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公投專題貢寮在地 20 年里長趙瑞昌核四員工跟我說核四發電就要躲到南部去

發佈時間10/27/2021 04:12:30
最後更新10/27/2021 08:26:47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這不是貢寮人單獨的問題,是要年輕世代共同起來,保護臺灣這塊美麗的島嶼!」擔任貢寮真理里里長超過20年的趙瑞昌接受《沃草》專訪,他強調貢寮人反核 30 年來,不是基於「反對電廠蓋在我們家旁」的心態,而是「反核不反電」,因為一次核災就可能滅臺灣。尤其核四是個蓋了 40 年、預算追加到 3000 億都蓋不好的拼裝車。對核四有疑慮的不只是在地人,趙瑞昌更透露,常聽在核四電廠工作的人說:「核四發電就要跑到南部去。」連自己人都不能保證核四商轉的安全,他有信心臺灣的民主,不會讓淪為政治操作的核四公投過關。

貢寮真理里里長趙瑞昌為了反核,跳出來選舉:「國民黨當時騙我們!每個要出來選議員、立委的,都說要反核四,選完就不一樣。」(攝影/廖昱涵)

貢寮真理里里長趙瑞昌為了反核,跳出來選舉:「國民黨當時騙我們!每個要出來選議員、立委的,都說要反核四,選完就不一樣。」(攝影/廖昱涵)

曾被舞龍舞獅歡迎的核電廠 貢寮人抱媽祖四處抗議

與核四的孽緣糾結 30 年,其實貢寮人一開始連「核能」是什麼都不知道。趙瑞昌回憶,當時徵收也是在戒嚴時,地被徵收走也沒人知道要反對。後來是因為 1986 年的車諾比核災,又臺大物理系教授張國龍、化工系教授施信民告知核能的利害關係,什麼都不懂的鄉親們才慢慢走出來抗爭,於 1988 年成立「鹽寮反核自救會」。他說:「當初核一、核二是舞龍舞獅歡迎它們的啊,大家不知道核能發生問題,是影響那麼大!」

「自救會的主張很清楚:反核不反電、一次核災滅臺灣、核廢料遺害子孫萬萬年。」喊了 30 幾年的口號,趙瑞昌依舊琅琅上口。他強調,貢寮人反核不是「反對電廠蓋在我們家旁」的心態去做。貢寮人知道為了平穩供電,電廠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臺灣無法承受一次福島事件」。

1988 年 3 月 6 日,「鹽寮反核自救會」於貢寮區漁會成立禮堂舉辦成立大會,上千人參加(圖片提供/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

1988 年 3 月 6 日,「鹽寮反核自救會」於貢寮區漁會成立禮堂舉辦成立大會,上千人參加(圖片提供/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

為了反核,貢寮人在那個才剛解嚴的時代不停抗爭。也曾當過反核四自救會會長的趙瑞昌指出,第一個反核公投在貢寮,投出 96% 的超高反對率;第一次衝立法院,也是貢寮人抱著媽祖衝,請立委把媽祖抱進去抗議。也曾發生要去抗議包的遊覽車突然被政府停掉,但自救會改包中型的小巴,另外的人就自己坐火車,大夥照樣去臺北抗議。

趙瑞昌感嘆,當時貢寮人為了反核真的付出很多。大家都是漁民,學歷也只有國小畢業而已,但只要叫一聲,大家通通都響應抗議,出錢又出力,這是臺灣一段很重要的歷史。尤其意外發生的「1003 事件」,對自救會打擊很大,但貢寮人還是重新站起來。

「貢寮人絕對不是為了自己,台電給我們 20 幾億的核廢金,有些是電費補助或建設補助。但我們也沒有看到 20 幾億的建設對貢寮有多大幫助。」趙瑞昌解釋,以前臺灣蓋電廠是沒有什麼回饋金的,核一、核二都沒有,是核四反的太厲害,所以政府才想用金錢收買貢寮。

趙瑞昌說,當時的核廢金,讓地方首長和公所賺飽飽。尤其「觀光」等公關費十分嚇人,只要第一站去核電廠參觀,其他站就隨你自行安排。「但貢寮人還是堅持到現在,這份堅持是值得我們去尊重的!」

對於核四,貢寮 1994 年自辦公投表達 96%的反對

對於核四,貢寮 1994 年自辦公投表達 96%的反對

說到鹽寮自救會,不得不提及當地的精神支柱「媽祖」。像是 1994 年的公投,就是把核四旁的仁和宮媽祖請出來催票。趙瑞昌也說,自救會經費也是利用媽祖遶境,跟在媽祖後面去募款來的,因此仁和宮媽祖也成了貢寮人口中的「反核媽祖」。他說,當時有請示媽祖,得到核四「會蓋但不會發電」的指示,非常神奇。

蓋了 40 年、預算追加到快 3000 億都蓋不好的核四

然而,反核不能只靠信仰,在地人的憂慮其來有自。趙瑞昌談起對核四,立即正色表示:「核四廠已經蓋 30-40 年了,到現在還沒有辦法蓋完,它的問題是很大。」預算從 1700 億追加到 3000 多億,現在又是拼裝車,像是一號機淹水就把第二部機組零件給第一部用,這本身就是很大問題。而且核廢料最終處置場更是無解,從以前國民黨執政時代找到現在都找不到。而現在核四的燃料棒也早就已經送回美國。

趙瑞昌也指出,核四重新商轉還要花很多錢,即使做好,能不能發電還是個問題:「要很務實的說,不需要冒著險去重啟核四」坐在貢寮鬧區旁、一眼就能望到核四煙囪的涼亭,他說,出事了核四周遭人口根本太密集、無法疏散。這讓他回想起去日本參觀的經驗,日本的核電廠都離民眾很遠:「不會像我們的核電廠,中間還有一個濱海公路欸,這很奇怪啊!」

1988 年 3 月 6 日,「鹽寮反核自救會」於貢寮區漁會成立禮堂舉辦成立大會,上千人參加(圖片提供/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

1988 年 3 月 6 日,「鹽寮反核自救會」於貢寮區漁會成立禮堂舉辦成立大會,上千人參加(圖片提供/鹽寮反核自救會前會長吳文通)

面對即將到來的核四商轉公投,趙瑞昌嘆了口氣:「為何叫做鹽寮自救會?因為當地不自救,誰會救我們?」他認為,貢寮人為了反核真的付出很多心血,但已經做到一個程度,貢寮人將資源都投入、付出很多歲月後,換取臺灣人在福島事件後去重視可能讓國家滅亡的核災。

但趙瑞昌認為,貢寮人該做的已經做了:「這不是貢寮人單獨的問題,臺灣年輕世代要共同起來,保護臺灣這塊美麗的島嶼!」

趙瑞昌語帶激動表示,臺灣真的很好,再生能源條件也不錯,不要讓一次核害滅了臺灣。現在的核廢料到底何去何從?科學家也給不出個答案。

問到若是核四公投過了該怎麼辦?趙瑞昌說:「我不好意思講啦,贊成最多的就蓋你們那邊!」

註解

  1. 發生於 1991 年 10 月 3 日,在貢寮核四籌備處,臺電與警察欲拆除抗議民眾搭建之棚架,發生衝突。志工林順源開車衝破警方防線,與警方推擠下,車輛翻覆意外壓死保警。最終 17 人被判刑,其中 15 人緩刑。現場總指揮高清南及駕車者林順源分別遭處 10 年有期徒刑及無期徒刑。