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南蒙古母語教育 蒙古流亡議會發言人下一步就是南蒙古人集體消失

作者
發佈時間9/10/2020 09:53:56
最後更新9/12/2020 16:18:23

日前,內蒙古自治區(南蒙古)因中國政府發布官方文件,規定使用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和中學在今年秋季開學後,改用漢語教材、以漢語授課,並規定逐年將語文、政治、歷史三門課程全面改以漢語授課,引發南蒙古各地對母語受到威脅的擔憂,目前南蒙古各地爆發罷課行動,學生、家長、牧民、一般民眾,乃至中共國家體制內的南蒙古公務員、教師、警察等都不約而同地響應抗爭。流亡法國的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接受《沃草》專訪,悲嘆過去南蒙古曾擁有自己的自治政府與軍隊,多次爭取獨立、自治,卻一次又一次遭到北京當局打壓、屠殺,在中共治下 70 年消亡至今,已經被中共剝奪所有權利,如今退無可退,「現在我們只有語言了,語言一旦消失了,南蒙古人會徹底消失在中國茫茫人海中,成為中國人」。

流亡法國的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布宏夫/提供)

流亡法國的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布宏夫/提供)

罷課抗爭延燒南蒙古各地

8 月 26 日,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發佈了《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文件規定從今年秋天開學起,南蒙古境內以蒙古語授課的小學一年級開始使用全中國通用的語言教材,並安排在 2021 年起南蒙古全境小學和初中一年級的政治課改為漢語授課、2022 年起初一的歷史課改用漢語授課,並都將使用國家統一編纂的教材。

此事引發南蒙古人對母語遭到打壓、消失的憂慮,南蒙古各地的學校不約而同地爆發罷課行動,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中國當局以沒收「草場證」要脅蒙古族人把適齡學童送去上學,日前(9 月 4 日)還傳出在南蒙古阿拉善盟政府辦公室的一名蒙古族女性公務員蘇日娜為了保護蒙古語言文化,跳樓自殺,網路上流傳蘇日娜的遺書,旅居美國的蒙古族人諾民(Nomin)把蒙文書寫的遺書用普通話讀出:「我們阿拉善盟的人口少,沒法團結起來,我們寫的請願書連旗政府都沒過就給壓下去了。他們用各種辦法施加壓力。我們蒙語文工作人員的壓力更大。我們就算傻,我們就算懦弱,不要再罵我們了。我們用生命去證明了我們努力過。」

蘇日娜是自 8 月 30 日抗議爆發以來,傳出的第四宗因捍衛蒙古語而自殺的案例。第一宗是通遼市舍伯吐鎮蒙古學校一名五年級學生,他得知母親被武警毆打後,從該校4樓跳下身亡。

南蒙古各地不約而同地爆發罷課、抗議。(截圖自美國之音影片)

南蒙古各地不約而同地爆發罷課、抗議。(截圖自美國之音影片)

南蒙古被稱為「模範自治區」背後的殘忍

現居法國、長期從事南蒙古民族自決運動的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中文發言人布宏夫(Boronruh Tsinrh)接受《沃草》專訪,表示中國官方長期將南蒙古稱為「模範自治區」,因為在中共的治理之下,南蒙古可說是對北京政府唯命是從,但這也從側面反映出,南蒙古當地已經不存在任何抗議的聲音,「所有抗議的蒙古人都被北京屠殺、打壓、關進牢房」,他沈痛地說,當一個中國人說「內蒙古自治區是模範自治區」,這其實是非常殘忍的一句話,而這次保護母語的抗爭事件,也是源於過去 70 年,南蒙古在中共統治下不斷出現悲劇,長期積累下的情緒大爆發。

布宏夫說,「他們(中國人)不僅殺了我的曾祖輩,也虐殺我爺爺那代、關押毆打我的父輩,現在連對我的弟弟妹妹們也不放過」。他說明,滿清垮台之後,北蒙古(中國稱外蒙古,現在的蒙古國)宣布獨立,建立大蒙古國(博克多汗國),當時南蒙古的 49 個旗有 41 個都宣布加入大蒙古國,隨後大蒙古國進軍南蒙古,向中華民國的北洋軍閥宣戰,經過數年戰爭,後來因北洋政府施壓俄羅斯,要求俄羅斯不能提供武器裝備給蒙古人,蒙古軍被迫退回北蒙古境內。布宏夫說,這是蒙古國第一次嘗試收復南蒙古的行動。

後來在 1915 年,中華民國與沙俄簽訂《中俄蒙協約》,在未經蒙古人允許的情況下,私自決定了蒙古土地歸屬中華民國,允許蒙古人進行自我管理,但是《中俄蒙協約》並不被蒙古人承認。之後,俄國爆發十月革命,逃難的俄羅斯貴族勢力進入蒙古國,驅逐了中華民國軍隊,但當時布爾什維克意識形態也開始在蒙古人之間發展,蒙古人想要組建屬於蒙古人的共產黨,蒙古國的蘇赫巴托與喬巴山兩人就建立了蒙古人歷史上第一個紅色武裝軍隊——蒙古人民黨,在 1921 年打敗俄羅斯貴族恩琴伯爵的勢力,建立蒙古人民革命政府、1924 年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國。

而南蒙古的命運和蒙古國緊緊相扣,在1921 年時,南蒙古的土地還是由封建王爺掌握,蒙古國的紅色政權則在建立後大舉清除封建勢力,並與莫斯科的共產國際一起滲透南蒙古,於是在 1925 年 10 月 13 日,南蒙古第一個紅色政黨——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內人黨)成立,以民族解放做為政黨目標。同時,南蒙古貴族也和日本關東軍以及滿洲貴族合作籌劃建立滿洲國。布宏夫解釋,當時南蒙古偌大的土地上,有著日本與蒙古貴族、蘇聯和蒙古國、中華民國勢力的三方角力。1932 年滿洲國建立後,日本勢力在東亞大陸增強,南蒙古的主要社會意識形態也傾向日本,其中南蒙古貴族德王與日本人密切合作,建立了「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在 1945 年日本戰敗前,蘇聯和蒙古國在南蒙古的勢力逐漸式微,中國國民黨勢力也被驅逐,日本人幫德王政府建立醫院、學校,「日本在海外唯一的軍官學校就是建立在南蒙古」。

1925 年 10 月,内蒙古人民革命黨在張家口成立時合影。(圖片來源:[Wikimedia](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5%86%85%E8%92%99%E5%8F%A4%E4%BA%BA%E6%B0%91%E9%9D%A9%E5%91%BD%E5%85%9A%E6%88%90%E7%AB%8B.jpg);Public Domain)

1925 年 10 月,内蒙古人民革命黨在張家口成立時合影。(圖片來源:Wikimedia;Public Domain)

破滅的內外蒙古統一夢想

布宏夫說,當年德王的政策是先落實蒙古人自治,再從自治狀態變成獨立狀態,「徹底從中國獨立出來」,成為第二個滿洲國那樣的存在,但是日本為了拉攏汪精衛的中華民國政府,選擇讓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在名義上依附汪政權,後來日本在 1945 年戰敗、退出東亞大陸,失去盟友的德王被迫解散政府,而一直在南蒙古民間秘密發展黨員的內人黨快速接管了整個南蒙古的主導權,建立「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當時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的秘書長哈豐阿和其他自治運動的領袖帶著 10 萬份蒙古人簽名的連署書到烏蘭巴托面見時任蒙古國元首喬巴山,請求內外蒙古合併統一,喬巴山非常高興的同意了,立即聯繫莫斯科的史達林,期望得到蘇聯支持內外蒙古統一,但史達林的回覆卻是,蘇聯已在 1945 年 2 月與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簽訂雅爾達密約,約定蒙古國維持現狀,未來以公投決定是否獨立於中國,而蘇聯將會保障中華民國其他土地的完整。

布宏夫嘆,蘇、美、英三國在沒經過蒙古人同意下,就決定了蒙古土地歸屬,而得知雅爾達密約內容的喬巴山和哈豐阿不得不聽命於蘇聯,內外蒙古無法統一,哈豐阿只得失望返回南蒙古,之後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嘗試過與中國國民黨合作,希望蔣介石政府承認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合法性、承認蒙古人自治,然而自以為打贏日本的蔣介石一口回絕,於是哈豐阿等人迫於無奈,只好與中國共產黨派出的蒙古人代表烏蘭夫(後來成為中國國家副主席,有「蒙古王」之稱,其孫女布小林是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協商,南蒙古在 1947 年 5 月 1 日成立內蒙古自治區,比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還要早一年多,當時中國共產黨承諾蒙古人自治。

至於中國共產黨為何承諾蒙古人自治?布宏夫解釋,其一因為當時內人黨手下的蒙古騎兵非常強悍,是日本人親自扶持培養的軍隊,隸屬於德王。其二是南蒙古的地利,1945 年時與南蒙古相鄰的滿洲國非常富裕,GDP 排名亞洲第一,不管是民生業還是軍工業都相當發達,日本戰敗後,蘇聯進入了滿洲國,並協助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佔領德王政府控制的土地,而希望比國民黨政府更快進入滿洲國的中國共產黨,決定與蒙古人談判,以承諾徹底讓蒙古人自治,換取蒙古人協助中國共產黨取道南蒙古進入滿洲國,加上蘇聯將滿洲國武器庫的武裝配備撥給中共,讓中共在收編滿洲國軍隊、以及蒙古騎兵的協助下,打贏「解放戰爭的第一役」遼瀋戰役(遼西會戰),順利佔領了滿洲國的土地,接著又在南蒙古的南邊打了平津戰役(平津會戰),拿下北京。

布宏夫說,內蒙古自治區的建立,絕對不是中共意識到民族平等的重要性,或真的要讓蒙古人自治,而是為了打贏蔣介石,無奈下做的戰略性妥協,因為如果沒有欺騙蒙古人能夠自治,就無法取得南蒙古大後方支援中共和蔣介石進行國共內戰。

追求南蒙古獨立的蒙古貴族德王。(圖片來源:[Wikimedia](<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De_Wang.jpg">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5%86%85%E8%92%99%E5%8F%A4%E4%BA%BA%E6%B0%91%E9%9D%A9%E5%91%BD%E5%85%9A%E6%88%90%E7%AB%8B.jpg</a>);Public Domain)

追求南蒙古獨立的蒙古貴族德王。(圖片來源:Wikimedia;Public Domain)

而德王一直沒有放棄追求南蒙古獨立,甚至在中共在東北戰勝國民黨之時,德王還在北京進行遊說、會見美國駐華代表,1949 年德王在南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建立南蒙古到目前為止最後一個蒙古政權——蒙古自治政府,最後在解放軍迫近下,出走蒙古國。當時德王屬下李守信對德王說,「此番去蒙古國,我認為是對的,要死也要死在蒙古人手上,絕不能死在中國人手上」,當時德王仍然心存最後期望,也許未來 10 年、20 年之後,蒙古國和蘇聯能夠南下,從中國人手裡收復南蒙古,但是德王進入蒙古國後不久,蘇聯就下令將德王逮捕、押解回中國。為了徹底斬斷德王勢力,蘇聯還下命將德王留在蒙古國境內的兒子槍斃,於是南蒙古獨立的最後一個代表德王,勢力全部灰飛煙滅。

讓南蒙古失去一整代菁英的「內人黨大屠殺」

在中共建國後,1951 年中共進行土地改革,打著國有地名號,將貴族、地主手中的土地全部據為己有,大舉槍斃蒙古貴族、僧人,並將過去內人黨的部隊據為己有,利用身體素質優良、適應高原地形的蒙古騎兵侵略西藏。布宏夫沈痛表示,「蒙古人做了非常對不起藏人的事情,絕大多數蒙古人覺得對不起藏人」,後來成功解放西藏的蒙古騎兵回到故鄉,被就地解散,所有人都遭到了嚴密的監視打壓。到了 1967 年,中共眼見在南蒙古當地有名望的人都「整完了」,就用莫須有的罪名,聲稱早在 1946 年與中共達成協議後就解散的內人黨「還存在」,宣稱要把隱藏在中國共產黨內的內人黨「挖出來」,展開「內蒙古人民革命黨肅清事件」(內人黨大屠殺),約 40 萬人遭到肅清、殺害、酷刑、下獄,其中絕大多數是蒙古人。

布宏夫說,內人黨大屠殺是對蒙古文化菁英的大屠殺,蒙古人已經失去可以保護自己民族的軍人,讓現在的南蒙古人失去最優秀的一代,是近代對南蒙古最慘烈的一次迫害。1981 年,中國政府下令容許外省漢人盲流不斷流入南蒙古牧區、無視南蒙古草原退化,下令「內蒙古要在十年後牲畜達到一億頭」,導致南蒙古爆發大規模學生運動抗議,布宏夫指出,當時挺身而出的學生,多是內人黨大屠殺受難者的子侄輩,但當時因為對外通訊科技的不發達,加上中共封鎖,1981 年的南蒙古學潮沒有得到全世界絕大多數的關注,而參與學運的學生下場是被恐嚇、被打壓、坐牢、流亡海外,其中最有名的是現任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

席海明在學運後輾轉流亡蒙古國、德國,1997 年在美國成立「內蒙古人民黨」,恢復「內人黨」這三個字,以主張南蒙古實現民族獨立為主要宗旨,希望恢復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的榮譽,布宏夫則在赴法讀書後,在 2015 年加入內蒙古人民黨。2016 年,經過十幾年發展的內蒙古人民黨認為不能夠僅僅停留在黨派階段,必須更往上走一步,於是在同年 11 月 10 日,獲日本政府支持,在東京的日本國會內成立「大呼拉爾議會」做為南蒙古人的海外流亡議會,布宏夫說,當時日本有許多議員、政商界名流,總共 200 多人前來參加大呼拉爾議會的成立。

現任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右)。(取自大呼拉爾議會網站)

現任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右)。(取自大呼拉爾議會網站)

「現在我們只有語言了,語言一旦消失了,南蒙古人會徹底消失在中國茫茫人海中」

布宏夫說,中共讓南蒙古成立的「自治區」當然沒有實現「自治」的承諾,雖然內蒙古自治區的主席永遠都是蒙古人,但在中共「黨在國之上」的體制下,真正握有實權的黨委書記永遠都是漢人,絕對不可能讓蒙古人去當黨委書記。對蒙古人來說,即使是民生權利的自治,也完完全全是沒有的,布宏夫指出,南蒙古現在有 2600 萬人口,其中蒙古人只佔 600 萬,漢人佔了 1800 多萬,其他還有回族、滿族等少數民族,「蒙古人只佔零頭」,內蒙古自治區的公務員絕大多數是漢人,政府機構也都是漢人主掌,「蒙古人僅僅是妝點門面的花瓶」。

但在今年保衛母語的抗爭中,即使是體制內沒有實權的蒙古人,也選擇挺身而出,布宏夫指出,像是在 9 月初中共下達官方文件,要脅內蒙古官員把孩子送到學校去之後,內蒙古人民廣播電台的 300 多名員工、記者們,集體簽署了抗議信,他說,「這應該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出現體制內人員敢跟中央叫板」,這些體制內的蒙古人完完全全明白寫抗議信、按手印意味著什麼,之後他們不僅僅可能被中共開除,還會遭到秋後算帳,但他們還是選擇表達抗議,「這已經透露出非常明確的信號,現在南蒙古各個階層已經行動起來了」,從南蒙古最北邊的呼倫貝爾盟,到最西邊阿拉善盟,數百公里內蒙古的所有母語小學集體罷課,「這絕不是海外幾個人能領導出來、能煽動出來的,這已經牽扯到數百萬南蒙古人的抗爭」。

布宏夫悲嘆,這次蒙古人有了生死存亡的感覺,在中國的蒙古人已經退無可退,「我們失去土地、失去宗教、失去草原、失去礦產、失去做為一個人的尊嚴,現在我們只有語言了,就只有語言了,語言一旦消失了,南蒙古人會徹底消失在中國茫茫人海中,成為中國人」。

布宏夫說,南蒙古從擁有自己的政府和軍隊,經歷 70 年權力消亡的過程,到今天,所有權利都被中共剝奪,唯一剩下的只有學習語言的權利,如今中國政府不允許南蒙古人去學母語,是對南蒙古人的最後一擊,若南蒙古人連語言都無法保護,下一步就是南蒙古人集體消失。而無論是體制內外的南蒙古人,都非常默契的不讓自己的孩子去上學,「不讓中共用漢語洗孩子的腦」,這是南蒙古人最後的抗爭手段。布宏夫表示,之前所有抗爭手段,無論是與中共合作、學運、武力抗爭,「不管蒙古人走哪一條路線,都會被中國人屠殺打壓」,這次以寧靜、不合作的方式,「效果出奇的好」。他說,「這次事件,我看到南蒙古人希望之所在,我們絕對不是一個沈默的民族,絕對不是一個膽怯的民族,我們是一個很有智慧、很有勇氣、保留蒙古古典時代英雄主義脈絡的民族」。

南蒙古教師連署、蓋手印表達反對「第二類語言教育」。(取自大呼拉爾議會網站)

南蒙古教師連署、蓋手印表達反對「第二類語言教育」。(取自大呼拉爾議會網站)

布宏夫:中南海要將蒙古人塑造成「適當的敵人」

而對於中共為何忽然對「模範自治區」南蒙古強加漢語教學,布宏夫認為,這正是中共的戰術。因為現在中共的統治在中國內外都引起強烈反感,特別是今年,武漢肺炎、南方水災、中美脫鉤,中共內部遭遇到極大的矛盾,因此需要一個「適當的敵人」,讓全體中國人去敵視這個「敵人」,過去這個「敵人」是藏人,然後是維吾爾人,現在中國人已經非常仇視藏人和維吾爾人,效果不如以往,於是中共高層想到了蒙古人。同時,將蒙古人塑造成「適當的敵人」,也可以讓中南海內部反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官員看到「現在連蒙古人都反了,你們是希望把我打倒,讓西藏、新疆、蒙古分裂中國,還是要擁護我,維護中國大一統局面?」布宏夫批評,「這是習近平用中國人非常熱衷的中華民族主義概念,來捍衛自己政府執政穩定性的一個措施」。

布宏夫分析,早在一個多月前,中共要搞「第二類語言教育」的風聲已經在南蒙古傳開,在日本靜岡大學任教的蒙古人楊海英也在 7 月 23 日就發起網路連署活動表達反對,在 7 月底到 8 月 26 日官方文件公佈之前,中共等於給了南蒙古人一個多月的時間討論、發酵,「基本上每個蒙古人都知道 9 月 1 日就會實行政策」,這其實很奇怪,因為假如中共有心要實行語言同化政策,完全能夠事前保密,在開學前夕下達命令並將大量印好的教科書送到蒙古人的學校,「可以打蒙古人一個措手不及,為什麼還給我們一個多月時間,還有充足時間收集聯名信?」因此布宏夫認為,中南海的真正意圖,就是要讓蒙古人「去亂」,而現在中國網路上也已經出現很多仇視蒙古人的言論,把蒙古人罵成「吃著中國飯、拿著人民幣、享受著國家政策,卻還想顛覆國家的蛀蟲」。

現在中國網路上已經出現很多仇視蒙古人的言論。(布宏夫/提供)

現在中國網路上已經出現很多仇視蒙古人的言論。(布宏夫/提供)

布宏夫說,現在大呼拉爾議會將努力向美國進行遊說工作,期望能夠在美國參眾議院推動《南蒙古人權法案》,而對於同樣受到中國威脅的臺灣,布宏夫疾呼,「離『中國』二字越遠越好,因為你們一旦靠近中國,或者說成為中國人,中國人屠殺你們臺灣人,會比屠殺維吾爾人、藏人、蒙古人慘烈十倍、百倍,因為你們知道自由民主是什麼感覺,你們會在中國殘酷的專制之下,懷念你們曾經所擁有那份自由跟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