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跟蹤騷擾遭轟立法慢半拍 內政部長徐國勇承諾半年提草案

發佈時間4/13/2020 10:38:04
最後更新4/13/2020 11:41:50

為及早防止跟蹤騷擾行為,避免最終以暴力收場的「跟蹤騷擾防治法草案(跟騷法)」,在上屆審理胎死腹中。今(13)日內政部長徐國勇在朝野立委皆質疑拖延下,允諾將在半年內提出政院版。這也等於在下會期才有機會實質審理。台灣一年約有八千件跟騷事件,目前都用最多僅能罰三千的《社會秩序維護法》處理,根本讓人「沒在怕」。朝野立委如民進黨立委沈發惠、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葉毓蘭等人都指出,重大傷害案都有跟騷的前置行為,內政部應積極作為、別再慢半拍,預防悲劇發生。

內政部長徐國勇(攝影/廖昱涵)

內政部長徐國勇(攝影/廖昱涵)

因「屆期不連續」,跟蹤騷擾防治法草案在上一屆國會的審理中止步於朝野協商。 刑事警察局長黃明昭當時表示,徵詢第一線員警意見後,發現跟蹤、騷擾案件,一年約有 8000 件,若再加上家暴、性騷擾案件約有 2 萬 5000 多件,員警工作量大可能排擠治安維護。這一番話讓跟騷法修法按下暫停鍵。

目前與「跟蹤騷擾」有關的法律包括:《社會秩序維護法》、《性騷擾防治法》、《刑法》,《社會秩序維護法》但這些皆無法對被害人形成即時保護,又多屬輕微的罪行。目前針對陌生人的跟騷,大多以《社維法》處理,也僅能輕罰 3,000 元。而《家暴法》雖有保護令機制,但僅限親屬、同居關係,況且僅跟蹤行為也無法申請保護令。

徐國勇提爭點:未賦調查權、警力吃緊、發放「警告令」濫權疑慮

徐國勇指出,目前修法未賦予員警「調查權」,將會難以認定跟蹤騷擾事宜。而民進黨立委江永昌版本指出,需在報案 72 小時內決定是否核發「警告命令」,不僅期限過於嚴苛,警告令內容也未明文規定,恐造成實務紛爭。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先是抱怨,上一屆功虧一簣,有被「擺一道」的感覺。因為警政署在委員會都不提意見,好像很支持,到了朝野協商才第一次提出反對意見,甚至不給轉圜的餘地,令人覺得很不誠實。

徐國勇緩頰,當時他剛擔任內政部長,警政署向他反映基層員警意見,他也認為應該誠實面對,才會叫他們說出來,不要修完法後又做不到。

目前用《社維法》處理跟騷 最多罰三千讓人「沒在怕」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攝影/廖昱涵)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攝影/廖昱涵)

林為洲質疑,現在跟蹤騷擾案件多用《社會維護法》處理,但實際上警察會受理嗎?刑事警察局長黃明昭自信表示:「一定要受理,不受理有處分。」不過林為洲則反映,通常基層員警會問報案人:「有對你怎樣嗎?」沒有的話就不受理。但他指出,通常默默的跟蹤也令被報案人十分恐懼,卻因為報案不被受理而不知道怎麼預防。建議內政部最好去理解一下基層的實際情況。

林為洲認為,通過「跟騷法」最重要意義就是有「註記」的效果,會有法律來介入。或許沒有很嚴苛,但最第一步就介入,讓跟蹤者知道警察有在注意了,比較不敢有犯法的行為。他指出,很多數字顯示發生傷害案前,很大比例都有跟蹤、騷擾的前置行為,因此跟騷法可避免很多重大傷害案。

中國國民黨立委葉毓蘭指出,為何需要警察及時介入?這可以讓當事人冷靜,若繼續糾纏就要進入調查程序。她抨擊, 2000 年立法的日本,到現在一年受理 2 萬件,核發警告令 2 千多件,禁止令約 1300 件,八成以上暴力行為被制止。而台灣卻還在討論立法與否。

民進黨立委沈發惠則質疑,距離上次修法已經過一段時間,而且很多國家都有相關法律可參考,為何目前遲遲沒有內政部版本?是沒在準備?還是抗拒?他指出,目前一年約有八千件跟騷案件:「這對員警是很大負擔沒錯,但慢了一年,就每年有八千人無法救濟啊!」他希望下次能夠看到內政部具體的解方,不要半年後又再提一樣問題。

民進黨立委黃世杰質疑,未來警力問題該如何解決?警政府副署長蔡蒼柏先是說明,員警受理跟騷案件後,需處理警告命令核發、案件調查、代被害人申請防制令、執行防制令、行政罰鍰裁處、違反防制令偵辦、後續被處罰人不服的訴訟等,警察負荷的確很多。

徐國勇補充,上次有提到盤點警力,但是提到要「增加人力」,馬上人事行政總處跟考試院就來關心。不過黃世杰指出,不能因為負擔很多就不處理。

警方未有認定病態跟騷者專業 徐國勇:衛福部想推給我們,我反對!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思銘指出,跟騷者大部分多為病態:「精神有問題啦!」認為衛福部應該要有配套(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思銘指出,跟騷者大部分多為病態:「精神有問題啦!」認為衛福部應該要有配套(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尤其,徐國勇表示跟騷者的病態行為,要讓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認定:「衛福部想把這個給我們,所以我一直反對!」他多次強調,這是草案卡關的原因之一。

中國國民黨立委林思銘表示指出,跟騷者大部分多為病態:「精神有問題啦!」他說,在《精神衛生法》的處理是強制送醫,而衛福部對於跟騷法的配套在哪?

代為出席的衛福部出席的保護司代理司長郭彩榕,引述「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報告指出,跟騷行為理由很多樣,多半是認知或行為偏差,真正跟精神或病態造成是少的,根據日本研究只有 2%。

林思銘則語帶懷疑笑說:「少的?」他說當過律師都知道,都會辯護說自己有精神病史:「大部分都是病態的啦!」徐國勇則表示,尊重衛福部專業解釋,但希望衛福部要一起來對跟騷法努力。

跟騷受害者也該納入衛福部安全網內

民進黨立委劉建國表示,根據 2014 年婦女基金會針對 16-20 歲女學生做調查,每八位就有一位有被跟蹤騷擾經驗,過半數加害者是陌生人或愛慕者。而現行法中常用的《家暴法》等,很難去做規範。

劉建國也督促,衛福部要在裡面扮演一部分角色,因為可能會有《精神衛生法》所涉及的對象。他也詢問,衛福部也是社會安全網的一塊,針對被騷擾跟蹤者,是否有相應處理?

衛福部保護司代理司長郭彩榕表示,針對被害者的保護扶助措施本來就有法律規範,但如果不是家暴或性騷擾受害者就沒有。不過她認為現在健保都有對精神醫療資源去補助了。

劉建國則指出,健保補助跟對被害人的協助不是同個層次和概念,希望衛福部回去好好研議在跟騷法中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