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鄭運鵬臺灣深受治亂世用重典影響廢死不易應修法增訂終身監禁

發佈時間2020-3-23 10:53:54
最後更新2020-3-23 10:53:56
<strong>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攝影/蕭長展)</strong>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攝影/蕭長展)

每當臺灣社會發生重大刑案,死刑存廢問題就會成為社會焦點,卻始終無法獲得共識。民進黨立委鄭運鵬今(23)日質詢指出,近年來死刑、無期徒刑等重刑判決逐年下降,除可能因《刑法》中「唯一死刑」在過去修法中已遭廢除,法官判決習慣改變,重大刑案數量減少、治安變好也是原因。但臺灣在過去封建教育影響下,「治亂世用重典」的觀念卻持續讓民眾認為生活很不安全、法律中需要有重刑壓制。他認為,「這是個錯誤理解」,卻很大地影響了對於廢死與否的討論。在社會仍處在死刑存廢立場兩極的僵局下,鄭運鵬認為,可考慮修正《刑法》增訂「終身監禁」刑度,並配合定期公投促進社會討論、凝聚共識,作為過渡方案。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日由中國國民黨籍召委李貴敏主持會議,邀集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法務部長蔡清祥就「司法正義-死不死刑,保護了誰?」做專題報告並接受立委質詢。

鄭運鵬質詢時指出,關於死刑存廢與否的討論在臺灣很容易陷入兩難,「如果完全贊成執行死刑,別人會覺得你沒人性;贊成廢除死刑,又會有人覺得你搞過頭」,凸顯這項議題的棘手。他先向法務部長蔡清祥質詢,希望能夠確定,廢除死刑是否為國家長期的政策方向。蔡清祥答詢表示,無論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廢死的確是政府延續性的政策目標。

從民調趨勢來看,鄭運鵬指出,過去他在民進黨擔任黨公職,民調中心主管曾告訴他,「廢死是臺灣最有爭議又最有共識的題目」。有爭議是因為,大家都認為是否廢除死刑需要討論;有共識則是因為,民調顯示有九成以上受訪者認為應該要有死刑。儘管許多民眾希望政府判決、執行死刑,但對司法又普遍存在不信任,凸顯臺灣社會在心態上存在矛盾。

鄭運鵬接著列舉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歷任總統執政以來,死刑、無期徒刑的判決數量都是逐漸下降。以死刑來說,鄭運鵬認為判決數減少的原因,主要是隨著《懲治盜匪條例》、《刑法》海盜罪等修法過程廢除「唯一死刑」的刑度而下降。無期徒刑判決數量遞減,則可能因為「現在的法官不愛判重刑」,還有臺灣整體治安變好、重大刑案數量下降的影響。

儘管治安變好很可能是重刑判決數量遞減的原因,鄭運鵬指出,雖然連大部分的外國來臺遊客都認為臺灣很安全,但社會卻仍然深受過去封建教育「治亂世用重典」觀念的影響。他強調,尤其對於比較年長、深受封建教育影響的世代來說,還是會一直認為臺灣很亂、處在亂世的狀態中,「這是錯誤的理解」。

<strong>法務部長蔡清祥(截圖自立院 IVOD 畫面)</strong>

法務部長蔡清祥(截圖自立院 IVOD 畫面)

除了指出傳統觀念阻礙了社會對死刑存廢的理解及討論,鄭運鵬也質疑,臺灣司法體系是否真的有能力做出死刑判決。他指出,從 1993 年到 2018年、26 年來因刑事案件獲得冤獄賠償的共有 6,699 人,扣除 1997 年到 2005 年間有 5,436 人是因白色恐怖補償條例獲賠,實際上因審判錯誤遭受冤獄而獲得國家賠償共有 1,263 人。雖然這一千多起冤獄案件不見得全都是遭判死刑或無期徒刑,但凸顯司法體系判決還是有不小的誤判機率。鄭運鵬強調,「我很懷疑這樣的司法體系,到底有沒有能力判人死刑」,且要負擔國賠的,終究會是納稅人,而非法官。

鄭運鵬表示,他身為區域立委、來自地方,常有機會跟選民辯論死刑議題,能夠理解社會希望將某些重刑犯求處死刑的原因。譬如有些人抱持「殺人償命」的報復主義;或認為用無期徒刑監禁取代死刑是浪費納稅人的錢;覺得無期徒刑沒用、犯人很快就會被釋放;以及社會的司法、人權觀念不進步,停留在「寧願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人」。鄭運鵬也指出,這還包括多數人普遍認為自己是「好人」,不會遭受冤獄的不幸,所以普遍希望司法能判處死刑。

儘管社會對死刑存廢存在對立的看法、許多傳統觀念也阻礙討論進行,但鄭運鵬強調,其中還是存在著「共識」的可能。譬如反對廢死的人,能夠接受「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作為一種方案;支持廢死的人,也認為終身監禁是個可行方案。他因此建議立法、行政部門,可考慮修正《刑法》、增加「終身監禁」的刑度,配合政府每隔 10 到 20 年辦理一次廢死公投,讓社會一方面能理解終身監禁為社會帶來的價值,再藉由公投,讓社會自行決定要不要廢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