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豬沒有愛牠就會死給你看牧場老闆告訴你養豬秘辛

發佈時間2019-1-28 09:51:36
最後更新2019-2-25 15:42:21

新益隆牧場老闆張勝明已經養豬三十幾年,原本在電子業工作的他,硬是被父母要求回來接班,心裡雖然掙扎,可是跑不掉。不過,他告訴《沃草》記者,「最有愛心的人才有資格做畜牧業」,如果對豬沒有愛,「牠就會死給你看」。二十多年前的口蹄疫,讓他的牧場從上萬頭豬變成現在的三千頭,現在他煩惱的是,萬一中國的非洲豬瘟進來,台灣養豬產業該怎麼辦?

新益隆牧場裡的小豬。(員工石春勤拍攝)

新益隆牧場裡的小豬。(員工石春勤拍攝)

從「電子新貴」變「養豬的」

新益隆牧場老闆張勝明原本在電子業工作,那時候還是「電子新貴」,別人都會介紹空姐、老師來認識,後來為了繼承父母家業,回來接手了牧場養豬工作,開始被叫成「那個養豬的」。張老闆直言,當初父母親要求回來養豬,他心裡很掙扎,可是跑不掉。要知道養豬產業不好當,又很臭,常會被別人當成低下階層,被看不起。雖然嘴巴上嫌棄,不過一講到養豬心得,他告訴沃草記者,他的口頭禪是「最有愛心的人才有資格做畜牧業」,如果要對豬沒有愛,對牠們不好,豬真的就會死給你看。

「你們知道為什麼女性生產叫做母難日嗎?」張老闆說,古時候在歐洲,大概有⅓的婦女在生產時會死亡,而豬媽媽的生產也一樣危險。豬媽媽有八九成機會,都會在夜間生產,如果沒有去照顧,不只小豬會掛掉、在媽媽身體裡窒息,豬媽媽也會有生命危險。而且生產的時候,大概半小時生出一隻,如果牠連續給你生十隻、十五隻,又或是兩三隻同時或同一晚輪流生,那我們就整晚不用睡,白天再繼續從事勞力的工作。

「養豬產業這個行業很辛苦,日也做、眠也做,很多人身體就因為這樣弄壞」,要投入的成本又高,屬於高技術密集、高資本密集、高勞力密集的「三高產業」。

張勝明說養豬屬於高技術密集、高資本密集、高勞力密集的「三高產業」。

張勝明說養豬屬於高技術密集、高資本密集、高勞力密集的「三高產業」。

投入成本驚人,一次傳染病就讓人「昏昏去了」

養豬不只是累人,投入成本也很驚人。張老闆解釋,養豬先要投入各種成本建立硬體設備和防疫措施,再購入母豬作為「生產器具」。如果打算生產一千隻肉豬,就要養一百隻母豬,如果一隻母豬五萬元,就五百萬投下去了。

花了這五百萬之後,還要每隻還要兩千塊的疫苗錢,加上每天要吃的飼料,和運送飼料的車和油錢。如果一天一隻母豬要吃一百塊,一百隻就是一天一萬塊錢。

這樣要養多久才能回收成本?頭兩個月防疫,接著要四個月懷孕,再來才會生小豬。一隻母豬平均來說,可以生產六次,但扣掉「不能生」、「難產」後,其實只能算四次。張老闆計算,這樣每隻母豬的成本就是「五萬+兩千+每天一百」,一百頭母豬的牧場,頭半年算起來就要花上七百萬。這時候如果碰上什麼傳染病,所有小豬全部陣亡,之前投入的都沒了。「只要遇到兩次傳染病,就會昏昏去了」。

不過張勝明老闆提到,其實現在養豬產業跟過去大家想像的已經不大一樣。以他自己的牧場為例,有聘請專業獸醫師、專業營養師,還有各行各業專業人士。他說,現在大家會開始想要經營自己的品牌,像他還會特別買自己牧場出產的豬肉回來吃,「因為我對自家產品有信心啊」。

「現在的豬肉結構和以前已經不同了」張老闆解釋,現在國產豬肉是「新鮮、安全、又美味」,我們飼料裡有玉米、黃豆、大麥、魚粉,再加上維他命、氨基酸,把這些東西結合起來,調整其中的比例,甚至我們以前還會加椰子油。這除了為了讓豬長得比較快,而且還能更健康。健康的動物體,肌肉會比較多、成長比較快,而且健康有健康的「味道」,才能展現自然風味。

但他也表示養豬業者現在很擔心,在宣導中國非洲豬瘟防疫的時候,反會讓消費者感到恐慌,回憶起過去口蹄疫時的血腥畫面,而不敢買豬肉。

新益隆牧場裡的小豬。(員工石春勤拍攝)

新益隆牧場裡的小豬。(員工石春勤拍攝)

「口蹄疫衝擊」虧損超過一億,花了十年才重新站起來

談到口蹄疫,張老闆嘆了口氣,因為不只是豬健康受影響,他自己也是「身體都搞壞了」。1997年口蹄疫爆發時,張老闆已經入行十幾年。那時候「處理」豬是用燒的。他苦笑,因為那時候笨,只能用最笨但最確實的方法,通通燒掉。火化是很大的工程,那時候燒得很辛苦,把身體也搞壞掉了。所以他吃了很多藥「救命」,但副作用就是本來很瘦的他,現在變得很胖。

「口蹄疫等於讓我破產一次,重新開始」。張老闆告訴《沃草》記者,那時候豬農們幾乎都是倒閉狀態,口蹄疫前,他牧場大概有一萬頭豬,疫情爆發讓他損失一億多,只剩下養豬場這個殼,如果要回到過去的規模,譬如說一千頭豬,至少要花兩千萬,五千頭豬就要一億。

張老闆再次計算給我們聽,從進入母豬開始養,最好防疫,養到牠配種、生小豬,這樣最快要六個月。過程中,母豬要錢買,疫苗也是要好幾千塊,還要計算母豬「七成可以用,三成不能用」的生產良率。配種好之後,小豬至少還要再七個月才可以上市。所以至少要準備一年一個月以上的資金,才可能重新回到這個產業。現在張老闆的牧場大概有三千頭豬了,「那是我用了十年的時間,才又爬起來」。

除了22年前的口蹄疫,2014年台灣其實也遭遇到PED(豬流行性下痢)疫情。張老闆說,那時候同業們剛出生兩個禮拜內的小豬突然集體死亡。不像現在政府有在面對非洲豬瘟,當年完全不是,根本就是「死是死你們的,政府就低調掩蓋住、一片祥和就好」,產業裡有很多人因此倒閉,非常慘。

張老闆感嘆,當年的政府不重視疫情,他那時又是彰化養豬協會的理事長,記得那時候已經快過年,他還得自己開著車到處去幫忙送消毒水。不過他也提到國家雖然有提供防疫物資,但就算已經打了電話通知豬農們來領,還是有些人就是不領,說因為就養豬很忙,「這樣你能怎麼辦?」

PED到現在還沒根除,有些豬農一年中個兩、三次,就等於都在做「免本的」。張老闆跟沃草記者說,「這不是像你們吃頭路,薪水沒有領到而已」,不只本不見了,差不多要跑路了。

最讓張老闆害怕的是,PED都已經這麼恐怖,還沒有清除乾淨。萬一中國的非洲豬瘟進來,台灣養豬產業該怎麼辦?

沃草為什麼製作台灣豬豬保衛戰專題報導

很多《沃草》讀者或許都對非洲豬瘟不陌生,知道病毒如何傳遞、中國疫情有多嚴重。但是,大家對台灣豬農的想法、產業實際如何運作,恐怕就不那麼熟悉。《沃草》想讓更多人聽到第一線豬農的心聲,讓大家不只是吃過豬肉,更能認識台灣養豬產業。

養豬產業不只是「能不能吃到豬肉」,還包含上游的飼料供應、疫苗、獸醫,和下游的豬隻運送、拍賣、屠宰、販售等。如果大家能對整體產業更了解,就知道非洲豬瘟對台灣的威脅有多嚴重,也更能有決心,一起守護台灣不被病毒侵襲。

點這裡,定期定額

餵養《沃草》,支持《沃草》帶給你更多專題報導。

點這裡,回到專題

看更多《台灣豬豬保衛戰》的專題報導,一起守護台灣。

支持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