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下落不明妹妹遭監禁失聯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精神上我也在集中營

作者
發佈時間2019-10-27 02:30:16
最後更新2019-10-27 02:30:17
<strong>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來臺出席台灣圖博之友會、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在台北舉辦的「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系列講座。(攝影/蕭長展)</strong>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來臺出席台灣圖博之友會、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在台北舉辦的「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系列講座。(攝影/蕭長展)

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 Randall Schriver 曾在今年五月指出,中國新疆集中營人數逼近三百萬。這個數字背後,更代表著有無數維吾爾人,為尋找親人下落心急如焚。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 Kokbore)22日在台北的一場演講指出,他透過管道得知,自己有兩個妹妹都關在集中營裡,80 多歲母親也是失聯下落不明。伊利夏提語帶哽咽表示,聽聞很多集中營裡發生的暴行,他不敢想像自己的妹妹在裡面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更感到自責。他說,很多旅外維吾爾人雖然保有自由,卻陷入找不到中國境內家人的絕望中,「精神上我們都在集中營裡」。

台灣圖博之友會、臺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為正名新疆為「東突厥斯坦」、促進臺灣人理解維吾爾人面對中國政府壓迫的遭遇,近日舉辦「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特展。伊利夏提在特展系列演講活動中,提到自己及許多旅外維吾爾人對於中國境內家人失聯的焦急心情,期盼能喚起更多人關注新疆集中營暴行和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各種殘酷迫害。

伊利夏提早年仍是中國公民時,在石河子教師培訓學院擔任講師的他,因為對民族自治的追求,遭政府以「顛覆國家」名義迫害,被迫逃出中國。前年,他取得難民身份,得以在美國定居。他推測因為自己的經歷,還待在中國境內的家人,被中國共產黨盯上,現在他的兩個妹妹和母親,都已是失聯狀態。伊利夏提說,只要想到這件事情,他就感到無比自責。

伊利夏提指出,他原本就輾轉得知,自己的妹妹已被關到集中營,最近卻收到讓他更為震驚難過的消息。他說,日前收到一位維吾爾女士私訊向他表示,曾跟他的大妹被關在同一個營房。那段時間裡,伊利夏提的大妹曾被送出集中營長達兩三個月,後來被送回原本的營區後,每天都陷入大哭、精神崩潰的狀態,更天天被餵食不明藥物。這位女士也向伊利夏提指出,他的二妹一家三口,都被關在另一個集中營。他只能著急,完全無法得知妹妹和他們家人的真實處境。

關於母親,伊利夏提表示他也一直在打聽消息,想確定母親到底是活著還是已經離開人世。伊利夏提近期曾拜託中國的漢族朋友到母親原本的住所看看,這位朋友只是到當地附近的商店提起伊利夏提母親的名字,過沒多久就出現好幾個人把他帶到派出所審訊數個小時,後來好不容易才擺脫。伊利夏提說,就連母親是不是被抓進集中營,他都無法得知,不明白為什麼中共要把一個 80 多歲老人的消息封鎖得如此嚴格。

伊利夏提說,無數在中國「失蹤」、被關進集中營的維吾爾人,不只是統計上的數字,也不僅僅是故事,這是現在每個維吾爾人的經歷,是旅居外國的他們心中最痛的一塊。他說自己常被問起,身為旅外維吾爾人,對於新疆集中營有什麼想法。面對這樣的問題,伊利夏提感嘆地說,「我們不斷試圖打探自己母親、妹妹、兒子、妻子、丈夫的下落,精神上,我跟每一個海外的維吾爾人,都在集中營裡頭」。

<strong>一座位於新疆喀什市,中國官方所謂的「教培中心」。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這類機構就是關押、迫害維吾爾人的集中營。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strong>

一座位於新疆喀什市,中國官方所謂的「教培中心」。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這類機構就是關押、迫害維吾爾人的集中營。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探不到兒子音訊卻見他現蹤官媒講「河南中文」,維吾爾父親崩潰

伊利夏提細數多個旅外維吾爾人尋親的遭遇,其中包括一位旅居土耳其、不斷在打探兒子下落的維吾爾父親。伊利夏提指出,某一天這位父親看到中國中央電視台宣傳維吾爾兒童在官辦兒童院(孤兒院)過著「幸福生活」的影片,赫然發現自己的孩子現身在畫面當中,而且講得一口明顯帶著河南口音的中文。這個父親當場大哭、情緒崩潰。

伊利夏提表示,維吾爾人失蹤的悲慘故事,在集中營出現之前就層出不窮。2009年,新疆發生震驚全球的「七五事件」,大批維吾爾人為同族群的工人在廣東省遭到不當對待上街發聲,卻遭中國政府血腥鎮壓,死亡、失蹤人數到現在都還不明。

一位名叫帕提古麗的母親,他的兒子剛從大學畢業返鄉在家等待工作、並沒有參加示威活動,後來卻被警察抓走、就此失蹤。半年後,帕提古麗打聽到兒子在監獄裡遭殘酷折磨,幾乎要失去性命,後來又被轉送其他地方,這也是他最後收到的消息。自 2009 年起,帕提古麗不停止尋找兒子,過程中他也曾求助國際媒體尋找孩子的下落,始終是音訊全無。這個不放棄尋找孩子的母親,在 2016 年卻遭中國政府以涉及「洩露國家機密罪」閉門審判,後來就此消失、沒人知道帕提古麗的下落。

伊利夏提轉述一段帕提古麗震撼人心的發言,凸顯維吾爾人受盡中國壓迫下的絕望,「我很羨慕巴勒斯坦、敘利亞的母親,他們的孩子被打死之後,至少可以親手埋葬他們。我見不到活著的兒子,也見不到他的屍體。我只希望至少能親手埋葬他,最後再看一眼我的兒子」。

<strong>上百名維吾爾菁英在中國政府「去極端化工作」過程中「被消失」,外界推測他們非常可能都已被送入集中營,生死未卜。圖片來源: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演講投影片。</strong>

上百名維吾爾菁英在中國政府「去極端化工作」過程中「被消失」,外界推測他們非常可能都已被送入集中營,生死未卜。圖片來源: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演講投影片。

臺灣人如何幫助維吾爾人?伊利夏提:傳遞真相促邪惡政權崩解

身為受壓迫族群的一份子,伊利夏提說,以前看《辛德勒的名單》等描述猶太人在二戰時被德國納粹屠殺的電影,他也會感到心情沈重、會掉眼淚,但很快地又會回到生活的常軌。現在,他受邀演講時常會跟聽眾說,「每次我演講,你們聽了以後,也會有人受到感動、掉眼淚,對維吾爾人表示同情。但就像是幾年前看著猶太人受難電影的我,你們會再回去,過著本來的日子,我們卻還繼續不停地說著我們受害的故事」。

正因為不想讓一切停留在短暫的情緒反應、甚至時間久了之後感到麻木,伊利夏提說很多人都會問他,「我們能做些什麼?」一個參與講座的臺灣人當下也急切地向伊利夏提表示,今天來參加演講的人只佔臺灣人口很小一部分,完整的講座內容又太漫長很難廣為傳播,臺灣人實質上到底可以做什麼,來幫助維吾爾人?

面對著「能做什麼」的問題,伊利夏提帶著堅定的語氣表示,「講出真相,不要被中共單方面的宣傳、思維蒙蔽。去了解、去講真相,並通過這種真相去幫助維吾爾人,去講出正義。透過理解打開對話,最後達成尊重」。

雖然有人認為,光是講出真相,很難有實質的幫助,但伊利夏提強調,「講出真相看來很微弱,卻十分重要,而且具有很大的力量」。伊利夏提指出,蘇聯之所以會解體,就是時任總書記戈巴契夫在 1988 年解體前提出以「真相公開」為主軸的政改,人們在知道蘇聯邪惡、恐怖的本質後,開始厭惡這個過去被歌頌的政權,進而興起要求推翻政府的聲浪,加速蘇聯瓦解。

<strong>中國政府為反駁外界質疑,特意安排所謂「教培中心(即集中營)」學員穿著民族服裝,對著媒體鏡頭表現出快樂歌唱的模樣,製造假象。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strong>

中國政府為反駁外界質疑,特意安排所謂「教培中心(即集中營)」學員穿著民族服裝,對著媒體鏡頭表現出快樂歌唱的模樣,製造假象。圖片來源:截自《美國之音》網路影像。

若相信「一國兩制」,臺灣人恐將步上維吾爾人後塵 

伊利夏提指出,中國現在不斷把「伊斯蘭教」、「恐怖主義」標籤往維吾爾人身上貼,並藉著外界對維吾爾文化的不理解,把他們跟恐怖主義劃上等號,藉此為自己對維吾爾人施加的恐怖統治找合理的藉口。單就這一點來說,持續說出真相,就是破解中共手段的實質作法。

伊利夏提強調,「維吾爾人被鎮壓,不是因為伊斯蘭教信仰,是因為我們是維吾爾人」。他指出,很多新疆維吾爾人並沒有信仰伊斯蘭教,而集中營除了維吾爾人、還有部分哈薩克人,這些人也不全是穆斯林。甚至有些早已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黨員的維吾爾知識份子,也都逃不過被關進集中營的命運。他說,這些人被抓,只因為身為維吾爾人,「我們的文化、信仰跟中國共產黨的價值不同,所以他們要處理我們」。

如果用這個角度,來思考臺灣人的未來,伊利夏提認為,雖然臺灣人跟中國在過去可能某個程度上有淵源,但臺灣人的文化、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跟中國已經完全不同。假如未來有一天中國真的對臺灣實現了所謂「一國兩制」,臺灣人又無法認可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思想,同樣會用集中營來對付臺灣人。伊利夏提強調,「集中營離臺灣不遠,如果臺灣人不警惕,就可能會步上維吾爾人的後塵。一國兩制是已經破產的東西,臺灣人沒有必要討論它」。

支持沃草

給我們錢做更多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