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中天中天換照案引關注 傳媒工會砲轟中天變態亂象要 NCC 何用

作者
發佈時間7/13/2020 07:36:07
最後更新7/13/2020 10:49:06

編按:今年底,中天新聞就將面臨六年一次的電視台「換照」,審查通過才能繼續播放節目。7 月 17 日 NCC 的定期換照諮詢會議將討論中天換照,爭議連連的中天會不會被下架,還是會繼續出現在台灣人的電視機六年呢?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將於下(8)月換血 5 位新委員,新一屆 NCC 委員上任後將面對中天新聞台換照案每六年一次的換照申請,是否能成功換新執照,攸關中天新聞是否能夠繼續營運,因此中天新聞會不會在今年底的審查中遭到撤照,格外引起關注。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理事鄭一平接受《沃草》訪問,砲轟 NCC 的電視台換照辦法荒謬,不僅在組成「審查諮詢委員會」時,排除任職於電視台的專業人士,在審查時也注重制式化的文書資料,幾乎不會進行實地考核,雖然 NCC 相關人員回應《沃草》,諮詢委員資格判定是考量利益迴避,也有權要求去電視台實地看,鄭一平仍痛批,NCC 的規則漏洞是「造成台灣電視業界技術也好,軟實力也好,沒有進步的原因」。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大樓。(圖片來源:[Wikipedia](<a href="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ROC_MOTC_NCC_Building_maingate_20131110.jpg">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ROC_MOTC_NCC_Building_maingate_20131110.jpg</a>);作者:<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User:Solomon203">Solomon203</a>;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3.0</strong>)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大樓。(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Solomon203;授權條款:CC BY-SA 3.0)

對於中天新聞,鄭一平嘆,「中天是一個台灣的變態現象,但怎麼會形成台灣這種變態現象?或是這種現象普遍存在社會環境裡面?如果是普遍,NCC 是不是要去改變?如果不行,我要你幹什麼?」

工會代表:審查電視台換照案的諮詢委員會將專業人士排除在外

依據《電視事業申請換發執照辦法》,NCC 會邀請學者專家、公民團體代表,以及 NCC 代表共同組成「審查諮詢委員會」來審查電視台換照案,但在今年組成諮詢委員會時,壹電視工會前理事長、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全傳媒)現任理事鄭一平原本已經在 3 月收到 NCC 發出的聘書,邀請他代表全傳媒出任諮詢委員,卻在 5 月第一次開會前 2 個小時收到 NCC 通知,他因曾於兩年內任職衛星廣播電視而資格不符,無法出任。

NCC 的《換照諮詢會議審議規則》第 4 條規定,諮詢委員「選任前二年內未曾擔任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或他類頻道節目供應事業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其他有給職人員」,鄭一平對此規定大感荒謬,他接受《沃草》電訪指出,只有在有線電視台裡面工作的人才會最了解在審查過程裡,有什麼東西需要注重,但這項規定卻等於將專業人員排除在外,「就像是考核飛行員,但考核人員都不是飛行員」。全傳媒副理事長薛翰駿也說,「本會派一個任職報紙雜誌的人參加(電視台)審議有意義嗎?」

薛翰駿說,法規將有給職人員和董事監察人跟經理人並列,目的是要排除有決策權的顧問這種角色,不是要排除任職的基層員工,「不然法規直接寫不得任職衛廣事業就好,並列是有意義的,NCC 對法規解釋很有問題」。

《沃草》詢問 NCC 內部人士,對方解釋《審議規則》的這項規定是為了利益迴避,是 NCC 在利弊權衡之後抓出來的條件,也存在變通的辦法,而鄭一平在開會前臨時被通知資格不符一事,則是承辦的公務人員沒注意到迴避條款所導致的疏失。針對這番解釋,鄭一平回應,「NCC 訂這條(指迴避條款)的初衷是對的,但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產業相關人員都幹掉了,變成諮詢委員為德不卒」。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現任理事鄭一平。(截圖自立法院《勞動基準法》修法公聽會)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現任理事鄭一平。(截圖自立法院《勞動基準法》修法公聽會)

其後,全傳媒改派一位曾任職於華視的成員進入諮詢委員會,鄭一平無奈表示,「很好笑,因為華視不屬於衛星公會,不是有線電視台,就這麼簡單的差別」。

鄭一平對 NCC 邀請全傳媒進入諮詢委員會的舉動仍表肯定,遺憾的是 NCC 當前的做法為德不卒。他認為,NCC 組成諮詢委員會的審議規則裡,應該要有「除外條款」,讓由各家電視台工會等勞工團體所推派的諮詢委員能夠除外,不必受到不得於兩年內任職衛星廣播電視的遴選限制。

工會代表:現在的換照審查流程就是笑話

鄭一平嘆,NCC 現行的申請換照辦法,除了諮詢委員資格排除電視台專業人士的嚴重漏洞之外,進行審查時所看的文件資料也只針對電視台營業額、利潤、資本額等等硬體狀況做很制式化的審查,「比較像經濟部在審查公司執照」,而沒有對電視台的未來展望、技術發展等層面作任何要求。鄭一平痛批,「這些是造成台灣電視業界技術也好,軟實力也好,沒有進步的原因」。

全傳媒副理事長薛翰駿則批評,「現在的換照審查流程就是笑話,不用實地勘查,只看書面就做出准駁,幾百億的案子可以這樣決定?好比消防安全不用去現場檢查一樣。就算只看書面,委員大多是沒有實際電視經驗的人,看資料很多東西也看不出來,像是剪接軟體第 6 代、第 9 代天差地別,不是實際工作者是看不出來的」。鄭一平也說,「NCC 只糾結在頻道屬性、會不會廣告太多、內容太粗俗、有沒有殘忍的、血腥的、露乳溝的、低端不入流的內容,他們應該看的是電視發展幾年內能夠高到 4K,像是這樣的未來發展」。

NCC 大樓前懸掛的中華民國國旗(中)、交通部部旗(前)、NCC 會旗(後)。(圖片來源:[Wikipedia](https://zh.wikipedia.org/wiki/File:ROC_flag,_MOTC_flag,_and_NCC_flag_at_Transportation_and_Communication_Building_20141028.jpg);作者:<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title=User:Akira123&amp;action=edit&amp;redlink=1">Akira123</a>;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4.0</strong>)

NCC 大樓前懸掛的中華民國國旗(中)、交通部部旗(前)、NCC 會旗(後)。(圖片來源:Wikipedia;作者:Akira123;授權條款:CC BY-SA 4.0)

鄭一平繼續抨擊,「我不要看這種鬼東西,我要看你更新攝影機設備、引進培育人才、有沒有國外攝影棚、和國際接軌、跟國外合作、自製節目的條件,不是你絕對不播廣告超秒、不播腥羶色內容,這些是本來就應該遵守的,我看這個幹嘛?這種莫名其妙的審查方式,沒辦法造成台灣電視業的進步,(NCC)一直在做形式上的工作,這沒有意義,(電視台)只要有錢找人寫東西送進來,一般性質審查就過了,才會搞到台灣這麼多電視台」。

一位過去曾參與 NCC 審查會議的人員則告訴《沃草》,諮詢委員會雖然先做書面審查,但如果認為光看書面不足以形成判斷的話,都可以要求進行實地考核,過去也都有這樣的情況。但鄭一平表示,「95% 以上都是看文書就審過了,我認為應該 100% 都要下去(實地)看,電視台是特許執照, 影音內容是會影響國人對社會、對政治、對國家的認知,難道不應該被審慎評估嗎?」

鄭一平:NCC 應要改變「中天變態現象」

至於將在今年底進行換照審核的中天新聞台,鄭一平說,中天新聞在過去這一年引發很多非議,他個人也不認為中天新聞的做法符合媒體道德,但是回到法制面來說,目前沒有一條法規規範中天新聞不能「只播傾向於某候選人的報導」,NCC 在處理上必須特別謹慎,否則可能引發政治風波。如果 NCC 和社會大眾覺得中天新聞的做法不妥,就應該立法、找立委來開會修法,修法之後按照法律走,而不能因為社會輿論對中天新聞的批評就撤照,「這不是法治國家應該做的事」。

中天新聞在近年引發許多非議和批評。(圖片來源:[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eddy_huang_tw/13482357775);作者:Eddy Huang;授權條款:<strong>CC BY-SA 2.0</strong>)

中天新聞在近年引發許多非議和批評。(圖片來源:Flickr;作者:Eddy Huang;授權條款:CC BY-SA 2.0)

對於中天引起的輿論批評,鄭一平表示,既然大家認為中天新聞取向存在嚴重問題,那麼其他新聞台倒向綠營就可以接受嗎?他認為,社會大眾不該單單批鬥中天,而是應該對整體業界來做檢討,「中天是一個台灣的變態現象,但怎麼會形成台灣這種變態現象?或是這種現象普遍存在社會環境裡面?如果是普遍,NCC 是不是要去改變?如果不行,我要你幹什麼?」

一位任教於國立大學的傳播學者也告訴《沃草》,「其實要讓中天新聞撤照非常非常難」。雖然中天新聞的內容受到許多抨擊,被投訴的案件數也是全台電視台之冠,但該位學者表示,其他新聞媒體的內容表現也未必無可挑剔,也有被投訴的紀錄,究竟被投訴多少才是「太多」?內容問題要有多嚴重才叫做「有問題」?在法規上並沒有明確定義,這些都屬於自由心證。如果真的要把中天新聞撤照,必須要有結構上的問題,例如產權問題,「真的能讓中天一刀致命的,是查說他裡面真的有中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