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羅承宗嘆世界奇觀婦聯會用剩的 400 億不當黨產 遠勝東德 16 年找回規模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1-26 12:43:23
最後更新2019-12-3 05:43:02

即使經歷帳冊銷毀風波,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婦聯會所「用剩的」、遭黨產會追討近 400 億不當黨產規模,竟還遠超過德國 16 年來所討回的東德不當黨產成果,這讓南臺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所長羅承宗在上週(23日)不當黨產研討會中形容,台灣真是「世界奇觀」!他引述婦聯會檔案指出,婦聯會資金來源勞軍捐名為「募捐」,但實際上卻自行訂定捐款金額,甚至不給殺價,根本就是「強迫」。羅承宗感嘆,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樣,一個黨居然像八爪章魚一樣滲入各個產業裡。

不當黨產委員會與台大公法學研究中心合辦「民主憲政下的不當黨產處理」研討會,邀請學者與談。圖為南臺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所長羅承宗(攝影/廖昱涵)

不當黨產委員會與台大公法學研究中心合辦「民主憲政下的不當黨產處理」研討會,邀請學者與談。圖為南臺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所長羅承宗(攝影/廖昱涵)

勞軍捐來自於 1955 年起,廠商於非民生必需品進口貨物辦理結匯時,在沒有法源依據下,每結匯一美元需「自動捐款」部分金額給國家,一開始為五角。款項給了婦聯會、軍人之友社或其他中國國民黨指定團體。

講到婦聯會,羅承宗舉例在 1961 年有一群人坐在國民黨的會議室,包含婦聯會、警總、台灣省黨部,這結構本身就很怪,還在決定每年婦聯會收的錢要怎麼分。他說,大家都知道 1961 年決議,進出口每一美金自動捐給國家五角,也就是熟知的「勞軍捐」。但鮮為人知的是,隔年進出口公業想殺價,認為五角太貴了,想改捐三角,但卻遭大會拒絕。表示反攻復國很重要,這是危機的時刻,所以決議繼續募五角勞軍捐。

「這是募捐嗎?不要說是勸募啦,這就強制!」羅承宗表示,繼續決議收五角也罷,「統收統支」收歸國庫就算了,羅承宗解釋,但偏偏這又是「預算外預算」。就是就是不在公眾監督下的公眾預算,這個說詞不存在目前台灣法學界,而僅存中國財經法學界。

婦聯會目前用剩的不當黨產高達 400 億, 羅承宗表示翻給德國朋友知道,他們快嚇死,這簡直是世界奇觀啊,因為德國人找了 16 年的黨產也沒這麼多。他再三強調,一個附隨組織、光是「用剩的」餘款就超過 400 億,他語帶諷刺表示:「這超酷的啊!而且光是一個附隨組織就這麼炫!」

羅承宗也分享,過去當兵都知道一家已經倒閉的中央產物保險公司,俗稱「中產保」。當初他當排長時管過 72 台車,而所有車子都要跟中產保保險。當然,身為排長不知來龍去脈,反正保險就是找他們。後來才知道這不是國家開的,而是中國國民黨開的。

羅承宗說,在中產保結束營業時,把公司卷宗都拿去銷毀,但幸好後來這批公文流到古物市場競標,並輾轉由收藏者無償借給黨產會研究。

羅承宗隨意舉例一則公文內容,示範當時的中國國民黨保險公司怎麼拉保險。中產保寫一張函給當時的軍中黨部「王師凱黨部」,上面寫著:我是國民黨開的保險公司,好多核能、核子爐都是我保的。我是黨開的,請把你們的保險給我保。

這讓羅承宗驚呼:「就這樣拉保險,所以軍官的保險都給他做。你告訴我這是經營生意的方式?這叫特權啊!」

羅承宗表示,這並非特殊的個案,還有更多、更好玩的史料都在黨產會的官網上,尤其 1980 到 1990 年代的台灣,每個行業都有黨國的影子存在。他說,用現在話形容是「世界奇觀」,沒有國家這樣,一個黨居然像八爪章魚一樣滲入各個產業去。

註解

1.為中國國民黨昔日的特種黨部之一,在黨政軍一體的戒嚴時期代表中國國民黨的軍方人員,意思是「王師凱旋」。類似還有賀定成黨部、岳忠義黨部,解嚴後已解散。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