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丹增南達抵抗中國殘暴鎮壓六十年我們沒有放棄西藏是一個國家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1-28 11:37:24
最後更新2019-11-28 12:14:31

「西藏是中國共產黨計畫開始的起點」,第二代流亡藏人、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主席丹增南達日前在一場論壇如此指出。他解釋,從 1950 年中國入侵西藏、強迫藏人簽下「和平協議」之後佔領西藏開始,中國政府就一再將同樣的毀約兩面手法和控制手段複製到內蒙古、到新疆、到香港等等受中國壓迫的地方,只是過去國際不相信從各地傳出的中國暴政消息,直到中國鎮壓香港,才讓全世界看見中國的殘暴。在中國統治下,西藏的傳統文化被摧毀、寺廟被破壞、文物被搶走、藏人受盡折磨、西藏地圖也被竄改,超過 150 個藏人以自焚這種自己最痛苦的無奈方式來抗議(編註:11 月 26 日,在四川省阿壩州阿壩縣麥爾瑪鄉一位年約 24 歲的藏人雲丹以自焚抗議中共對西藏的統治政策,當場身亡。自 2009 年以來,這是中國境內第 155 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但是西藏人卻沒有退卻、抗爭因暴政而越來越頑強,「我們永遠沒有放棄西藏是一個國家,我們永遠都相信西藏是一個國家」。丹增南達更呼籲台灣人看看西藏、看看香港,他強調這些受到中共傷害的地方都是「The wake-up call for Taiwan」,希望台灣人醒覺,挺身捍衛現在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第二代流亡藏人、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主席丹增南達強調西藏、香港等受到中共傷害的地方都是「The wake-up call for Taiwan」。(攝影/賴昀)

第二代流亡藏人、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主席丹增南達強調西藏、香港等受到中共傷害的地方都是「The wake-up call for Taiwan」。(攝影/賴昀)

「西藏是中國共產黨計畫開始的起點」

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主席丹增南達本週二(26 日)出席由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等組織主辦的「聲援香港人權 反對中共霸權」台北論壇,以「藏人和香港人的宿命與追求」為題發表演講。他說,雖然中國政府從 1950 年入侵西藏開始,60 多年來帶給西藏人無盡的折磨,屠殺藏人、毀滅西藏的文化、破壞西藏環境,迄今已有超過 150 個藏人以自焚發出抗議。中國政府以為用 10 年、20 年時間的種族清洗政策,西藏人就會放棄抵抗,但西藏人的抗爭精神卻因暴政而越來越頑強,顯現了中國統治西藏的失敗,但中國卻仍然將同樣的壓迫手法,用到內蒙古、用到法輪功、用到新疆,還有用到現在的香港身上。

丹增南達指出,中國共產黨在 1950 年 10 月 7 日從西藏東部的昌都入侵西藏,當時派駐昌都的西藏官員都變成政治犯被囚禁,昌都總管阿旺晉美和其他高官認為如果西藏拒絕中國簽訂「和平協議」的要求,整個西藏都會被佔領,無數藏人將會因此喪命、寺廟會被被大肆破壞,因此被迫簽下簡稱《十七條協議》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而拉薩中央政府完全沒有被知會。《十七條協議》裡所有條件、所有條文都是中國政府政府一手規劃,但後來中國政府一項都沒有遵守,在西藏的所作所為全部違背《十七條協議》,不到十年之後的 1959 年 3 月 10 日,達賴喇嘛就被迫流亡。後來,中國一再使用這種雙面手法和控制人民的手段,因此丹增南達認為,「要了解中國共產黨的做法,應該要了解西藏,西藏是中國共產黨計畫開始的起點」。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部分內文。(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部分內文。(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我們永遠沒有放棄西藏是一個國家,我們永遠都相信西藏是一個國家」

丹增南達是在印度出生的二代流亡藏人,父母在四川長大,1959 年時隨同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丹增南達說,雖然自己、還有更多的流亡藏人都是在異國印度出生,無法回到西藏,但是「我們永遠沒有放棄西藏是一個國家,我們永遠都相信西藏是一個國家」,在 60 年的歲月中,始終堅持著信念,堅持一直走下去,他表示這是西藏宗教文化帶給藏人的力量。

丹增南達說,中國入侵西藏以來,無所不用其極破壞西藏文化、破壞藏人生活方式、大舉破壞寺廟,並將西藏的珍貴文物財產大量搬到北京,他舉例,像是西藏人的習慣是不會去傷害小動物,但是中國政府在西藏開發釣魚場所,並強迫西藏小孩去釣魚,藉此破壞傳統文化。他沈痛表示,中國政府了解藏人的精神力量源於西藏文化,如果能夠破壞,就容易控制西藏人,因此不讓西藏人學習藏語、禁止西藏人供奉達賴喇嘛像、不允許藏人談論達賴喇嘛,丹增南達表示自己的親戚就因為提及達賴喇嘛的人權思想而被鋃鐺入獄,「像這樣的事情很多」。

而西藏的傳統地理範圍也並不僅止於現在中國的西藏自治區,而是有衛藏、安多、康三大區塊,範圍除了西藏自治區之外,廣及現在青海省的大部分範圍以及甘肅省、四川省和雲南省,但中國政府在簽訂《十七條協議》後不斷修改地圖,更在 1965 年重新規劃區域,丹增南達說,「現在只有西藏自治區是西藏」,指出如今的地理劃分和 1959 年時的西藏地圖差異甚大。

西藏的傳統地理範圍並不僅止於現在中國的西藏自治區,而是有衛藏、安多、康三大區塊。(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Kmusser;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3.0</strong>)

西藏的傳統地理範圍並不僅止於現在中國的西藏自治區,而是有衛藏、安多、康三大區塊。(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Kmusser;授權條款:CC BY-SA 3.0)

「The wake-up call for Taiwan」

對於香港的恐怖現況,丹增南達認為,香港曾與中國分離,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與外國建立非常緊密的聯繫,因此備受全球關注,而且香港資訊自由流通,不像中國境內能夠輕易封鎖消息,因此香港對中國共產黨的執政來說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但國際上看到的香港情況,其實只是中國暴政的冰山一角,過去西藏發生種種慘況的時候,消息根本無法傳出,即使外國遊客偷偷帶出消息,國際社會也不相信這些暴行真的發生了。丹增南達嘆,「這是中共習慣的事情,也不能怪中共,因為他學到的就是這些,從來沒看過其他方式」,指出中國政府無論是對待西藏、新疆,還是香港,都是一貫用樣板、做手冊宣傳,行不通的話就暴力鎮壓,60 年來始終如此。

他進一步解釋,香港人重視民主、人權、自由的價值觀會傷害到中共的思想,而對中共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無論發生什麼事,中國共產黨都要存在,即使國家滅亡、人民死去也沒有關係,只有黨必須要存在,中共為了救黨,會用盡所有方式、所有資源。

即使現況艱難,丹增南達依然保持希望,他表示,中國現在雖然有很強的經濟力量,但是這種外在的力量是有限的,而西藏人的內心力量是無限的,心的力量若是足夠強大,能夠蓋過身體的痛,反若心很脆弱,即使物質富足也不會開心,「這就是西藏的宗教文化」。

1951年,阿旺晉美(右)作為赴北京簽訂《十七條協議》的西藏代表團首席代表,向毛澤東(左)獻哈達。(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1951年,阿旺晉美(右)作為赴北京簽訂《十七條協議》的西藏代表團首席代表,向毛澤東(左)獻哈達。(圖片來源:Wikipedia;授權條款:Public Domain)

丹增南達呼籲台灣人看看西藏、看看香港,他強調西藏和香港都是中國的不平等霸權受害者,西藏已經遭受過和平協議帶來的災難,香港也正在經歷,「這個過程就是霸權發生的方式」,丹增南達認為這些受到中共傷害的地方都是「The wake-up call for Taiwan」。

丹增南達強調必須維護人權、自由的普世價值,因為「 我們是人不是動物」,人類有自由思想,而中共一直極力要破壞人們思想的能力,「在中國的兄弟姐妹一直被洗腦洗到像動物一樣」,被中國政府豢養,即使住的好、穿的好,卻沒有辦法向「主人」表達自己,因為對物質的貪婪,而忘記人類的普世價值。

註解

  1. 阿沛·阿旺晉美,西藏拉薩人,藏族。曾任噶廈長官噶倫(兼昌都總管)、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首任主席,與中共政府簽訂「和平協議」的西藏五人代表團之首。1955 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階。曾先後長期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會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對他的評價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著名的社會活動家,藏族人民的優秀兒子,我國民族工作的傑出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
  1. 《十七條協議》允諾維持西藏傳統文化、維持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權力地位、不強迫西藏進行共產改革等,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無一項遵守。1954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憲法》取消原有《十七條協議》裡的西藏特殊自治狀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體化。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