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臺灣美國日本南韓帛琉土耳其也曾被中國觀光禁令懲罰過

作者
發佈時間2019-8-5 12:28:31
最後更新2019-8-5 13:22:39

「只要哪個國家不聽話,就不讓中國人去旅遊!」光是 2017 年,中國出國旅客就達到 1.3 億人次,這群龐大的觀光消費人口,也成了中國打擊其他國家的「政治武器」。日前中國政府以「民進黨當局不斷推進臺獨活動」為由,突然停發中國 47 個城市居民前往臺灣自由行的通行證,以「懲罰」臺灣。根據美國政治情報智庫 Stratfor 在去年 7 月刊登專文指出,其實中國類似的手法過去也多次用在其他國家,像是美國、日本、南韓、帛琉、土耳其等都曾是中國禁止國民旅遊抵制懲罰的受害者。

中國旅客數量龐大,成了中國打擊其他國家的「政治武器」。(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vidstanleytravel/26859062697/">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vidstanleytravel/26859062697/</a>);圖片作者:David Stanley;授權條款:<strong>CC BY 2.0)</strong>

中國旅客數量龐大,成了中國打擊其他國家的「政治武器」。(圖片來源:Flickr;圖片作者:David Stanley;授權條款:CC BY 2.0)

中國旅客是北京當局的武器

美國政治情報智庫 Stratfor 在去年 7 月刊登專文,指出中國政府正在加強對中產階級的控制力。隨著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爆炸性的經濟成長,中國的中產階級隨之興起,而中國政府一方面利用「紅色資本」在各國發揮影響力,同時也透過限制出國人數以及縮限允許前往的地方,將這些能夠出國旅遊的中國旅客當作武器,為了政治目的而禁止中國旅客前往令中國不滿的國家消費旅遊。而《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中國此次的觀光禁令,除了教訓臺灣人外,背後也有因臺灣選舉在即,防止中國旅客接觸、了解台灣民主選舉活動的動機。

目前只有約 10% 的中國人持有護照,能夠在海外旅行,但世界頂尖投資銀行高盛集團預估,海外中國旅客的數量將會在 2025 年達到 2.2 億。由於中國旅遊業受到政府的高度管制,北京當局能夠很輕易的用指導或是發禁令等方式,將龐大的遊客潮當作針對各國的獎勵或懲罰來完成外交政策目標。

在中國,團體旅遊佔旅遊業務的 44%,中國旅行團出國旅遊的地點和旅行團的行銷方式都必須得到政府批准,截至 2017 年時已有 146 個國家得到中國政府的出團許可。但即使拿到許可,北京當局也常常禁止旅行社兜售前往該國的旅行團,讓前往該國旅遊的中國旅客人數在短期內急速下降。現在中國總共有 25,000 家合法旅行社,但只有 2000 家得到政府授權,可以開展境外業務,沒有外國旅行社可以為中國人提供出國旅遊服務。而中國的前五大旅遊供應商中有三家是國有企業,還有一家是和中國官方關係密切的騰訊公司,北京當局在旅遊業的強大控制力不言而喻。

中國英文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節目主持人(左)和中國國民黨前立委雷倩(右)討論中國對臺灣旅遊禁令,並聲討臺灣。(截圖自 CGTN 電視節目)

中國英文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節目主持人(左)和中國國民黨前立委雷倩(右)討論中國對臺灣旅遊禁令,並聲討臺灣。(截圖自 CGTN 電視節目)

臺灣之外,北京將觀光業「武器化」的其他受害者們

美國

《德國之聲》報導,因近年來美國和中國衝突不斷,從全面禁用中國手機龍頭品牌華為產品到美中貿易戰,加上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中國赴美旅客的數量從 2003 以來第一次大幅下降,根據美國國家旅行與旅遊辦公室的數字顯示,2018 年從中國入境美國的人數下降了 5.5%,而經濟咨詢公司 Tourism Economics 的總裁 Adam Sacks 表示今年下降的幅度會更大,更指出就以往各國的案例來看,中國明顯是把觀光業「武器化」。《紐約時報》也報導,旅行研究與數據公司 STR 高級副總裁 Jan Freitag 指出,在貿易戰中,中國能夠對美國加徵關稅回擊的商品並不多,「他們(中國)手裡的籌碼就剩下出境旅遊。」同時中國政府也控制媒體,向國內人民散播美國的負面形象,煽動中國人的愛國主義,喬治·華盛頓大學經濟學和國際事務教授 Michael O. Moore 就表示:「中國媒體出於強烈的愛國主義,將美國描述得很負面,可能影響到中國人(決定出國目的地)的決策。」《美聯社》則報導,中國文化和旅遊部門在今年 6 月 4 日發布了一份赴美旅遊的建議書,指控美國執法機構用檢查、訊問和其他形式「騷擾」中國公民,中國教育部則警告欲前往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他們可能會面臨簽證延誤或其他干擾風險。

日本

中國長期利用旅遊禁令針對日本,根據 Stratfor 的分析,由於近年日本政府相當關注旅遊業的發展,而中國旅客曾為日本經濟帶來可觀的收入,因此在日中兩國競爭關係日益激烈時,中國政府就將旅遊禁令當作影響日本的武器。例如在 2012 年和 2013 年時,分別發生兩次日本和中國之間的釣魚台主權爭議事件,當時中國除了在國內煽動仇日情緒外,前往日本的中國遊客也銳減 24%。隨著之後中國的影響力增加,Stratfor 認為中國很有機會故技重施。另外,根據 NHK 的報導,從 2015 年之後,中國旅客在日本的平均消費金額逐年下降,從最高峰每人超過 16 萬日圓(約新台幣 47,300 圓)的消費額降到今年的每人約 11 萬日圓(約新台幣 32,500 元),似乎中國旅客在國外花大錢消費的意願已經降低。

韓國

《日本經濟新聞》的報導指出, 2016 年前往韓國的中國旅客數量來到頂峰,同年因為韓國部署薩德反導彈防衛系統而令中國不滿,隔年赴韓中國旅客數量直接下跌 50%,直到近年韓中關係緩和,韓國的中國旅客數量才在 2018 年成長了 15%,韓國旅遊組織坦承,遊客數的成長是因為中國「對韓國的情緒有所改善」。英國《每日電訊報》也報導,2016 年時中國政府以罰款要脅中國旅行社等機構不得出售韓國旅遊行程,對韓國經濟的破壞高達 68.2 億美元左右。

帛琉加強與臺灣的正式外交關係,因而惹怒中國,導致前往帛琉的中國旅客數量遭到砍半。左為帛琉總統 Tommy E. Remengesau, Jr.,右為臺灣總統蔡英文。(圖片來源:[Flickr](<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presidentialoffice/27163348345">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vidstanleytravel/26859062697/</a>);圖片作者:總統府;授權條款:<strong>CC BY 2.0)</strong>

帛琉加強與臺灣的正式外交關係,因而惹怒中國,導致前往帛琉的中國旅客數量遭到砍半。左為帛琉總統 Tommy E. Remengesau, Jr.,右為臺灣總統蔡英文。(圖片來源:Flickr;圖片作者:總統府;授權條款:CC BY 2.0)

帛琉

帛琉是位於太平洋上的群島,是著名的海灘度假勝地,一度受到中國旅客的喜愛,從 2010 年到 2015 年,來到帛琉的中國旅客從 956 名暴增一百倍到超過 9 萬名,但在 2017 年,因帛琉加強與臺灣的正式外交關係,惹怒中國。《每日電訊報》指出,中國政府因此要求國內旅行社停售帛琉旅遊行程,同年前往帛琉的中國旅客人數隨之砍半到剩下約 4 萬人。在《路透社》詢問中國是否因帛琉與臺灣建立穩固關係而對其發出禁令時,中國外交部並未正面回答,僅說:「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與世界各國保持和發展友好合作的前提和政治基礎。」不過帛琉當地報社《島嶼時報》的記者指出,2016 年時帛琉總統就有意減少帛琉往返中國的航班數量,刻意降低對中國的依賴,希望帛琉實現市場多樣化。

土耳其

2000 年時中國曾意圖讓一艘廢棄的蘇聯船艦「瓦良格號」通過土耳其控制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好運回中國改造成航空母艦,但遭到土耳其阻止,後來中國以增加赴土耳其的中國遊客數量做為條件,獲得土耳其的通過許可。後來瓦良格號變成中國引以為傲的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艦」,而土耳其的中國遊客人數也年年穩步上升,直到中國鎮壓境內維吾爾人的舉動引起土耳其抗議並聲援維吾爾人,兩國局勢陷入緊張,中國於是對土耳其發布旅遊禁令。

無懼中國威嚇 臺灣觀光力拚轉型

《彭博社》刊登專文指出,中國的旅遊禁令能對臺灣造成的影響十分有限。事實上中國在 2016 年蔡英文當選後,就限制中國旅客數量來報復臺灣的政黨輪替,但至今臺灣的觀光客總數反而上升 6 %,來自東南亞的遊客人數多了超過一倍,來自日韓的遊客人數也大增,日韓客已經成為臺灣最大宗的觀光消費來源,觀光業結構更加健康,同時減低了對中國的依賴。

中國在 2016 年蔡英文當選後,就限制中國旅客數量來報復臺灣的政黨輪替,但至今臺灣的觀光客總數反而上升 6 %,來自東南亞的遊客人數多了超過一倍,來自日韓的遊客人數也大增。(製圖/沃草)

中國在 2016 年蔡英文當選後,就限制中國旅客數量來報復臺灣的政黨輪替,但至今臺灣的觀光客總數反而上升 6 %,來自東南亞的遊客人數多了超過一倍,來自日韓的遊客人數也大增。(製圖/沃草)

BBC 報導則指出,許多中國網友認為政府是因臺灣即將進行大選才祭出旅遊禁令,台灣國際觀光救援服務協會理事長許高慶同樣表示,這並非中國首度限縮自由行中客,因為中國非常重視明年的大選,再度限縮並不令人意外。《紐約時報》則認為,中國的旅遊禁令除了防止中國旅客接觸臺灣的民主選舉之外,也可能是為了阻止中國旅客了解香港反送中支持運動者的觀點。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