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中天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NCC 早可依法廢止中天執照沒理由再換照

作者
發佈時間7/13/2020 10:24:11
最後更新7/13/2020 10:24:11

編按:今年底,中天新聞就將面臨六年一次的電視台「換照」,審查通過才能繼續播放節目。7 月 17 日 NCC 的定期換照諮詢會議將討論中天換照,爭議連連的中天會不會被下架,還是會繼續出現在台灣人的電視機六年呢?

立法院剛通過 5 位新任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的人事案,新任委員即將面對中天新聞台六年一度的換照申請。《沃草》訪問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針對 NCC 過去監理中天的表現,邱顯智直言 NCC「沒有負起應負的責任」,指出上次中天在 2014 年成功換照時,NCC 提出 4 項附加條款,要求中天在半年內落實,但是中天卻直到 2019 年都沒有完成其中的「落實獨立審查人制度」,NCC 則直到 2019 年 6 月的「反紅媒」遊行前夕,才對中天開罰 50 萬元並限期改正。邱顯智痛批 NCC 怠惰、擺爛,讓規範中天的附款變成「放水條款」,使中天有恃無恐,其報導自然荒腔走板,事實上依據《行政程序法》,中天沒有履行附款,NCC 早已可以廢止中天的執照,如今換照審查時,也已經沒有必要和理由再給予中天營運許可。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痛批 NCC 怠惰、擺爛。(攝影/賴昀)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痛批 NCC 怠惰、擺爛。(攝影/賴昀)

邱顯智:中天未履行四年前的換照附款,NCC 早可廢止中天的電視執照

邱顯智解釋,「換照」實際上是一種「授益性行政處分」,是政府授與特定人民的利益,並非人人享有,以中天的例子來說,電視執照就是政府給予中天的特許,而 NCC 在 2014 年時依據《行政程序法》第 93 條對中天要求在半年內完成四項附款

一、定期辦理員工教育訓練,以落實於員工作為,避免違反相關法令。

二、倫理委員會外部委員宜包含學者專家或公民團體(如:性別平權、婦女權益、兒少保護、新聞自由、消費者保護等)。

三、儘速補實 1 名專職專責編審人員。

四、落實獨立審查人制度。

邱顯智指出,NCC 要求中天的附款的法律名詞叫做「負擔」,中天也在當時承諾履行 NCC 的要求,若中天沒有履行承諾,理論上 NCC 可以廢止部分或全部的處分,也就是廢止中天的電視執照,使中天無法繼續營運。

但是,NCC 卻在 2014 年給予中天特許,准其換照後放水、擺爛,讓附款變成「附帶放水條款」。像是要求中天建立可以審查新聞節目有無獨立性的「獨立審查人制度」,中天在上次換照的 4 年之後都沒有完成,NCC 則直到 2019 年 3 月 27 日才終於想起中天的附款沒有完成,到 2019 年 6 月 19 日的第 860 號次委員會才對中天做出 50 萬的裁罰。邱顯智表示,NCC 當時開罰中天的原因,是 6 月 23 日的「反紅媒」遊行將至,才急忙限期中天一個月改正,而中天置之不理,到 6 月 27 日,NCC 才在第 884 號次委員會決議,要求中天提出落實「獨立審查人制度」運作的成效報告。

邱顯智在今年 3 月針對中天「獨立審查人制度」質詢 NCC 代理主委陳耀祥時,指出 NCC 已在 3 個月前收到中天提報獨立審查人的資料,但是一直遲遲未排審,邱顯智因而痛斥「沒有附款的追蹤機制,NCC 的核准形同放水!」

NCC 在過去 5 年,追蹤附款的成效不彰,邱顯智因此質疑現任 NCC 委員的執行能力,並在立法院即將對新任 NCC 委員人事案進行投票前,向《沃草》表示時代力量全體立委將對原本擔任 NCC 代理主委和副主委的陳耀祥、翁柏宗,以及原本擔任 NCC 主任秘書的蕭祈宏等三位被提名人投下反對票。

時代力量黨團質疑現任 NCC 委員的執行能力,因此對原本即在 NCC 任職的陳耀祥、翁柏宗、蕭祈宏等三位新任 NCC 委員被提名人投下反對票。(截圖自立法院議事直播系統)

時代力量黨團質疑現任 NCC 委員的執行能力,因此對原本即在 NCC 任職的陳耀祥、翁柏宗、蕭祈宏等三位新任 NCC 委員被提名人投下反對票。(截圖自立法院議事直播系統)

邱顯智:NCC 缺的不是法規,是執行力

邱顯智嘆,中天的置入性行銷、偏頗的報導、紅色媒體的形象讓許多人覺得忍無可忍,因此在去年 6 月 23 日「反紅媒」遊行有那麼多人上街,但 NCC 卻沒有積極作為,例如一直不願意去追蹤中天承諾建立的「獨立審查人制度」,使中天有恃無恐,表現自然荒腔走板,另外還有像 500 多億的中嘉案,以及有線電視系統的境外上層股權變動頻繁等情況,NCC 做為監理機關,卻沒有積極追蹤審查,NCC 種種「擺爛」的表現,讓身為監督 NCC 的交通委員會委員的邱顯智直言「非常失望!」

邱顯智說,中天長期以來為北京歌功頌德,灌輸台灣人民不實在的新聞,「他(中天)的報導不是真相也不是事實,完全喪失做為一個有線電視或新聞台的價值」。邱顯智援引大法官釋字第 364 號解釋,表示有線電視是「稀有財」,是非常珍貴的資源,大法官認為應尊重人民平等「接近使用傳播媒體」之權利。但中天擁有了經營有線電視的機會,卻沒有成為幫助人民了解公共事務的管道,反而讓特定政治力由上而下的影響台灣輿論和事件解讀,可以審查新聞節目有沒有獨立性的「獨立審查人制度」也一直沒有建立,因此邱顯智指出,「NCC 不應該讓中天換照」。

邱顯智補充,以現行法規而言,NCC 應該能夠處理新聞台內容不當的部分,但是「NCC 到底有沒有看播報內容?NCC 作為監理機關有沒有去關注?中天已經違反新聞最起碼的獨立性,NCC 應該去衡酌」。他嘆,要反紅媒,其實我們已經有廣電三法和其他相關條例,NCC 卻連現行法規要求都沒有做到,「NCC缺的不是法規,是執行力」。

623 反紅色媒體遊行空拍圖。(圖片來源:[臉書 YUTIN LIU](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615374265638921&amp;id=100014990599426);授權條款:<strong>CC0 1.0</strong> )

623 反紅色媒體遊行空拍圖。(圖片來源:臉書 YUTIN LIU;授權條款:CC0 1.0 )

邱顯智認為,以 NCC 給予中天 2014 年到 2020 年經營許可執照的前例看來,若是今年底中天再度獲准換照,即使 NCC 又給了看似嚴格的附加條款,仍讓人「完全沒有信心」,他強調,「對一個 5 年多來一直沒有履行附款的公司,為什麼要給他許可?我完全想不出理由,從法律角度完全看不出道理可言,如果再給(換照)我是覺得非常不應該」。

邱顯智解釋,依《行政程序法》第 123 條規定,NCC 早就可因中天沒有履行「獨立審查人」附款,廢止授予中天的授益性行政處分,也就是廢止中天的執照。即使中天在執照到期前的最後幾個月,為了換照而設法滿足附款條件,但是否就能補正 2014 年到 2019 年沒有履行承諾的瑕疵?中天在過去這麼長一段時間,製播的內容是有問題的,要怎麼讓人相信 2020 年要換照時,中天就會改善?

考量中天過去幾年的表現,邱顯智說,從政府行政處分的角度來看,「有何必要和理由再給他(中天)許可?」他也說,NCC 當然有裁量空間,並不是一定要給予換照許可,事實上中天荒腔走板的表現都已達到可以依法廢止執照的程度,不給許可當然沒有問題。

邱顯智在今年 3 月質詢 NCC 代理主委陳耀祥時,痛斥「沒有附款的追蹤機制,NCC 的核准形同放水!」(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邱顯智在今年 3 月質詢 NCC 代理主委陳耀祥時,痛斥「沒有附款的追蹤機制,NCC 的核准形同放水!」(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一位不願具名的 NCC 高層告訴《沃草》,其實依照法規有辦法將中天撤照。對方表示,除了法律層級的規範,還有許多細則和審查辦法,而且審查委員在過程中也可以看到一些外面看不到的文件,可以透過他們的專業做出處置。

針對中天近年在新聞製作上的表現,一位北部知名大學的傳播學者也向《沃草》憂心表示,「以整個台灣媒體的秩序跟經營品質來講,如果這樣的電視台都還可以安然無恙地繼續在台灣的電視平台上出現的話,未來台灣的媒體生態會變成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