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廖國翔公聽會痛批中天假新聞最多 NCC應加強淘汰不良媒體機制

作者
發佈時間9/18/2020 11:03:21
最後更新9/18/2020 18:03:52

NCC 今(18)日針對眾所關切的新聞頻道審查議題召開公聽會,會中,中天電視申請換照案成為討論焦點。出席律師廖國翔直指,「現在 NCC 在監理時遇到的問題,幾乎都是中天造成的」,痛批中天製播的「假新聞」是所有新聞臺當中最多,更指出旺中旗下有多個有線臺、無線臺、網媒、紙媒,以反媒體壟斷的角度而言,「媒體集中程度遠遠超過現在新聞頻道申請的業者」,認為 NCC 應加強不良媒體淘汰機制,而不是阻止新媒體進場。

NCC 於今(18)日召開「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攝影/賴昀)

NCC 於今(18)日召開「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攝影/賴昀)

律師廖國翔:NCC 在監理時遇到的問題,幾乎都是中天造成

目前台灣已有 11 個全國性新聞頻道,此外國家通訊委員會(NCC)近期正在審查中天電視臺換照案、鏡新聞臺申設案、東森亞洲新聞臺申設案,以及中台灣生活網申請變更為新聞臺。在此時機,NCC 舉辦「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拋出的議題包括「是否應就新聞頻道採取總量管制」、「電視事業負責人適格性」、以及新聞頻道申設、變更、換照標準等審理標準是否應一致等等,徵求各界意見。

出席公聽會的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廖國翔發言指出,NCC 不該在沒有法律明文的情況下,對新聞頻道總量做出管制。他認為,除非能夠有效汰換掉現有的不良媒體,才有總量管制的正當性,但過去近 10 年,NCC 都沒有主動對媒體撤照、或是不予換照的紀錄,若是 NCC 要採取新聞頻道總量管制,在 NCC 對既有媒體採取撤照或不予換照之前,任何希望新設新聞臺的業者都會被排除,反而會造成實質言論管制、影響市場健全。

廖國翔嘆,在這種情況下,能夠留存在新聞頻道市場裡的,反而是表現荒腔走板的媒體,他更指明,中天就是嚴重妨礙公共利益的新聞頻道,「現在 NCC 在監理時遇到的問題,幾乎都是中天造成的」,舉例目前 NCC 正在審議中的中天董事長、董事及總經理變更案,質疑中天所提出的人選「適格嗎?」而 NCC 開始嚴格要求新聞頻道落實事實查證原則,也是從中天開始,備受關注的「假新聞」,也是中天製播最多,「中天還做假新聞來罵 NCC!」

而中天在去年集中報導特定政治人物,甚至被戲稱為「韓天」,也讓廖國翔質疑中天的自律機制、內控機制「有妥適運作嗎?」他認為,這些都是可受公評,且應該被檢驗的事情。此外從反媒體壟斷、反言論集中的角度而言,旺中旗下有無線臺、有線臺、2 個新聞臺、綜合臺、紙媒、網媒,「媒體集中程度遠遠超過現在新聞頻道申請的業者」,他對此表示,「這樣的媒體能不能通過換照?拭目以待」。

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廖國翔。(攝影/賴昀)

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廖國翔。(攝影/賴昀)

廖國翔還說,中天的問題不是近一、兩年才發生,事實上在上次中天的換照審查時,多數的諮詢委員其實都建議不予換照,但 NCC 仍然准予中天換照,他因此批評,「讓爛的媒體可以繼續存在,新的媒體完全沒有機會進來去證明自己比這些爛媒體還好,這是 NCC 想造成的管制效果?答案絕對是否定的」。廖國翔納悶,NCC 現在的監管議題如果都是中天造成,中天卻還是能夠換照,而其他新聞頻道的申設案不被許可,難道申請新設新聞頻道的媒體都比中天更爛?

廖國翔說,NCC 如果對新聞臺換照採取極為寬鬆的標準,對新設新聞頻道卻採用嚴格的審查標準,背後目的是不具正當性的總量管制的話,就違反法律的平等原則以及法律保留原則,他呼籲 NCC 對既有新聞臺的換照案跟新設新聞頻道的申請案不應採取兩套標準,而若 NCC 不希望臺灣新聞臺密度太高,則應加強不良媒體的淘汰機制,而非阻止新媒體進場,造成市場封鎖效果。

工會理事鄭一平:NCC 該做的是對新聞臺的規範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理事鄭一平則認為,新聞臺總量管制是一個「假議題」,因為當無利可圖時,就不會有人來申請,NCC 應該做的是做好對新聞臺的規範,而非管制。他指出,目前新聞臺申設的進入門檻很高,進入後的換照審查卻變成僅是進行書面審查而已,他表示自己過去受訪時就曾公開痛批,NCC 的審照流程非常荒謬,僅是審閱多達 7、800 頁的文書報表,而過去 6 年 NCC 對於新聞臺換照所要求的附加條款都沒有提及,像是壹電視賣給年代集團董事長練台生時,NCC 附加的 6 個條件壹電視都沒有做到,NCC 卻也沒有予以懲處,「換照還是過了」。

鄭一平還呼籲 NCC 關注產業發展問題、關注媒體人教育訓練及薪資水準,表示「媒體人的薪資很重要,當我薪資很低,誰都可以來買我,這很危險」,進行電視臺審查時也應實地審查,而非流於書面形式。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理事鄭一平。(攝影/賴昀)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理事鄭一平。(攝影/賴昀)

前媒體從業人員盧宥伶也說,「總量管制真的是迷思」,如果能讓願意承擔、有新想法的業者容易進場,「就不會有這議題產生」,然而過去 20 年台灣的新聞頻道都沒有再增加,讓市場變成「一灘死水」,回報給憑著對新聞熱愛而從業的年輕記者惡劣的工作環境。她也轉述作家林文義的意見,表示 NCC 應該做的是促成關注環保、藝術等等多元價值、保障多元言論的新聞臺產生。

臺北市有線電視費率審議委員會委員、律師方瑋晨則說,現有頻道業者申請變更為新聞頻道是「取巧」,認為若是 NCC 給予許可,「這門一開,是不是所有 MSO(電視系統業者)轉換屬性,一轉就變成新聞臺?」他認為,這會加強有線電視系統垂直壟斷問題,並不合理,另外對於電視事業負責人適格性的議題,他表示除了檢視負責人之外,NCC 也要看股東架構、檢視電視事業股東有沒有不良劣跡,因為備受質疑的人士尋找代理人來擔任董監事「也不奇怪」,他提醒,NCC 在審理新聞頻道申設時,也應將此列入重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