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研究調查562國際學者揭中國打壓學術自由電話騷擾沒收資料請喝茶

發佈時間2019-12-26 09:45:48
最後更新2019-12-26 09:51:24

包括復旦大學在內的三所中國大學,最近因學校章程內關於「思想自由」、「學術獨立」等字眼遭刪除,讓中共打壓學術自由再次受到關注。美國政治學者 Sheena Chestnut Greitens、Rory Truex 今年年中在國際學術期刊《中國季刊》發表調查報告,以系統性的數據揭露,國際學者進入中國調查、蒐集資料時,遭受中國政府打壓干預的情況。這份訪問了 562 名學者的報告指出,將近一成的受訪者表示過去 10 年內在中國進行研究期間,曾有被中國「國保」情治人員、警方、地方官員「請去喝茶」拘留、訊問的經驗。中國打壓學術自由的手段,還包括打電話騷擾學者、沒收學者的筆記或電腦、施壓學者跟當局合作,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中共阻擾國際學者「認識中國」:拒發簽證、限制取得資料

這份名為〈中國研究中的壓迫經驗:調查資料揭露新證據〉的研究報告(縮寫簡稱為:CSRES 報告),由美國密蘇里大學助理教授 Sheena Chestnut Greitens、普林斯頓大學助理教授 Rory Truex 兩位政治學者共同發表,並獲得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主編的《中國季刊》刊載發布。

CSRES 報告是 Sheena Chestnut Greitens、Rory Truex 在 2018 年春、夏兩季期間,針對北美、西歐、澳洲、紐西蘭、香港等地關注「中國研究」的社會科學研究者共 562 人,在過去 10 年間進入中國進行田野訪談、資料蒐集時,曾遭遇中國政府施加哪些壓迫,所做的系統性調查。為確保研究具代表性,受訪者有 72% 是教授級學者,包括助理教授、副教授及教授,其中也包括中國人。

CSRES 報告指出,中國打壓國際學者研究的方式,主要分為三種類型:限制或禁止進入中國、限制或禁止取得研究資料,監視和恐嚇威脅。

調查結果顯示,有 5.1%、大約 29 名受訪者表示曾遭遇簽證問題。 研究發現,受訪的學者遭遇到的簽證問題,大多是在簽證原本還正常可用的情況下, 入境前突然被中國官方告知簽證目前「有問題」、暫時拒絕入境。但有 12 名學者表示,他們認為自己被中共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單,過去 10 年都無法進入中國。這些學者涉及的研究範圍,包括人權議題、西藏、臺灣、中國政治菁英,或者毛澤東主政時期。

CSRES 報告也提及,限制或禁止取得研究資料,是學者在中國進行研究時普遍遭遇的阻礙。有 21% 受訪者表示,他們曾在訪問人員或想取得文獻資料時受到禁止或限制。其中一名學者在接受訪談時提到,某次他到一所資料查閱機關詢問能否拷貝部分文件時,直接被該單位的領導斥責拒絕,並指控他嘗試要竊取中國「國家寶藏」。

<strong>CSRES 報告詳細列出中共打壓國際學者在中國境內進行研究的各種手段,調查受訪者在中國做研究時曾遭遇哪種類型的壓迫。這張統計圖表呈現,中共主要透過三種方式打壓:限制或禁止進入中國、限制或禁止取得研究資料,監視和恐嚇威脅。(圖片截自 CSRES 報告)</strong>

CSRES 報告詳細列出中共打壓國際學者在中國境內進行研究的各種手段,調查受訪者在中國做研究時曾遭遇哪種類型的壓迫。這張統計圖表呈現,中共主要透過三種方式打壓:限制或禁止進入中國、限制或禁止取得研究資料,監視和恐嚇威脅。(圖片截自 CSRES 報告)

國際學者做研究被中國當局「請去喝茶」、人身自由也受威脅

根據 CSRES 報告蒐集到的資料,也證實學者在中國從事研究遭到監視甚至恐嚇的現象,確實存在,而且中共當局會刻意讓學者在調查研究過程中得知自己受到監控。調查數據顯示,有 9%、大約 51 名受訪者表示,過去 10 年內他們在中國從事研究期間,曾經被中國政府人員登門「關切」,或是被請去警局、政府機關裡「喝茶」。

一位受 CSRES 調查訪問的學者提到被中國政府「關切」的經驗指出,「我們這個由中國和外國籍學者共同組成的研究團隊,在中國 XXXX 地區進行調查研究時,因為研究中有些被視為政治敏感的元素,後來就被當地縣政府聯繫找上,並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喝茶』討論研究計畫,最後被要求離開縣區」。

雖然多數被中國當局找去「喝茶」的學者,遭遇到的都只是短暫的拘留和訊問,但有 14 名學者表示,曾遭到當局長時間拘留,甚至人身安全受到直接威脅。一名學者指出,他曾被一批情治人員扣留在中國某地的旅館長達三天,其中有人負責監視和審問他,其他人則是在清查他的研究和著作。情治人員威脅他,如果不合作,就會失去離開或進入中國的人身自由。

CSRES 報告指出,雖然他們在報告中將受訪者提到的地區用 XXXX 隱匿,以保護受訪者和他們的研究。但這些學者被「請去喝茶」或是遭到拘留的事件,有非常高的比例是在中國嚴密控制的區域,特別是西藏和新疆。

報告的其中一項結論強調,雖然曾有受壓迫經驗的學者在比例上看來不高,但這份研究揭露了真實發生的現象,並且是首度藉由有系統的研究數據,揭露在中國從事研究會遭遇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