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版納粹教戰手冊曝光習近平下令毫不留情官員抓維吾爾人沒達KPI也被關

作者
設計
發佈時間2019-11-28 13:02:42
最後更新2019-11-28 13:38:35

國際媒體近日接連曝光中共內部機密文件,藉由中共官方認證,戳破中國政府為掩飾在新疆大規模監禁、鎮壓維吾爾人編造的謊言。關注維吾爾人受中國壓迫情形的「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理事會主席 Nury Turkel 接受《BBC》專訪指出,文件內容跟受害者出面指控的證詞全都吻合,這批資料就像現代版「納粹教戰手冊」。以《紐約時報》日前曝光 403 頁的中共內部文件來看,顯示中共自 2014 年就有計劃在新疆全面設置集中營,而發動的起點,就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使用「獨裁」(dictatorship)工具對所謂恐怖主義展開「毫不留情」的鬥爭。文件也透露,有新疆地方官員因不認同全面「集中教育」,擅自釋放被關的維吾爾人、或故意拖延不達到抓人 KPI,下場是自己也被關進監獄。

《BBC》在 25 日也揭露一批中共密件,資料中提及所謂的培訓中心「絕不允許發生逃跑事件」,從官方不遮掩的角度證實集中營的存在。

國際媒體揭中共密件,官方紀錄自打臉「沒有集中營」

《BBC》揭露的中共內部密件,來自《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所收到的中共內部爆料。其中一份標題為《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工作的意見》的官方電文,是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最高治安長官、自治區黨委政法委書記朱海侖蓋章核發,詳盡透露了中國對國際宣稱的職業培訓「學校」實際就是關押維吾爾人的監獄。

電文內容提到,所謂的培訓中心「絕不允許發生逃跑事件」,並指示各負責單位要加強機構內警衛值班室、制高崗哨等安全設施,宿舍和教室內的影像監控更要達到「全覆蓋、無死角」。培訓中心的主要任務,就是讓學員「學國語」及法律,還要詳細掌握學生思想狀況,促進他們「悔過自新和檢舉揭發」。

針對有反情緒的學員,內文指出要「採取教管幹部『多包一』方式展開教育轉化攻堅」。這段文字,在揭露新疆集中營的專家 Adrian Zenz 看來,「是一種邪惡的輕描淡寫,表明武力和酷刑實際上可能被廣泛使用」。

電文中也說明要離開培訓中心的「結業」標準,要符合「收教時問題較輕、培訓至少一年以上」,還必須達到積分證明真的有完成思想轉化,才有機會獲得自由。但即使「結業」離開,還有所謂「跟蹤幫教」制度,學員會被所在地的派出所、司法單位納入列管,且一年內不得脫離視線。

<strong>《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公布一批中共內部密件,其中這份《自治區機關發電》電文內容透露,新疆集中營確實存在。資料來源:</strong>[<strong>《ICIJ》網頁</strong>](<a href="https://www.icij.org/investigations/china-cables/read-the-china-cables-documents/">https://www.icij.org/investigations/china-cables/read-the-china-cables-documents/</a>)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公布一批中共內部密件,其中這份《自治區機關發電》電文內容透露,新疆集中營確實存在。資料來源:《ICIJ》網頁

誰是創造新疆集中營罪魁禍首?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收到的中共內部密件,直接證實國際輿論一直以來對新疆存在集中營的推測與擔憂。《紐約時報》揭露 403 頁中共文件的報導,則是對新疆集中營和當地各種極端鎮壓手段出現的時間、加害者是誰,提供一幅清晰的圖像。

2012 年 11 月,習近平獲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接著在 2013 年 3 月「當選」中國國家主席,確立他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地位。但就在當年 10 月底,北京天安門發生一起汽車爆炸案,後來官方認定,這是「疆獨」份子策動的恐怖攻擊。2014 年 3 月,昆明火車站發生造成 31 人死亡的攻擊事件,中國官方後來宣稱,這也是「新疆分裂勢力」所為。而在隔年 5 月,習近平到新疆視察的一個月後,烏魯木齊市發生造成約 40 人死亡的爆炸案,官方後來公布調查結果,稱是長期受到「宗教極端思想」影響的暴力恐怖份子所為。

記者 Nick Holdstock 在他的著作《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中,清楚描述及分析中共在新疆統治的失能與失敗,因而導致維吾爾民怨日漸強烈、衝突不斷。但據《紐約時報》揭露的文件,習近平直接將新疆及維吾爾人相關的攻擊事件,認定是所謂宗教極端主義、過去維吾爾人曾建立「東突厥斯坦」國留下的「分裂遺毒」,以及前幾代領導採取經濟發展策略化解衝突的失敗,綜合因素所造成。這些基礎,促使習近平帶領中共對新疆祭出前所未有的強硬手段。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收到的 403 頁中共內部文件,其中有 4 份是習近平對黨幹部及官員發表的秘密談話,「為了解鎮壓的起因、以及發動這場鎮壓的人是怎麼想的,提供一個罕見、未經過濾的視角」。這些談話立下的理念和指導原則,造成維吾爾人正在承受的各種迫害。

譬如習近平在 2014 年發生昆明車站攻擊案後、4 月視察新疆期間,對反恐警隊講話時表示,現代武器竟然還對付不了所謂疆獨份子常用的大刀、斧頭,代表使用的手段還是太簡單及不足,他向軍警強調「我們要針鋒相對、毫不留情」。雖然習近平沒明說要大規模抓捕、關押維吾爾人,但在 5 月烏魯木齊發生爆炸案後,他在一場會議中表明,要「毫不動搖運用人民民主專政的武器」,用「獨裁」工具來剷除他眼中的動亂根源,受極端宗教思想影響的激進份子。

<strong>隨著習近平在 2014 年下達「毫不留情」的指令後,中國政府對新疆的鎮壓強度不斷提高,更派駐大批軍警在當地「維穩」。圖為2017年3月《去極端化條例》實施前夕,在新疆伊犁州舉行的「反恐維穩誓師大會」。(來源:新疆監獄官方微信平台</strong>)

隨著習近平在 2014 年下達「毫不留情」的指令後,中國政府對新疆的鎮壓強度不斷提高,更派駐大批軍警在當地「維穩」。圖為2017年3月《去極端化條例》實施前夕,在新疆伊犁州舉行的「反恐維穩誓師大會」。(來源:新疆監獄官方微信平台)

這 4 份談話中,習近平也不斷以傳染病、毒癮等詞彙,對所謂的宗教極端思想進行比喻,並藉此宣稱,解決這類問題需要「治療陣痛期」。他在 2014 年視察新疆期間曾指出,「被宗教極端思想俘虜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變得良知泯滅、喪失人性、殺人不眨眼」。之後,他在一場會議中再次強調,「一但信了它(宗教極端思想)就像吸食毒品一樣,喪失理智、精神瘋狂,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習近平的「病毒」比喻,後來大量被中共在擬定官方說法時大量引用。譬如中共今年 8 月發布的《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就提到,設置培訓中心的目的是「為了防微杜漸、治病救人」、「對受過極端主義感染的群體進行一段時間的教育轉化」。習近平的講話就像種下種子,在中共官員籌劃「灌溉」下,結成壓迫的果。

習近平下令「毫不留情」、陳全國貫徹旨意要求官員「應收盡收」

在中共內部密件近期遭曝光前,關注中國西藏和新疆地區民族政策的專家 Adrian Zenz , 2018 年在他發表的研究中就指出,中國從 2014 年開始擴大「應用」原本拿來對付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教育」方法,著手在新疆各地方初步設置「教育轉化基地」展開所謂去極端化工作。印證了習近平在當年發表連串具指導意義的談話後,實際行動就此展開。

Adrian Zenz 分析中國官方發布的新疆「再教育」設施相關標案發現,2014 到 2015 年間投入的預算並不顯著。他受媒體專訪時則提到,這段時間內維吾爾人被關進所謂培訓中心的時間大約在 4 天到 20 天不等。但從 2016 年 8 月開始, 原本擔任西藏黨委書記、以高壓統治著名的陳全國轉任新疆黨委書記後,情勢快速惡化。維吾爾人開始遭到大規模拘捕送進培訓中心,之後就毫無音訊,能在三個月內被釋放出來的人,更是「非常罕見」。

《紐約時報》從中共內部文件中發現,維吾爾人遭受全面、嚴厲的壓迫,陳全國是貫徹習近平旨意的關鍵推手。從 2017 年起,許多中共內部文件都記錄到陳全國提起如何完成「去極端化」工作時,反覆強調要做到「應收盡收、有了就收」。陳全國的指示,隨即展現在法律和硬體建設上,以達到「收」維吾爾人入營再教育的最大化。

新疆當局在 2017 年 3 月制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並火速地在 4 月頒布實施。《去極端化條例》以一個幾乎可以涵蓋所有維吾爾人的條件,對所謂「極端化言論和行為」訂出標準。包括排斥、拒絕廣播、電視等公共產品和服務;穿戴蒙面罩袍、「非正常」蓄鬚;查閱、摘抄、持有含極端化內容的文章、音視頻;政府保留解釋權的「其他極端化言論和行為」。這項條例讓所有維吾爾人都成為法律鎖定的目標,被送入集中營的人數急速攀升。

營區的大量建設和快速擴張具體呈現了入營人數劇增的事實。國際媒體《路透社》透過中國政府招標資料以及高解析度衛星影像、辨識出 39 座監禁營區。比對後發現, 2017 年 4 月前,39 座營區總共有 539 棟建築、佔地約 37 萬平方公尺,從當年 4 月實施《去極端化條例》到 2018 年 8 月,短短一年多大幅擴張到 1,129 棟建築,佔地更激增到 1 百多萬平方公尺,擴大面積高達三倍、相當於 140 座足球場。

<strong>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strong>

藉由衛星空拍圖進行比對確認,外界已辨識出許多再教育營區。以上三張衛星空拍,從左到右分別是靠近新疆庫爾勒市、莎車縣、和田縣的三座集中營。製圖:《沃草》

整個新疆都是集中營:對外「斷通聯」,個人手機、行蹤全遭監控

大量設置集中營、大批抓捕維吾爾人強迫再教育,只是循著習近平指示下「毫不留情」鎮壓的一環。曝光的中共密件,讓世人看見官方所謂「反恐維穩組合拳」,還有更多駭人招式。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揭露的中共密件,包含 4 份發布時間在 2017 年 6 月、共 11 頁的《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每日要情》。其中一份「“斷通聯”要情線索」清楚顯示,中共全面截斷新疆對外網路通訊,內容提到從 2017 年 1 月到 6 月半年間,對外通聯人數已被封鎖到每日 10 人以下。

安裝在個人手機裡的 APP,也成為國家監控和循線抓人的媒介。標題為「挖存量、減增量、鏟土壤」的文件透露,中共全面監控清查一款在新疆當地擁有上百萬用戶、主要用來傳輸檔案的「快牙」APP,指示相關單位要清查傳輸內容有關於暴力、恐怖主義等所謂「暴恐音視頻」的用戶,「對有涉恐嫌疑的,要及時固定證據依法打擊;暫不能排除嫌疑的,要集中培訓並進一步甄別審查」。

徹底截斷新疆對外網路通聯、國家監控全面侵入個人手機、電腦,整個新疆有如雲端版無牆監獄,全境就是集中營。這也呼應了習近平設下的指導原則,他曾在對官員講話中提及,要確保新疆穩定必須依靠大規模的監視和情報蒐集工作,要完成這項工作,就必須運用新技術。

如何「接地氣」將中共黨國的觸角伸進新疆每個角落,更是「中國特色」的社會控制中不會消失的傳統手段。《紐約時報》揭露的中共文件中,一份指導官員如何欺騙、監控維吾爾學生的教戰守則,就是讓人震驚的範例。

中共因擔心在外地的維吾爾學生放暑假回到新疆發現父母被消失後,會做出無法預測的反抗行為,因而為新疆地方官員擬定一份《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員子女問答策略》,當作教戰守則。《問答集》內容除了要官員騙學生,他們父母只是去「學習」。還威脅學生,如果不守法、不遵從黨的指導,會影響家人重獲自由的機會。甚至還要他們接受,這是黨的恩惠、要感謝黨。

<strong>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監控深入日常,其中一項常見措施就是在公共場所廣設檢查哨。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strong>

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監控深入日常,其中一項常見措施就是在公共場所廣設檢查哨。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中共高層無視內部反彈執意「下重手」:密件遭爆料、官員私放維吾爾人

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採取殘酷的鎮壓手段,在證據陸續曝光後震驚國際、受到嚴厲譴責,而就連中共內部成員,也不見得全數認同中央決定採取的無差別、全面性鎮壓,甚至擔心受牽連。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這次獲得的 403 頁中共內部文件,「是數十年來從中國共產黨內部洩漏出來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爆料者據稱是一位匿名中國政界人士,他的目的是希望透過文件曝光問世,防止習近平及其他中共核心領導人在新疆集中營及其他壓迫罪行上擺脫責任。

這批文件也透露,有新疆地方官員因為對中央下達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的命令存疑、抵制,不只被拔除官位,還被送進牢裡、遭到監禁。

其中一位官員,是新疆西南部莎車縣前任縣委書記王勇智。他在 2014 年就任莎車縣委書記後,對於中央下達大規模關押的指令,一開始表現出配合、甚至是積極的態度,在轄區建立營區還關了約 2 萬名維吾爾人。

但從遭到洩漏的官方認罪書中顯示,王勇智在自白中提到對大規模拘禁維吾爾人的作法存在疑慮,認為「上級決策部署與基層實際差距大,不能照搬照套」。因為莎車縣人口有 90% 以上是維吾爾人,王勇智擔心中央的政策會對地在族群關係造成嚴重傷害;他也擔心,青壯年人口大量被抓,無法在經濟上做出亮眼成績,會影響個人升遷。

王勇智後來私自決定,從 2 萬名已經關在營裡的維吾爾人裡釋放 7 千人。他的決定違反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下達的「應收盡收」命令,被中共為監督集中營政策執行狀況而成立的秘密調查小組發現。2018 年 3月,王勇智遭控「嚴重違反黨中央治疆方略」,被開除黨籍、拔官,送到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還有一位新疆阿克陶縣前縣委書記谷文勝,因為對大規模拘禁政策採取「拖延戰術」、加上被指控庇護維吾爾人身份的官員,最後遭入獄關押。

揭秘文件啟示:中共認定無極限鎮壓是消「獨」唯一解

《紐約時報》揭露的中共密件,從中共內部談話、政策規劃過程,為世人還原了新疆出現集中營及各種非人道鎮壓手段的前因後果。其中還包括一項相當重要的資訊,就是習近平決定在新疆治理上「下重手」,除了表面上發生的攻擊事件,更隱含他對如何維持中共政權的深層思考。

從中共密件中習近平談話的內容來看,蘇聯解體的例子,對他思考該採取什麼手段統治中國影響很大。習近平曾在談話中透露,蘇聯解體是因為俄共領導班子在意識形態上的鬆懈,還有統治手段軟弱無能。習近平在新疆的一場會議中也以蘇聯為例指出,波羅的海等國曾是蘇聯加盟國中經濟最蓬勃的一支,卻也是在蘇聯解體後最快宣布獨立的一群。

習近平的談話透露,他認為創造、給予經濟紅利,無法阻止追求獨立的分離主義,只有強硬的意識形態和手段,可以維持國家穩定團結。正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的集中營、遍佈全境的監控,充斥在街頭的軍警,就是習近平思想最具體的展現,用鎮壓、種族清洗強迫維吾爾人認同中國。回望臺灣,仍有不少政治人物用中國能帶來經濟利益,淡化中共對臺灣的威脅、為「統一」幫腔。中共給予經濟紅利背後的代價,中國政府對新疆、香港造成的永久性傷害,值得慎思。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