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位監控到百萬人集中營——中國在新疆的種族滅絕

作者
發佈時間2019-2-19 12:11:14
最後更新2019-2-19 12:11:15

一個兩千萬人的行政區,有一百萬到三百萬人被關在集中營,這種事情有可能發生嗎?這正是中國新疆的現在進行式。儘管已有相當多媒體和國際組織提出中國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的證據,但中國先是否認集中營存在,後又改稱有「再教育營」,設置目的是為了提升人民工作技能、讓他們學會中文並增加人民的法律常識。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被揭發前,全世界也無法相信一個集中營能殺掉100萬人,沃草整理了近期各國媒體報導,希望讓讀者一起深入了解,到底「種族滅絕」的慘劇是否正在新疆重演。

「老大哥正看著你」

上週,荷蘭的一位資訊安全研究員 Victor Gevers 發現了中國政府用來監控社會的人臉辨識技術有安全漏洞,多達256萬筆的個人隱私資料可以被任意瀏覽和下載,除了姓名、地址、臉部照片等個資,連去過哪些地方都有紀錄。這也意外地揭露,中國用人工智慧監控新疆人民的事實。

揭露安全漏洞的 Victor Gevers 透露,從這些外洩的個人資料看來,這數百萬筆個資大多來自於維吾爾人,並有大批的機構使用這些資料庫,包含了新疆的警局和旅館。

新疆過去就被認為是中國用來測試監控人民技術的大型實驗所,像是利用街口的檢查站或攝影鏡進行臉孔辨識,這點也可以從 Victor Gevers 公佈的資料中看出端倪——在新疆,24個小時內就有668萬筆的個人行蹤被記錄,就像喬治歐威爾知名著作「1984」中名句「老大哥正看著你」一樣,人民隨時都要擔心被政府監控,只是這次不是小說,而是現實。

Victor Gevers 發現外洩的記錄資料都來自於中國新疆。圖片來源:<a href="https://twitter.com/0xDUDE/status/1095702540463820800">Victor Gevers 推特</a>

Victor Gevers 發現外洩的記錄資料都來自於中國新疆。圖片來源:Victor Gevers 推特

不只是毫無隱私 新疆已成維吾爾人大型拘留營

除了隱私被國家侵犯,還有上百萬的維吾爾人被關在「再教育營」。在人權機構工作的 Benedict Rogers 投書國際知名政治刊物《外交家雜誌》,呼籲國際社會應該要站出來發聲,拯救在中國受到迫害的維吾爾人。他認為,如果國際社會不對迫害行為做出回應,未來將不只是維吾爾人受到毀滅,習近平政權會把矛頭指向下一個目標。他也提醒,在人類過去歷史發生過數次「種族滅絕」(genocide)後,大家總會說「再也不會」(never again),這次,別讓我們在事件多年後才又說出「再也不會」。

投書中也提到,根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及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調查,約有一百萬至三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其他少數民族被關在集中營內。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形容新疆像是「大型拘留營」,許多人僅僅是因為少數民族或是穆斯林身份,就被中國視為「國家的敵人」,而秘密地被關押。

維吾爾人被送到集中營的原因往往非常細微,從下載「WhatsApp」、有親戚住在國外、上網接觸宗教訊息、拜訪過特定國家、從事宗教行為,甚至有些人沒有任何原因就被拘禁。他們沒有法律諮詢的機會,親人也不知道被拘禁者關在哪裡,或是何時會被釋放。

而維吾爾的知識份子、學術人員,甚至是過去擔任過政府官員或中國共產黨幹部的維吾爾人,都因為他們族裔身份而被消失。

雖然新疆現在就像北韓一樣封閉,但仍有訊息傳出來,描述當地的現況:

每幾百公尺就有檢查站,每隻手機都會被檢查和監控,而且沒有辦法用手機傳出照片或影像。上萬的孩童在國家經營的孤兒院裡接受洗腦,他們沒有權利說母語、實踐自己的宗教和飲食習慣,並很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他們父母。而女性被強迫和中國共產黨幹部結婚。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揭露集中營內幕。圖片來源:<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WOem1tgDMc">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a>

Mihrigul Tursun 去年11月底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發言揭露集中營內幕。圖片來源: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 Youtube 影片截圖

一位脫離集中營的維吾爾人 Mihrigul Tursun,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說出集中營內的處境

牢房在沒有窗戶的地下室,在四十平方公尺裡擠了大概六十人。我們被要求在七天內學習集中營的規則,用十四天背誦一本小冊子中的中國共產黨理念。他們強迫我們服用一些讓我失去意識的不明藥物和白色液體。我還清楚記得折磨過程,我被帶去一個有著電椅的房間,牆上掛著皮帶和鞭子。我被押在一個高椅上,他們只要一按鈕,我們手臂和腿就會被綁緊,我頭上還被套上了像是安全帽的玩意。每次被電擊時,我就會痛苦到寧願死去也不想再接受折磨,並懇求他們殺了我。

除了集中營內的慘劇,營外的維吾爾人還被要求進行 DNA 測驗,或是被從新疆遣送至黑龍江,這些舉動被認為和強迫器官捐贈和生物監控有關。

壓迫不分民族 哈薩克人也是集中營常客

除了維吾爾人,中國境內的哈薩克人也是集中營的受害者。蘇聯解體後,許多原先中國境內的哈薩克人到了哈薩克共和國居住,而他們的親友仍待在中國,而這點成了接受「再教育」的罪狀。

BBC 記者訪問到幾位哈薩克族的受害者和他們的親人。住在哈薩克共和國第一大城阿拉木圖的 Nurbulat Tursunjan 說,中國政府沒收了他父母的護照,讓他們沒辦法離開中國,到哈薩克共和國。

而 Bekmurat Nusupkan 告訴 BBC 記者,他在中國的親友不敢跟他通電話或用微信傳訊息。而他岳父在去年到來哈薩克時,打了電話給他在中國的兒子。沒過多久,岳父的兒子就被抓了。原因是他接了來自哈薩克的電話,因此要到政治教育營去。

「再教育營」學員接受外媒訪問畫面。圖片來源:<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HyG_IL69wY">美國之音影片截圖</a>

「再教育營」學員接受外媒訪問畫面。圖片來源:美國之音影片截圖

另一位曾在集中營被囚禁數個月的 Orynbek Koksybek 告訴 BBC 記者。「我在那度過地獄般的七天。我的雙手被銬住,雙腿也被綁,人被丟到一個坑裡,被從頭上倒水下來,那時候是正冷的冬天。」而他被告知他是叛徒,因為有雙重國籍、有欠債、有土地。

他不懂如果這叫做「再教育營」,為何需要將人們用手銬扣住。他也被要求學習中文語言和中文歌,還要學會超過三千個中文字才能離開。他認為,中國之所以要關押哈薩克人,就是讓這些哈薩克人中國化,以消滅整個民族。

再也不會? 正在發生而被忽視的「種族滅絕」

曾得過普立茲獎的 Anne Applebaum 15日在《華盛頓郵報》的專欄就以「再也不會?它已經發生了」(Never again? It’s already happening)為標題,痛斥西方世界對新疆種族滅絕問題的忽視。

她以1930年代蘇聯在烏克蘭製造的大饑荒為例,解釋為何明明已經有災情的報導,但歐美其他國家還是視若無睹。因為1933年正是希特勒在德國崛起的一年,新聞多充斥著相關消息,外交官們認為他們需要史達林的蘇聯作為盟友,甚至有法國政治人物在參訪烏克蘭後,宣稱他沒有發現飢荒,烏克蘭像是「花朵盛開的花園」。同時,紐約、倫敦、巴黎這些地方的人,對一個遙遠國度的災難,可能沒有興趣、也不認為可以幫上忙。

不過她也補充,上述那些原因其實無法服眾,真正的理由是漠不關心和憤世嫉俗,這點至今仍是一樣。

Anne Applebaum 認為人們對種族滅絕事件忽視的原因,其實是漠不關心和憤世嫉俗。圖片來源:<a href="https://www.flickr.com/photos/usembassykyiv/8456059410">U.S. Embassy Kyiv Ukraine</a>

Anne Applebaum 認為人們對種族滅絕事件忽視的原因,其實是漠不關心和憤世嫉俗。圖片來源:U.S. Embassy Kyiv Ukraine

2019年的西方世界,也正在拒絕看到中國新疆集中營發生的事。Anne Applebaum 將新疆和過去的烏克蘭比較,維吾爾人像是不想被蘇聯同化的烏克蘭人一樣,被中國所壓迫。過去的中國領導人試圖用移入大量中國人淹沒新疆。最近,改用更加嚴峻的手段,搭建了至少關押100萬維吾爾人的集中營,進行洗腦教育,以消除他們的語言和文化。

她痛陳,大家對於這些集中營的了解和壓迫,明顯多過於1933年的烏克蘭大饑荒,各國媒體早就有大篇幅報導。加拿大國會也在近期做出了報告,清楚描寫了中國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手機軟體和生物監控數據執行大規模監控計畫。極權國家未來可能用來控制公民的每一種工具,目前都在新疆進行測試。

遺憾的是,跟1930年代一樣,大家仍可以找到忽視的藉口。新聞編輯被更大的事件分散注意力。政治人物會認為,他們需要和中國討論更重要的問題。還有,新疆距離歐美人民非常遙遠,看起來陌生又無趣。但 Anne Applebaum 強調,這些理由都不會改變事實:在中國這個極權國家的某個角落,我們所譴責的那種行為,已經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再也不會?」Anne Applebaum 不這麼想,「它已經發生了」。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