢?就是要告訴蔣經國他一直在密切監視這些學生。像是傅斯年提到被特務注意到的台大歷史系學生于凱(後遭槍決)「怎麼看都不是共產黨」,反而另外一位台大化工系的學生張則周才像是共產黨,後來張則周也被逮補。(張則周最後遭到判刑監禁11年,出獄後苦讀成為台大農化系教授,以開設「生命與人」課程聞名。)

陳翠蓮指出,這些檔案讓我們看到,傅斯年跟特務機關不但有密切聯繫,還把可疑學生報給警總,不是一般評價的那麼單純。所謂「校長撐起一片天,讓學生可以不受白色恐怖」,沒有這回事。在威權時期,校長自己都受到壓力,要不斷向特務機關表示自己對校園匪案都一直有在注意,都在掌握之中。

陳翠蓮說明,「四六事件」最主要的影響就是,中國國民黨決定加強校園控制,變成臺灣「校園黨化」的開始。從小學開始我們就要上「生活與倫理」,國中要上「公民與道德」,高中要上「三民主義」,甚至從1954年變成大學聯考的考科(三民主義一直到2009年的大學學測才取消,從1954年到2008年一共考了55年),大學則要上「國父思想」。學校也直接成立校園黨部,由校長擔任黨部主委,當時調查局甚至固定每幾個月會到學校把黨員學生載到調查局,去報告他們監控的人。

陳翠蓮表示,我們都以為轉型正義是民間要去推的,但其實轉型正義是政府要去推的,只有政府有資源來導正整個社會的觀念。另外像是調查真相要有檔案,這民間就沒辦法做。過去政府根本沒有調查白色恐怖的真相就補償了,變成是真相不明的補償,發了快兩百億,補償八千人,但是沒有真相。

她也強調,臺灣這種從威權土壤長出來的民主花朵,一定是快要凋零的花朵,民主化之後,黨國遺緒就會自動消失嗎?師大最近不是有王金平動員事件?陳翠蓮指出,掌握資源的政府,如果不去做轉型正義,社會就永遠是過去的腦袋,臺灣就是一直沒有做轉型正義,今天的許多政治與社會亂象也源自於此。民間真促會雖然也希望來做高中歷史教育工作坊,但就面臨沒有錢的困境,只能努力募款。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