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惡法大濫捕臺灣民團連署撐香港我們都是黎智英

發佈時間8/11/2020 10:22:07
最後更新8/11/2020 10:31:33

香港《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香港眾志」前副秘書長周庭遭港府大動作以港版《國安法》拘捕,今(11)日臺灣多個民團發起連署聲援香港。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在中共的國安思維下,已形成人人自危的白色恐怖體制:「我們都是香港人的共犯!人人都是黎智英!」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江旻諺呼籲,政府應積極協助國際制裁行動、儘速訂立對港人道援助的法制基礎、檢討港資入台規範以防範紅色資本滲透臺灣。

臺灣民團舉起白紙,諷刺港府禁止反送中口號,連毫無標語的白紙也會被認為是煽動叛亂國家。民團也代港人喊出不能喊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攝影/廖昱涵)

臺灣民團舉起白紙,諷刺港府禁止反送中口號,連毫無標語的白紙也會被認為是煽動叛亂國家。民團也代港人喊出不能喊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攝影/廖昱涵)

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江旻諺表示,美國財政部已制裁中國 11 位高官。包括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美國、英國在內的五眼聯盟外交部部長們也發出聯合聲明,希望港府如期舉行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他認為,臺灣要和國際一起行動,讓中共知道鎮壓香港要付出代價。

大濫捕後 出白紙都要買、壹傳媒股價飆漲證明港人心不死

香港《蘋果日報》專欄作家桑普表示,他曾在黎智英被捕前見面,他完全不是像親中派報紙說的,是會離開香港的人。黎智英親口對他說:一定會守在香港,寧願去坐牢,也要堅持到底,否則他怎麼對得起所有蘋果日報壹傳媒員工,和香港民主陣營多年的努力?

桑普感動表示,黎智英明明可以走,但他不走。雖然黎智英當時證件被沒收、每個禮拜要去警局報到,但他也沒有選擇偷渡。他形容,黎智英是非常有毅力的人,也有坐牢的準備,這種決定一點都不容易。

桑普說,蘋果日報是香港主流媒體中唯一屹立不倒的,因為他有自己的廠房、印刷機,不用去租任何機器。他說,今天很多港人凌晨就排隊要買蘋果日報,即使出白紙都要買,甚至股價升的亂七八糟,證明香港人的心不死。據一位他在蘋果日報的朋友指出,平常只印 8 萬份,但今天加印到 55 萬份還搶購一空。桑普認為,港人經歷一年多來越來越強烈的打壓,但香港人沒有後退。

身為前壹傳媒集團臺灣分公司員工的鬼島之音創辦人、吳怡農的妹妹吳怡慈也現身力挺前東家​(攝影/廖昱涵)

身為前壹傳媒集團臺灣分公司員工的鬼島之音創辦人、吳怡農的妹妹吳怡慈也現身力挺前東家​(攝影/廖昱涵)

台灣民間支援香港協會理事長馮賢賢表示,搜索媒體、打壓異議份子、壓制言論自由,這些警察國家的恐怖作為,對臺灣人一點都不陌生,我們也曾在漫漫長夜煎熬,看不到隧道盡頭。她說,臺灣人對香港不會坐視不管,因為自由不是天下掉下來的。她引述中國流亡導演應亮所言:「自由是動詞,必須每天都戰鬥,才可以抓住自由。」她想告訴香港人,隧道再長也是有盡頭,既然自由是動詞,那就繼續行動吧!

民進黨立委、台灣國會香港友好連線副會長洪申翰認為,中國逮捕媒體負責人,就是挑自由世界重視的價值做為攻擊標的。香港已成國際抵制中共時,中共的報復、洩恨對象。他氣憤表示,現在香港人正在代替大家受苦。聲援香港,也是為了台灣,兩邊命運相連:「我們不會讓香港孤單。」

為反制中共濫捕 美國應啟動制裁中國高官

華人民主書院曾建元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港版國安法徹底違反國際人權憲章的普世價值。他說,昨天香港警務處的行動,因為涉及國安犯罪事件,可以不用逮捕令羈押票搜索令,就能把物證和嫌疑人帶走。對比臺灣,這些行為都要檢察官申請法院同意才能進行。他質疑,昨天警務處的行動依照港版《國安法》施行細則 43 條,這是港府自行頒布的,沒有經過立法會通過,嚴重違反對於基本人權的保護及限制要有法律依據的「法律保留原則」。

華人民主書院曾建元董事主席曾建元(攝影/廖昱涵)

華人民主書院曾建元董事主席曾建元(攝影/廖昱涵)

曾建元指出,港版《國安法》中有提到,中國駐香港公署經過港府批准,可以接管在香港處理的國安犯罪事件,等於變相的「送中條例」。他也呼籲美國,身為現今最有能力制裁中共的國家,如果黎智英被送中,希望美國認真嚴肅考慮依《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展開下一波制裁行動,凍結中國高官在美國資產,並限制其入境美國。

曾建元也說,港版《國安法》規定,警務處有權針對境外勢力的政治組織或個人,要求提供違法相關事證,不提供還可以入罪。所以若港府要求台灣相關機構提供相關證據,不提供可能還要被香港通緝、可以判處兩年。他認為,黎智英事件,與全世界和香港事務有關者都息息相關:「我們都是香港人的共犯!人人都是黎智英!」呼籲大家要團結對抗不法中共政權。

註解

  1. 授權美國政府對違反人權及國外顯著腐敗人士實施制裁,例如禁止入境、凍結並禁止官員在美國的財產交易。命名是為紀念俄羅斯稅務會計舍爾蓋馬格尼茨基,因揭發俄羅斯政府腐敗被拘捕,並得不到人道對待,於監獄內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