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六週年 江宜樺看施暴影片說沒有國家暴力

發佈時間2020-3-24 11:43:04
最後更新2020-3-24 11:43:06
<strong>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今日在立院召開「抹不掉的國家暴力影像,找不到的國家暴力真相」記者會(攝影/蕭長展)</strong>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今日在立院召開「抹不掉的國家暴力影像,找不到的國家暴力真相」記者會(攝影/蕭長展)

六年前的今(24)日,臺灣發生震驚國內外的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該事件至今還在法院審理中,也沒有警察、行政官員為此負起責任。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今日召開記者會,公布這段時間以來曾在法庭上勘驗的警方蒐證影像。「318 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律師尤伯祥指出,從警方蒐證畫面中看到警察的行為,用「兇殘」形容並不為過。在法庭上,律師團曾播放這些影像,給作為「證人」出庭的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北市警察局長黃昇勇、中正第一分局長方仰寧等人觀看,得到的回應卻是「我沒有看到國家暴力」。尤伯祥表示,「如果這不是國家暴力,什麼才是」,如果警察可以憑自己對正義、國家的想像濫行國家暴力,「這樣的警察,是一個執行私刑的系統」。他強調,儘管已過 6 年,仍必須追究警察的責任,特別是在指揮鏈上、要負最大責任的「長官」。

今日是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 6 週年,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簡稱民間司改會)今日在立院召開「抹不掉的國家暴力影像,找不到的國家暴力真相」記者會,邀集「318 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律師,以及當時曾到現場關心狀況卻遭警襲擊受傷的前立委周倪安,還有當時是運動參與者、現在擔任民意代表的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民進黨立委賴品妤及洪申翰、台北市議員黃郁芬與吳沛憶、台中市議員黃守達、基隆市議員張之豪,出席表達看法。

尤伯祥表示,經過多年來在法庭上的努力,很遺憾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施行暴力的警察,或是在現場指揮監督的警官,為 324 行政院驅離事件負起責任。今日記者會主要目的,就是希望這起事件能夠永遠被歷史記得,並向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以及臺灣社會發出呼籲,應趁當初指揮、執行鎮壓的人都還在世,要求他們出面負責。

<strong>「318 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律師尤伯祥(攝影/蕭長展)</strong>

「318 反黑箱服貿義務律師團」律師尤伯祥(攝影/蕭長展)

關於民間司改會今日公布的當時警方蒐證影像,尤伯祥指出,義務律師團、參與抗爭的當事人、審理案件的法官,幾年來在法庭裡看這些影像重複播放不下十次,用「兇殘」來形容影片裡警方的暴力行為,是恰當的描述。時任警政署長王卓鈞、北市警察局長黃昇勇、中正第一分局長方仰寧卻在出庭作證時都大言不慚地表示,當時「一個施暴的警察都沒有」。

尤伯祥接受《沃草》訪問時進一步指出,律師團曾在法庭上將這些影片播放給出庭作證的江宜樺、王卓鈞、黃昇勇、方仰寧等人觀看,並詢問他們,影片中的暴力行為在警方執法的 SOP(標準作業程序)是否被允許。除了王卓鈞曾回答表示,他認為這種行為不被允許。江宜樺、黃昇勇、方仰寧三人看完影片後竟然說出,「我沒有看到國家暴力」。對蒐證畫面中,警察持警棍揮擊現場民眾,他們的回應是「棍子只是往民眾的頭移動過去」;蒐證畫面中警察持盾牌重擊躺在地上的民眾,他們則解釋成「盾牌舉起又放下」。

對於當時警官、行政官員看著警方施暴影片卻說「沒有國家暴力」,尤伯祥痛批,「這如果不是國家暴力,什麼才是?」。他表示,如果警察系統可以憑自己對正義、對國家的想像,濫行國家暴力,警察就會淪為執行私刑的系統,可以隨意動私刑制裁他們認為「不對」的人民。這樣的警察體制,看是誰在總統府裡執政,就會聽誰的命令,會不會對人民使用暴力,全看在總統府、在行政院裡掌權者的想法。尤伯祥強調,「臺灣,還要留在那個階段嗎?」。

尤伯祥指出,雖然對個別警察施暴的追訴,在訴訟上已經終結。但選擇在 324 六週年公布影像,就是要呼籲政府及社會,應該繼續追究警察責任,特別是指揮鏈上的「長官」。

<strong>圖為 2014 年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當時,警方鎮暴水車對佔領政院的抗議民眾,作出不符規範的近距離噴擊。(圖片來源:截圖自民間司改會影像)</strong>

圖為 2014 年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當時,警方鎮暴水車對佔領政院的抗議民眾,作出不符規範的近距離噴擊。(圖片來源:截圖自民間司改會影像)

回憶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 綠委賴品妤落淚:社會不可以忘記這件事

民進黨立委賴品妤今日在記者會表示,臺灣從解嚴到現在,社會「民主化」已過了 30 多年,很多時候民眾可能都不會感覺到國家暴力,但偶爾的突發事件,才會讓大家驚覺原來自己離國家暴力是如此靠近。6 年前的 324 行政院驅離事件,就是顯著的例子。

賴品妤指出,臺灣在人權、民主程度的指標上,在亞洲裡超越許多國家,「但這樣的臺灣在 6 年前,還是發生了讓人遺憾的國家暴力事件」。

<strong>回憶起 6 年前發生的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當時身為 318 運動參與者的民進黨立委賴品妤一度落淚哽咽、難以言語。(攝影/蕭長展)</strong>

回憶起 6 年前發生的 324 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當時身為 318 運動參與者的民進黨立委賴品妤一度落淚哽咽、難以言語。(攝影/蕭長展)

因身為 318 運動參與者,回憶起 324 行政院驅離事件,賴品妤一度因情緒激動落淚、難以言語。她強調,「社會不可以忘記這件事情」,要記得並譴責當時政府的暴力行為。

賴品妤指出,江宜樺去年接受媒體專訪表示,「行政院驅離有死人嗎」、「當天有些人是自己跌倒撞到電線桿受傷」,當時掌握權力、最該負責的人到現在還是說出這樣的話,社會更應該要記得事件的真相。賴品妤強調,324 行政院驅離事件不像過往的國家暴力,很多證據到現在都還保留著,應該要在證據還在的時候,盡快去處理,「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